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血雨桃花红(续二)  

2009-11-22 14:5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傅知县到得南门,登城一望,不免心惊。只见城外长毛大军密密层层,不计其数。云梯火炮排列齐整,只等攻城了。城下一人催马出阵,对城上大叫:“知县大人,我乃冯七,你还记得么?”原来这冯七为本县著名大盗,傅知县到任曾多方缉拿,始终未获,不料今日竟投了匪人。傅知县大怒骂道:“冯七!你平日为盗,尚有可恕,今日造反,罪不容诛!”冯七哈哈大笑:“大老爷!你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如若开门投降,饶你一家性命,不然,等天兵攻进城去,爷爷我杀你全家!”傅知县不再答话,拿过身旁兵丁的火枪,对着冯七就是一枪。冯七见劝降无望,大刀一摆,登时枪炮齐鸣,云梯高竖,长毛兵潮水一般涌上城来。此时,东、北、西门也早已喊杀声一片。

试想冠氏城虽然不大,但周遭也有五里余。百十名兵丁,怎当得数万大军蜂拥而上?然就这等众寡悬殊之战,太平军竟三攻而不破!原来,这冠氏之地,自古民风强悍,正直忠勇,为兵为匪均骁勇异常,忠心不二。无奈毕竟寡不敌众,指挥无方,难御强敌。可怜训导、教谕两位老儒,至此方知满腹的之乎者也、子曰诗云一句也用不得,时间不长便城门洞开,兵丁尽死,两颗白发苍苍的首级也滚落埃尘。霎时间,小小城内,喊杀声、哭号声响彻云天。大街之上,美人玉体横陈,老者身首异处。那位看官问道:这太平军素来纪律严明,怎能如此滥杀?诸位有所不知:原来这曾立昌大军来至鲁西,无数匪盗游勇纷纷投靠,一时间良莠不齐,鱼龙混杂,且又将少兵多,难以管束,军情紧急,缺少训练,那些新投军者难免旧性不改,进得城来只顾烧杀抢掠,折花摧玉,哪里还听什么将令?

此时,柳秀才正陪伴夫人小姐战兢兢坐在后堂,听得满城呼号连天,知道大势已去,不由得心如刀绞,倒是三位小姐知天认命,平静如常。云芳起身向母亲道:“以父亲的秉性,城破之后绝不肯苟活,此时恐怕已先我们而去了,母亲!咱们也走吧!”说罢,她抬起玉腕将一把青丝高高挽于头上,露出一段雪白粉颈,端端正正跪在地上,对秀才道:“先生!请你勉为其难,成全我们吧!”说着,将头微低了,引颈待斩。

秀才见心爱之人引颈求死,不禁五内如焚,道:“学生生平连鸡也不曾杀得一只,今日要我斩杀小姐,如何下得去手?”云芳回眸一笑道:“先生博古通今,古来守城之官,城破后亲手斩杀妻儿,以免沦入敌手者不是很多么?况且先生已经答应家父,岂可食言?”此时,呼号之声已近在咫尺,夫人、云芝、云霞也齐齐跪倒,伸了颈项,请秀才动手。柳秀才一跺脚将剑丢下,叹道:“罢罢罢!不如我们一同自缢吧!”说罢急皇皇寻来几条绳索,就要往梁上栓。正在这时,门被踢开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被扔进来,正是知县大人。这来还见得

  评论这张
 
阅读(5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