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凄美年华(六)  

2009-12-20 15:1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天,肖月玲到地里去给长工送饭,忽然听见有人轻声喊她的名字,四周一看,发现是一个老头在向她使眼色,到跟前一打量,才看出是她的大师兄马玉楼。

这马玉楼当年是戏班里出名的武生,不但功夫好,人长得也漂亮。肖月玲离开以后,听说他参加了八路,在八分区剧团里唱戏。今天他冒着危险跑到汉奸窝里来,不由得为他捏了一把汗。二人连忙躲到没人的地方说起话来。

原来,这马玉楼是专为找肖月玲而来的。他告诉肖月玲,她这几年的遭遇他都知道,甚至连刘家大少爷对她的折磨也一清二楚。听了这些,在刘家从来不哭的肖月玲忍不住泪流满面了。她当即表示要跟大师兄走,她要报仇,要当八路。

但是,大师兄却不让她走。他让她在刘家大院为八路军工作,把敌人的消息送出来,还告诉她,这叫“情报”。马玉楼告诉她,上级首长已经下了决心,等到时机成熟,就要端掉刘家大院的伪区政府。什么时候动手,就看她的情报了。那时候,她就可以去当八路。

肖月玲再回到刘家时,心里充满了力量和希望。不久,她听到了刘老星要带人到县里运弹药的消息,便写了纸条偷偷放在了村边奶奶庙里。结果,在回来的路上,八路军不但截走了弹药,消灭了十几个伪军,还把刘老星给打死了。就在刘家人哭天号地的那天,肖月玲高兴地整夜都没睡着。

但是,就在几天后,当她再次把情报送到奶奶庙的时候,被伪军给抓住了。原来,大少爷早就派人盯着家里的每一个下人了。

肖月玲第一次尝到了大少爷为她设计的全套刑法,但她咬紧牙关,一个字都没说。最后,大少爷决定,在父亲过“百日”的时候,拿肖月玲来祭灵。

到了那天,刘家在坟前高搭灵棚,肖月玲被一丝不挂的绑在坟前的松树上,将雪白玲珑的身体展现在众人面前。大少爷狞笑着站在她面前,手里玩着一把日本短刀。他要亲自扒出姑娘的心来祭奠父亲。然而,就像戏文上经常演的那样,就在他准备下手的时候,八路军打来了,救下了肖月玲。八分区抗敌剧团从此多了个女主演。

在剧团里,一位北京来的大学生听了肖月玲的故事,激动万分。他一连三天关在屋里,写出了一个新戏《血泪红莲》。那凄美的剧情,如泣如诉的唱腔,让肖月玲演得声泪俱下。她简直不知道自己是在演戏,还是重新回到了那段悲惨的日子。从第一次公演开始,她坚持把自己真正的、紧紧的捆绑起来,以便重现那段真实。

一次,边区首长看了她的演出,忍不住跑到后台。见肖月玲正五花大绑的坐在那里候场。他摸着姑娘身上那紧紧的绑绳和已经捆得发凉的小手,感叹道:“了不起呀,小姑娘!为了演好戏,你什么都不怕了!”有了首长的表扬,这出戏演遍了几个军分区,连肖月玲本人也不知道演了多少场,只知道自己白嫩的手腕上,没断过鲜红的捆绑印痕。

想不到,几年来的捆绑经历,今天竟然显出了好处:如今捆在这里,她居然并不觉得有什么太大的痛苦。

正在肖月玲胡思乱想的时候,大院里一阵骚动,几个鬼子军官在人们的簇拥下进来了。一个汉奸点头哈腰的向为首的老鬼子说着什么,一行人径直向肖月玲走来。姑娘定睛一看,心里不禁一沉:那汉奸不是别人,正是刘家大少爷。

