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女犯见闻录(2)  

2010-01-22 11:18: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二:戴枷女囚

        姥姥讲:当时对一些罪行较轻的犯人,县官的处罚常常是打上几十板子,然后“枷号三天”,就是戴上木枷,跪在衙门外示众三天。女犯则往往不打板子,改为“掌嘴”。当时衙役打人的板子后头,都拴着一只牛皮鞋底,就是专门打女人的脸的刑具。衙门外一旦有女犯“枷号”,常常引来无数人观看。

        我小时候,在一个远房爷爷家里见过一只长方形木凳,凳面上有个半圆形缺口。爷爷说:这就是半个“枷”做的。爷爷过去当过衙门的“官木匠”,职责是免费为衙门造枷和打人的板子及修理牢房等,待遇是可以向县城所有卖家具的木匠收取一些钱。爷爷说:枷有好几种,都是榆木做的,很重。根据犯人的罪行、脖子粗细带不同的枷。有枷手的,也有不枷手的。

        姥姥记忆最深的一个女犯是个要饭的女孩。她的故事很有点戏剧性:她是个城里人都认识的讨饭女人,破衣烂衫,蓬头散发,脸脏的看不出模样和年龄,手黑的看不出肤色。她从不说话,很多人都以为是个哑巴。有一会,她偷了一家晾晒的衣服,被扭送到衙门。县官懒得细问,掌嘴十下,枷到门外去了。这虽然也是女犯,但由于太难看,所以破例没人围观。

        但是,蹊跷的事发生了。刚刚枷了半天,一场大雨落了下来,把她浇了个够。衙役来看时,不禁目瞪口呆:原来被大雨冲去了污垢之后,这个脏女人竟然是个漂亮大姑娘。皮肤洁白,模样清秀,夹着的一双小手也柔嫩白皙,很明显是没干过粗活的。由于刚刚被掌过嘴,两腮红红的,更显得有几分动人。

        当时正是反乱不断,衙役怕是什么“女探子”,连忙带进后堂让老爷审问。后来听说,这姑娘是临清一家大户家的丫鬟,因为老当家的要霸占她,才逃了出来。

        几天后,主人家派了一辆马车来接姑娘。那姑娘经过梳洗打扮,果然十分美貌,但就是性子刚烈,宁死不从,还又踢又咬的。来人只好把她四马攒蹄捆绑起来,扔到车上拉走了。

之三:女犯绞刑

        姥姥一生看过的唯一一次处决女犯是绞刑。

        那是一个伙同奸夫毒死丈夫的少妇。案发后,城里人的兴奋提高到了极点,都认为一定会判个凌迟处死,说不定还要“骑木驴”,这可是从来没见过的,所以人人都等着“一饱眼福”。

        可是,这对男女最后只判了个绞刑。据衙役透露,那女人的丈夫是个大烟鬼,败光了家产不说,还要把她卖掉。县官从宽发落,只判绞刑算了。

        那时候,中国的绞刑和现在影视上的绞刑完全不一样,是真正的“绞”。行刑那天,西门外法场上早早栽好了两根木柱,叫做“绞杆”,上面有很多眼儿,是穿绳子用的。

        两个犯人五花大绑押出来之后,被推到柱子前面,解开绑绳,把双手拉到柱子后面重新绑好。这时侯,那个奸夫已经吓得站都站不住了,要两个衙役架着。倒是那个少妇“有种”,神色坦然的走到柱子前,还对奸夫说了句:“哥!你咋这么没种啊!”

        绑好后,刽子手分别从对着脖子、腹部、脚踝的地方穿过绳子,结成绳套,然后穿上一根短木棍,就开始绞紧。腹部、脚部的绳套绞紧后固定住,脖子上的绳套则要“三绞而亡”。

        姥姥说,刽子手都看不起临死没种的,越怕越让他受罪,那个男的真的是绞了三次才死,样子非常吓人。对那个女的就很留情,一次就让她死了。绞紧之后,那小媳妇也没怎么挣扎,只是绑在身后的两只小手,一会儿攥成小拳头,一会儿又伸成小巴掌。死了以后,那少妇也没多变样,仍然挺好看。

 

       

  评论这张
 
阅读(1464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