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陪省长吃饭  

2009-10-22 14:49: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亲历的官场鸡零狗碎之一。

前两年,我在县里一个小小破局当一个小小破副局长。由于不善“鼓捣”,妻子尚在家种地,故常常被骂回家干活。

一次,天大旱。为了浇那几亩破地,我的破柴油机累坏了机身。我忙油污满身的蹬了破三轮车拉它进城找“老苗”去焊——他是权威。

老苗正专心致志焊一辆高档童车,听得来意,从眼镜圈外瞄我一眼,见我既黑又瘦且眼镜,必一辈子不得转正之“民办教师”无疑,遂嫌贫爱富,不予理睬。

我正酝酿甜言蜜语准备对其阿谀奉承一番,一辆高级轿车悄然停于身后,下来一豪华级男子,喊道:“R局长!省里M省长来了,专门让你去陪餐!快回家换衣服!”

我和老苗同时瞪圆了小眼。他忙放下焊枪,询问柴油机病情,并表态:马上就修。我把机器托付老苗,乘车回家。洗头洗脸,找出两件30元以上衣服换了,置妻子拉长的面孔于不顾,驱车直驶县委招待所。

省长尚未下楼,我只好先在大树下恭候。此时,各类请吃、陪吃、白吃的人陆续到达,望见我,许多认识不认识面熟面不熟的都来招呼:“R局长,等省长哪?”“R局长!听说你和M省长很熟?”我哭笑不得,一概否认。那些家伙们以为我“客气”,带着一脸的艳羡和嫉妒而去,把一肚子的惊讶留给了我:这种小事,怎么比中央文件传达都快?

这时,政府办主任自贵宾楼急出,见我已“到货”,方放心,近前问曰:“老R!你和M省长认识?”我说:“我上哪儿认识省长去?”他说:“那省长为什么点名要你陪餐?”我说:“那谁知道?”我郑重提醒他:“不会是找Z某某吧?俺俩同名,常有错的!”他马上重视起来,连说:“对对!”走了。

原来,我不幸和另一个头等大局的Z局长同名,都叫了个“某某”,并由此惹过许多尴尬。许多次给熟人打电话,我一旦不报姓氏,只说:“我是某某。”对方马上热情洋溢,仿佛隔空就能传递其点头哈腰之状,说:“哎呀!Z局长,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啦?”我知道误会,便道:“我是R——某某,不是Z——某某。”对方马上降温,道:“咳!原来是你呀,什么事?”让我气的骂娘。

今天,我必须落实此事,我可不想因为姓“R”而不姓“Z”被从餐厅赶出来。

主任回来了,说:“你写过那个论谁谁的文章么?”我说:“是。”他说:“就是你。”原来,那个“谁谁”是我县一位历史人物,我曾写过一些“浅见”、“简论”之类的东西。M省长退下来无聊,大概到理论界发挥余热来了,大概正好看见了我的“论谁谁”。

此时,省长已被簇拥而至,身边带一丑老太,一望可知当系原配。主任拉我小跑前迎,介绍。省长极热情,连夸我的“论谁谁”,但很快驴头不对马嘴,大概博览群书,混了。

入座,市长主陪,我沾省长之光,被列为“宾”。省长健谈,弄得市县领导只剩点头的机会,让我老担心他们饭后会不会“落枕”。

酒过数杯,分散在各类房间陪各类来宾的本县各类领导轮番前来敬酒,敬完省长及夫人便来敬我,且都说:“R局长,久闻大名!”让我不禁感叹老祖宗的伟大,竟预先为此造好了一个词儿:狐假虎威。

饭罢,省长被簇拥去另一房间“留下墨宝”,我则直奔老苗处。老苗见我,且不说机器,先问:“真陪省长吃饭了?”我说:“是,你修机器少要钱不?”他笑了。

拉机器回家,老婆的脸阴沉依旧,对我这个刚刚陪省长“餐”过的老公毫无敬意。我只好再去浇那些破地。赤脚站在泥水里,我突发奇想:刚才我若随口编一套和省长的什么什么关系,不知会怎样?

  评论这张
 
阅读(52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