那伙人来到跟前,大少爷伸手抬起肖月玲的下巴,向老鬼子说:“太君,她就是肖月玲!”肖月玲一摆头,挣脱了他的手,骂道:“狗汉奸!要杀就杀!别碰我!”大少爷笑着说:“你马上就成太君的人了,我当然不碰你!”他转脸问铁豹子:“你抓住的?”铁豹子有模有样的立正敬礼,说:“是!”“哪个县的?”“大名皇协军第三中队!”大少爷拍拍他的肩膀道:“好样的!我通知你们司令,重赏!”说罢,他命令:“把她解下来,押走!”铁豹子挺身拦住,说:“不行!我们司令说了,邯郸广田大太君指明要她呢!”这时,那老鬼子微微一笑,用纯正的中国话说:“我就是广田。”铁豹子一下愣住了。

原来,这广田是中国通,对中国的戏曲、绘画、美术十分喜爱,所以才一心得到大名鼎鼎的肖月玲。

铁豹子无奈,只好把姑娘解下来,再次五花大绑。

大少爷站在一旁,一眼看见了铁豹子放在地上的大刀,拿起一看,立即警觉起来。大喝:“住手!这是你的刀?”

铁豹子心里一惊,但马上装着不经意的口气,说:“不是。抓这个小妞时,跟一个黑大个过了几招,那小子身手不错!要不是有伤,我还真未必杀得了他!”

大少爷不相信的看着他:“你把铁豹子杀了?”

铁豹子说:“不杀他,能把这大美人抓来?”

这时,广田绕有兴趣的问:“你的,什么门派?”

铁豹子立正答道:“报告太君,大名府形意拳,玉麒麟卢俊义家传正宗拳法!”

广田一指旁边的空地,说:“打一趟我的看看!”

铁豹子说:“太君也喜欢这个?那在下献丑了!”说着就呼呼生风的打起拳来。

肖月玲在一旁看着,心里不担心自己,反倒担心着铁豹子。自从碰上大少爷,她知道已经在劫难逃,心里反倒平静,只等一死了。一开始,他害怕铁豹子这个性如烈火的汉子在敌人面前突然爆发,后来看他装的那么像,各种谎话都对答如流,不禁暗暗佩服。看到他一套拳打完,广田竟鼓起掌来,才松了一口气。

广田走过来,拉起铁豹子的手,捏着他粗壮的胳臂,问道:“跟我去干,你的愿不愿意?”铁豹子连想都没想,连忙立正敬礼,大声答道:“谢谢太君栽培!”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完全出乎了肖月玲的意料。她一时还闹不清铁豹子的用意,但是却丝毫没有怀疑他,她隐隐觉得这也是为了她。

广田回头咕噜了几句,不一会,一辆三轮摩托和一辆敞篷吉普车开了过来。广田一指肖月玲,命令:“送指挥部!”又向铁豹子:“你的也去!”

在广田的授意下,肖月玲被推上了吉普车后座,由一个鬼子看着。副驾驶座上则坐了一名小军官。被拿走了大刀和步枪的铁豹子被安排在摩托挎斗里,后座上,则坐上了刘家大少爷。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出了大院。

这时,太阳已经挨到了地皮,天很快就要黑了。

此时肖月玲的心里又升起了希望,她想信铁豹子在路上肯定会有所作为。

果然,当车子开到原野上的时候,铁豹子一挺身,伸手抓住了大少爷的手枪,顺势把他掀到了车下。驾车的鬼子听到动静,急忙来了个急刹车,可还没来得及回头,脑袋上就挨了重重一击,倒了下来。

后面的吉普车被突发的情况闹了个措手不及,紧刹慢刹,还是一头撞在摩托上。

车上的肖月玲还没回过神来,就听铁豹子一声大叫:“趴下!”便急忙爬到了座位之间。就听几声枪响,身旁的鬼子软软的倒在自己身上。

铁豹子拖开鬼子的尸体,一把拉起肖月玲,为她松了绑。拔出小军官的手枪塞给她,拉着她向已经黑下来的原野奔去。

 

解放后,铁豹子当了某军分区司令。他那个漂亮的夫人就是肖月玲。

  评论这张
 
阅读(83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