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血雨桃花红(结局)  

2009-11-27 15:3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冯七吟罢,对秀才道:“我看你诗中尚有几分怜悯之意,可见人性未灭。今日就绕你不死!”遂下令为秀才松绑。

柳秀才见那冯七尚且懂些诗文,通些人情,这胆子便壮了许多,略整了整衣衫,上前一揖道:“在下且不谢将军不杀之恩,还要斗胆相劝一句。尊夫人因将军而死,固然冤枉;今日若要夫人小姐因知县大人而死,岂不同样冤枉么?圣人云:已所不欲,勿施与人。望将军开恩,饶其性命!况且尊夫人之死,知县大人已一死相偿,何必再滥杀无辜!”冯七登时变了脸色道:“这秀才!老子饶你不死,不来谢过,反来说三道四!老子若听信你家圣人的狗屁言语,还做什么强盗?还不快滚了去!”柳秀才道:“将军若执意要杀,在下情愿同死!就请先杀在下!”说了,面朝北跪了,引颈等死。

冯七大怒,骂道:“好个穷酸!莫不成看上了哪个妮子,要与她做同命鸳鸯?你要死,老子偏不教你死!老子要你亲眼见这几个美人砍头扒心,大卸八块,再与我做几首好诗出来!”遂回头喝令:“与我绑在抱柱上,看老子行刑!”几个兵丁一拥而上,将秀才绑了。那云芳小姐看了,深知秀才心意,止不住热泪涌流,道:“先生既已逃得性命,自去便是,何苦如此!”秀才道:“愿与小姐同行!”

却说那冯七被柳秀才激出一腔怒火,杀心顿起,喝令兵丁:“快与我一个个剥的精光,紧紧绑了!”那些兵丁眼巴巴守着如花美女,早按捺不住,恨不得抓捏摸弄个尽兴。一听此令,便围将上来解绳脱衣。秀才不忍,叫道:“冯七!你既读过诗书,就应知些廉耻,要杀便杀,如何为此禽兽之行?”冯七冷笑道:“休要放屁!杀我姐姐,杀我爱妻之时,官家可曾知过廉耻么?快与我脱了!”

此时,夫人已被解去绑绳,趁人不备,猛地拔了身旁兵丁腰刀,直向冯七刺来。那冯七何等样人?岂能让一女流之辈轻易得手?迎头闪过,劈手夺过刀来,将夫人砍翻在地。众兵丁刀剑齐下,登时血肉纷飞。冯七恨道:“生不受辱,死亦难逃!与我剥去衣衫,悬于大门以外!”

眼见母亲惨死,三位小姐心如刀绞,泣不成声;而众兵卒兀自扯衣解带,不肯住手。云芳小姐忍泪叫道:“冯七!你且住手,我有话说!”冯七扬手止住众人,道:“快死之人,且听她说来!”云芳拭泪道:“我父为芝麻小官,带累全家惨死异乡。可怜云南家中还有祖父祖母,日夜悬念!若许我姐妹留下书信,烦先生寄往云南,我等即刻就死,绝不挣扎!”那冯七当下应允,令人寻来纸笔,端至面前。

三位小姐执笔展纸,和泪书写。倒是那三小姐云霞一挥而就,掷与冯七。自己闭了双眼,挺了粉颈,任兵丁剥去衣衫,尽情捆绑。

冯七看了那信,却是七绝一首,当下念道:

豆蔻餐刀何须伤?

来世早做少年郎。

手提三尺青锋剑,

杀却冯七祭高堂!

冯七读罢,不禁点头道:“小小年纪,却有如此胆气!难得难得!少时大爷让你死个痛快便了!”这时,二小姐云芝也已写完,也是七绝一首,乃是:          

生逢乱世不由人,

冤冤相报种前因。

玉殒香消天注定,

万剐千刀任凭君!

读罢,冯七笑道:“一样父母,这妞儿倒顺天知命!既如此柔顺,且不剐你!”

这时侯,大小姐云芳也已写完,却是七律一首:

万里飘蓬为一官,

岂料兵匪乱中原。

城破自知无生望,

巢覆安得有完卵?

春风萧瑟桃花落,

暮雨凄厉血色斑!

一把白骨抛荒野,

三魂飘渺到滇南!

三首诗读罢,柳秀才早听得九曲回肠尽断。那冯七也似心有所动,摇头叹息良久,道:“罢罢罢,我冯七半生做了催命判官,今天权且做个菩萨!每人赏她一刀,快追爹娘去吧!”

此时,三位小姐已被剥尽衫裙,三个羊脂白玉似的身躯早绑成粽子一般。听得此言,三小姐抢先一步,款款来在桃花树下,朝南跪了,说声“二位姐姐!妹妹先走了!”遂伸了纤纤柔颈,让兵丁砍下头来。云芳云芝也紧随其后,坦然受死。一时间,桃花树下,玉体横陈;绿茵坪上,碧血涌流。柳秀才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几多时候,柳秀才方悠悠醒来。见自己身上绳索已去,前后大堂,火苗正冲天而起。他不敢怠慢,急急寻来锦被,裹了小姐尸体,抢出衙来。待到满城贼兵退尽,百姓哭号之声渐起,才设方将尸体运了出城。

停得两日,柳秀才寻块闲地,将三人合葬了。坟前竖块小小墓碑,名曰“三美之墓”。到得夜晚,备了笔砚,准备写诗以记此事,孰料转了半夜,竟半句也不得。从此秀才才情尽失,风骚全无,只得寻个寺院出家去也。

回头再说那冯七,接得曾立昌军令,次日便随大军浩浩荡荡杀奔临清州城。不料此时朝廷大军已至,团团而围。这太平军虽有六万之众,无奈五万五千均是乌合,一战不胜,便仓皇南逃了。待到冠氏城北,又被那杜家寨民团迎头奋击,顿时溃散。那冯七护了曾立昌,一路血战,直到张秋渡口。此时,前有大河,后有追兵,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曾立昌长叹一声,和冯七跃马纵入黄河。

 

  评论这张
 
阅读(6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