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夜访“城中村”  

2010-11-08 16:04: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准备吃晚饭,一位朋友打电话来,说:吃了吗?我说:正吃呢。他说:你家那饭什么吃头?别吃了,喝酒来吧!我说:什么时候了?算了吧!他说:不行,有事!等着,车去接你!

        这个朋友是个交际极广的家伙,常给我这个“笔杆子”弄些莫名其妙的“生意”,换来的酒至今堆满床下。我怨气冲天,他却乐此不疲,说:让你积累素材呢。

        一会儿车来了,很新。在车上,朋友说,他的一个朋友写了个电影剧本,让我帮着提点意见。我问,你朋友干什么的?他说,开饭店的。我说:哪家?他诡秘的说:到了就知道了,你肯定没去过!

        车子飞快的驶过热闹的大街,三拐两拐,进了一片村落。

        这是县城最大的一个“城中村”。几年来,县太爷们个个热衷于“城区改造”,小小县城也有了一环二环了,把许多农村弄成了“城中村”。这里的人还没有脱去农民的狭隘、自私和愚昧,又很快沾染了城市街头小混混们的恶习。失去土地,成为他们所有不法行为的借口,成了“倚老卖老”的老子。为了应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的“拆迁”,他们开始拼命盖房,等着讨要补偿,直到把村子弄成了“迷宫”。接着,无数的外来人员在这廉价的房子里安营扎寨,鱼龙混杂、良莠不齐、难辨难认、难找难寻。于是, 每一个“城中村”都成了成了让管理者头疼的藏污纳垢之地。

        车子在城中村里慢慢爬行着,狭窄的路两边,到处是猪圈、鸡棚、柴草和垃圾。一个八十年代初期流行一时的破沙发,高踞在小山一样的垃圾堆上,就像山大王们的金交椅。

        灯光里,我依稀认出了路。这是几十年前进出县城的交通要道,早已被废弃、堵塞得面目全非。前面不远处,一根歪歪斜斜的电杆上,挂着一个小小的灯箱,映出两个红字:美佳。

        朋友说:到了。

        大门是几十年前最通用的样式,两个红砖方柱分立两旁,简朴得有些古老。院子宽大,三面坐落着低矮的平房。这种格局,别说是饭店,连农民家也很少见了。一种疑虑升上我的心头,这是什么饭店?

       更让我惊异的是,院里竟然停满了各种轿车,空气中飘荡着酒菜的香味,所有房间都亮着灯,男人女人们的说笑声不断传来。

        朋友的朋友是位高大俊朗、衣着时尚、气度不俗的青年人,和他的饭店完全不相“匹配”。就像这座城市和这片城中村。

        一挥手间,两位女孩子便端来了酒菜,浓妆艳抹,袒肩露背,一看便能猜出是干什么的。我说:你这店这么偏僻,客人还真不少啊?主人说:天天客满。我说:一定有特色吧?他说:没见店名么?美佳,美酒佳人。

        我没想到他这么坦诚。

        他拿出他的剧本,首先让我吃惊的是那漂亮的字体:潇洒而遒劲。他写了两个女孩的故事:蓝心月和白莹,光名字就叫人动心。这是两个酒店“三陪女”,她们沉沦在风月场中,一边忍受着屈辱、猥亵、性虐,一边呵护着内心那份对高尚和文明的追求。他满怀着深深地同情,写她们的挣扎和无奈,思想深邃,语言华丽,情深深,意浓浓。

        我们开始谈创作。他知识广博,见解深刻,有深厚的文学功底和浓浓的人文情怀。我问:人物有原型么?他笑了,手向外一指:那不多的是?这几年,什么样的没见过?

        正在这时,一个秃头锃亮的人喊着“三哥”闯了进来,见有生人,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说:三哥,走了!老板笑说:今天这个咋样?那人说:还行!老板说:熊玩意儿,没给弄伤吧?那人看我一眼,冲老板挤挤眼,说:看看去吧!扭头走了。

        老板骂了一声,连忙出去了。朋友说:走,看看去!我们跟了老板,进了一间包间,只见一个女孩手脚被绑在床头上,身上搭了一条被单,哭得泪流满面。

        老板一边解绳,一边恶狠狠地说:哭什么哭!不告诉你了么?他就是这样!你愿意的!

        回来后,我朋友终于找到了插嘴的机会,笑着说:体验体验么?老板请客!给你找个大学生!保证比老嫂子强!

        我连忙拒绝, 但话题却转到了这方面。

        老板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孙悟空变了模样,还保留着那种猴气,可他却连内心全变了,从谈吐儒雅的书生变成了妓院的老鸨。他谈他手下的小姐,谈他的嫖客。他说:女孩必须常换,否则老客不乐意;他说:他一个朋友专门干这个,在周围几个县调换小姐;他说:这个人叫“二皮”的来了好多次了,女孩们都不敢接待他,太狠。今天终于找来个新的,说是“不怕鼓捣”。         

        这时,如果有人考证出曹雪芹曾是一家妓院的老板,让我的惊异和迷惘也不过如此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他一面对那些忍受侮辱和折磨的女孩寄予深深的同情,一面却又从事着侮辱和折磨她们的职业!一个是天使,一个是魔鬼;一个是翩翩儒商,一个是黑恶流氓,到底哪个是他?

        人哪!在你的躯壳里,到底还有多少黑与白、美与丑、善与恶在共生共存,并且轮流坐庄?

        也许,这就像我们所在的城中村,一边是琼楼玉宇,一边是垃圾成堆。

        其实,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城中村”,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城中村”,每一个人也都有自己的“城中村”。

        我再也无法把话题转回到剧本上,便泛泛称赞了一番,告辞。老板说:老师,您恐怕要看不起我了吧?

        我说:哪里哪里,我经常看不起自己呢,太跟不上时代发展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