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山东省 聊城市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置顶] 写戏有感(4首)

2017-5-23 8:59:09 阅读70 评论1 232017/05 May23

           许多天来忙于写戏,活生生把个梅月影姑娘晾在一边了。如今,戏仍未完,但却凭空生出一些感慨来。

                                                           一

生旦净丑呼唤来,

情仇恩怨巧安排。

平生未解粉墨事,

却于胸中摆戏台。



写恨应令人切齿,

写爱须得自心痴。

善恶忠奸各神似,

方是观众入戏时。



真亦假时假亦真,

莫以虚实论戏文。

借古讽今寻常事,

常把前人喻后人。



蘸得心血写真情,

半似痴迷半似疯。

一部戏说君莫笑,

记取人心古今同!

作者  | 2017-5-23 8:59:09 | 阅读(70) |评论(1) | 阅读全文>>

[置顶] 伤逝

2017-5-23 8:41:01 阅读53 评论0 232017/05 May23

            我县图书馆长,好好的心脏骤停,不治。四十初度也。

                            人生无常数,

寿夭两不知。

少壮行何速,

老迈去何迟!

名利纠缠日,

恩怨纷扰时。

身后何所有?

幽幽土三尺。

作者  | 2017-5-23 8:41:01 | 阅读(53)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置顶] 博客到访过40万,感谢!

2017-5-14 15:18:02 阅读36 评论1 142017/05 May14

博客到访过40万人次。

前几年,赶时髦开博。然生性疏懒,常不更新;所作又多宣泄性情、离经叛道,冷清亦不以为意也。孰料日积月累,竟也有这么多人次了,真心感谢那些来了看不到什么又经常光临的朋友们!

寥落荒村里,

孤客营茅斋。

主俗客来少,

室陋时名衰。

落叶懒不扫,

野花勤自开。

户外结蛛网,

阶上生青苔。

诗平佳句少,

文劣礼义乖。

闲闲无所事,

瓜豆时可摘。

佐餐三杯酒,

聊可开心怀。

幸有三五友,

频频音书来。

莫谓知音少,

得一足乐哉!

作者  | 2017-5-14 15:18:02 | 阅读(36) |评论(1) | 阅读全文>>

[置顶] 小说:梅月影(44)

2017-2-24 10:55:00 阅读239 评论3 242017/02 Feb24

      两个人吃着饭,喝着酒,说着话,柳笛不住地看着梅月影的脸。

      梅月影连忙问道:“俺脸上有啥呀大哥?”说着抬手抹了两把。

柳笛说:“没事!像人样了,可以回家了!”

梅月影撒娇的扭动了一下身子,嗔怪说:“你嘴里就没一句好话!人家原先没人样儿啊?”

柳笛笑着说:“刚才跟刚从监狱放出来的犯人似的,回家让你妈看见,不起疑心?”

梅月影掏出手机,照了照脸儿。由于喝了酒,脸上红白相映,眼睛里闪动着水光,这才放了心。不过,她一下子又想起手腕上的伤痕,就连忙拉起了袖口揉起来。

柳笛看看那些伤痕,又抬头望着梅月影,脸上常有的那种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表情完全不见了,柔声说:“月影,你演的很好!不开玩笑,真的!”

梅月影看着柳笛这少见的表情,一时不知道是能信还是不能信,正发愣间,柳笛又温柔的说:“对不起,为了这个戏,让你吃苦了!”

这句话让梅月影的心里 一阵说不出什么滋味的滋味。她抬起胳膊,甩动着手腕,娇嗔的说:“你还知道啊?到现在还疼呢!”

看着那洁白修长的小手像没有骨头似的在眼前甩来甩去,柳笛的心猛跳起来。

几天以后,张菲菲他们带着制作好的样片从省台回来了。柳笛邀请了政法委、宣传部、公检法、电视台的一大堆头头脑脑们来审看。

看着这满屋子的大官小官,梅月影很紧张。在她的印象里,这些当官的似乎只会熊人,不会说什么好话。她的胖老板和村主任倒是喜欢对她说好话,但那“好话”里总带着些别的意思,让她脸红心跳、胆战心惊。

作者  | 2017-2-24 10:55:00 | 阅读(239) |评论(3) | 阅读全文>>

[置顶] 小说:梅月影(43)

2017-2-8 16:57:21 阅读187 评论3 82017/02 Feb8

      柳笛知道女孩指的是什么,但还是随口问了一句:“怎么啦?”

      梅月影没好气的说:“你说怎么了?”

此时,她微微低了头,双手交替揉着手腕上那绳子勒出的印痕。她的肌肤太过柔嫩白皙,那几道红红的绳痕至今还那么醒目,甚至连绳上的花纹都还清晰可辨。

柳笛再次扯住她的手,用手指沾了酒在那些绳痕上涂擦着。

梅月影挣了两下,但没有挣开,压低了声音叫到:“你干什么?”

柳笛故意气她,笑着说:“都让别人折腾好几天了,还这么保守?碰一下都不行?”

梅月影的小脸一下子红了,气哼哼的说:“那是演戏!”

柳笛一下放开她的手,笑着说:“你还知道那是演戏呀?知道是演戏还这么苦大仇深的?真把李老师当成流氓恶棍大坏蛋了?”

梅月影想不到柳笛的话在这儿等着她,不由得噎住了,好一阵才嘟哝着说:“俺看差不多。”

柳笛不由得警觉起来,问:“那天你到他家去,到底怎么了?”

梅月影的脸又红了。她想说那天李光的“坏”,可细细一想又说不出到底有什么“坏”,只好说:“他要跟我试戏,我就跑了。”接着又补充到:“要知道他媳妇不在家,俺才不去呢!”

这些柳笛早就知道了。第二天,李光来到剧组就说了。

但是,看到梅月影的反应,他心里突然涌起一阵不安,就问:“就这?他没怎么你吧?”

梅月影看到柳笛那突然变得疑惑、急切甚至有几分怒气的眼神,急忙说:“他敢!”

柳笛放心了。他了解这个女孩的性格,如果真有别的,她是敢以命相搏的。

作者  | 2017-2-8 16:57:21 | 阅读(187)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