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血雨桃花红(续三)  

2009-11-24 10:2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却说知县大人眼见城已攻破,知道大势已去,便提了刀奔回县衙,欲死在自己的大堂之上,不想横尸街头,失了朝廷命官体面。进得大堂,傅知县急忙换上七品官服,顶戴花翎,端坐在“明镜高悬”的匾额之下,等反贼来取自己性命。不待其坐定,大盗冯七便带队冲了进来。傅知县心知必死,索性大骂反贼,被一刀砍了脑袋,将一腔热血喷洒在公案之上。那冯七怒气未消,又把知县大人开膛破腹,扒出心肝,悬于堂上,然后割下头颅,提了直奔后堂而来。

且说众匪兵冲进后堂,禁不住俱是一愣,张开的口半日合不拢来。他们早就风闻县太爷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小姐,却想不到竟是如此的美貌。三个人俱都是羊脂一般的白嫩肌肤,年长的一个不过十八九岁年纪,亭亭玉立,婀娜风流;次一个年方二八左右,肌肤丰盈,粉面桃腮;最小的才可十四五岁,已生的妙曼动人。就连一旁的中年妇人,虽是徐娘半老,仍依稀可见当年的美艳。此时,众匪早已分列两旁,让进一位精壮汉子,手中一把明晃晃钢刀,兀自鲜血淋漓。那汉子一开口,竟是一副本地乡音,笑道:“早听说县太爷的小姐美若天仙,今日一见,当真名不虚传!今日落到我大盗冯七手里,也算造化了!”

 此言一出,夫人和小姐登时花容失色,柳秀才心中也暗暗叫苦,心知大祸临头,在劫难逃了!自己死不足惜,可怜三个花骨朵一般的女孩儿家,眼看也要香消玉殒,玉碎兰折了!

原来这冯七乃鲁西著名大盗,几年来纵横方圆百里,富豪之家,闻之丧胆;穷汉乞儿,奉若豪侠。更有一桩与众不同者:这冯七天生视美人如仇敌,掠得富家美妇,官家千金,不加奸淫却一律诛杀。砍头断肢,剖腹挖心无所不用其极,说什么怜香惜玉之心,那是分毫也无!秀才正胆战心寒,就见那冯七回头传令道:“弟兄们,给我结结实实绑了!”众匪兵巴不得有此机会,一拥而上,把夫人秀才及三位美貌佳人五花大绑起来。

那位看官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那冯七也是肉身凡胎,为何偏有这般豺狼心性?诸位有所不知:那冯七原本也非如此,只不过为世事所逼,命运所造,才变成这等形状。他自小生于贫困之家,父母只生得一女一子,女名玉凤,清丽秀美,儿子乳名冯七,聪明伶俐。一家四口,种些薄田度日,虽无大富,衣食却也不愁。那冯老汉自幼读过几日私塾,闲时便教一双儿女识字,日子倒也快活。岂料卫河一场决口,将田地尽数冲毁,从此绝了全家生路,只好借贷度日。那债主诨名“李剥皮”,“驴打滚”的利息滚了几滚,便将玉凤姑娘滚进李家当了丫鬟。那李剥皮虽年过半百但色心不减,整日守着个绝色丫鬟不得到手,不禁抓耳挠腮。一日见得无人,便抱住玉凤姑娘求欢。那玉凤姑娘虽艳若桃李却性如烈火,抓起桌上茶壶便砸。只一下,那色鬼便倒地身亡,阴曹地府寻欢作乐去了。李家人不肯干休,一索子把姑娘绑到县衙,花重金要买玉凤人头。那知县接了大礼,三审两问便判了玉凤姑娘斩刑。

行刑那日,冠氏西门外早早便人头攒动,都来看美女砍头。

原来,这冠氏有南北东三座关厢,只西门外一片荒草,留作刑场。千百年来,此处不知有多少英雄好汉,无辜百姓人头落地,至今尚有一片茅草呈血红之色。刑场上不知何年生出几十株野桃树,春来花大如杯,艳丽异常;秋后却果小如丸,苦涩难当,人皆以为冤魂所致。玉凤姑娘赴死之日,正是清明不远,野桃树开得蓬蓬勃勃,仿佛云霞一般。

刚交午时,便听得几声锣响,刽子手推推搡搡把玉凤姑娘押出城来。只见她下穿大红囚裤,上身却被剥的精赤条条,露出雪也似的一身白肉来。那刽子手也得了李家铜钱,要让姑娘临死前多受些个皮肉之苦,因此玉凤那一双粉嫩嫩玉臂,直被勒绑得如同刚刚洗净的白莲雪藕。两只纤纤素手被高吊于背上,实实的堪怜。

到得刑场,众差役将姑娘按跪于野桃树下,只等午时三刻,便要开斩。就在这时,一少年冲出人群,号哭着直奔姑娘而去。只见他左手提一瓦罐,右手拿一破碗,跪倒在姑娘面前,从瓦罐中倒出一碗酒来,哭着端到姑娘口边。原来这便是那少年冯七,得知姐姐临刑,祭法场来也。

玉凤姑娘一口将酒饮干,圆睁了杏眼,喝道:“男儿汉哭个什么!姐姐今日含冤而死,自有上天可见!长大能为姐姐报得这血仇,方是我冯家汉子!”那小小冯七果然抹去泪水,自倒一碗酒喝了,将碗摔得粉碎,道:“姐姐放心!来日冯七若不报此仇,非我冯家之种!”旁边差役听了,喝道:“小小年纪,敢出此狂言!你已祭了法场,还不滚开!讨打么?”冯七道:“我要为姐姐收尸!”差役道:“斩首之后,你姐人头还要在城头示众三日,怎许你收尸?”冯七急道:“我姐含冤而死,人人皆知,为何不许收尸?”一老衙役见他年小,逗他道:“等到砍头时候,你若敢替我拉着你姐发辫,便许你收尸,敢么?”冯七道:“有何不敢!”

正说间,午时三刻已到,县令勾了朱批,掷下斩牌,喝令行刑。那冯七果然将姐姐一把墨染也似长发拉了,露出一段雪白粉颈。亲眼看着刽子手手起刀落,将姐姐一颗俏生生人头砍下。一腔热血直喷出来,溅满冯七前胸。小冯七竟毫不怯懦,旁若无人,提了姐姐头颅,扛了姐姐玉体,扬长而去。自从干了这件惊世骇俗之事,那冯七小小年纪便名扬四方了。

  评论这张
 
阅读(56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