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苏三起解(穿越版)之四  

2010-12-29 14:4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来那贾凫西说了又唱,唱了又说,演绎的却是当朝的一段故事。说是在山东泰安府宁阳县,有位姓孟的翰林,不但学问极好,而且耿介忠直,嫉恶如仇。一日,这孟翰林聚得几位文朋诗友饮酒赋诗,席间行的却是“击鼓传梅”之令。正当那支梅花传至翰林手上,丫鬟跑来报信:说是夫人产下一位千金。孟翰林大喜,当即名曰“传梅”。巧的是那传梅小姐左手内关穴之上,恰就天生一块梅花状胎记!

        正唱到这里,却被孟传梅一声尖叫打断了。满屋的人都回过头来。

        孟传梅羞得吐了下舌头,把脑袋低低的伏下,右手却悄悄拉起了左手的袖管给我们看。

        雪白粉嫩的手腕上,内关穴处,正有一块梅花状胎记!

        奇遇!原来,这位小小禁婆身上,还有一段湮没于历史尘埃的故事,而且和“玉堂春落难逢夫”纠缠在一起!只不知后来的小说戏文,为何把她删除的踪影皆无?是怕她抢了苏三的镜头还是另有隐情?

        贾凫西举起的鼓箭停在了空中,狠狠的看了孟传梅一眼。他双手抱拳,向众人深施一礼,道:“在下遇见了故人,今日这书就不说了,得罪得罪!”言罢,急匆匆来到我门跟前,作揖道:“三位客官,敢请借一步说话,可使得么?”说着,只管招来小二,将我们领到楼上,进入一间雅座。落座之后,贾凫西向孟传梅深深一揖,问道:“小姐,还认得在下么?”

       一句话把我们雷到了。想不到竟然碰到500年前旧相识!这让500年后的思梦如何回答?

       苏三偷偷在孟传梅身上拧了一下,朝她努努嘴,挤挤眼儿,大有看好戏之意。

       谁知孟传梅并不慌乱,款款的站起身来,装模作样的端详一番,然后学着电视上那样做了个万福,说道:“恕奴家眼拙!实实记不得了,只眼熟得紧!”

        服了!平时只知思梦堪称才女,不料这表演功夫也如此了得!那几句娇声细语竟学得极好!不过,天知道她那个“万福”是哪朝哪代的礼节?要是清朝的就热闹了!

        所幸贾凫西并未在意,大概是蒙过了。他感叹的说:“难怪难怪!当年令尊被贬回乡,在下登门请教文章,曾与小姐有一面之缘,怎能记得?后来令尊遭刘瑾那阉竖之害,被逮进京,判了斩监侯,小姐学那‘缇萦救父’故事,自缚进京,代父受死,临行之时,在下曾去相送,然当日于千百人之中,小姐又怎能记得在下?”

        听了这番话,我心里一阵急跳:原来这孟传梅身上,竟有一段自缚进京,代父受死的凄美故事!只不知如何才能引那贾凫西讲出详情?

        那思梦果然机灵,她马上来了个借坡下驴,幽幽叹了口气,说:“那日奴家心如刀绞,意乱情迷,详情尽不记得了!不料先生竟挂心多年!”那贾凫西长叹一声,眼里浮出一片泪光,说:“当日情景,在下铭心刻骨,永生难忘!那日,小姐着一身石榴红罪衣罪裙,来至府门外,令家中婆子取麻绳将自己五花绑了,且插一斩标,上书:斩    代父受死孟犯传梅壹名。娇躯婉转,玉容惨淡,如在目前,如何忘得!”

        这时,苏三在一旁低声笑道:“原来明星作秀的祖师奶奶在这里!”孟传梅面上不动声色,底下却朝苏三的脚狠踩了一下。苏三叫了一声,自去一旁龇牙咧嘴,不再插言。

        为防贾凫西反问,我忙问:“如此说来,先生刚才所唱,就是这一段故事了?”贾凫西说:“前一节照实演来,已足动人心魄;然小姐一去,从此芳踪杳然,翰林大人也不日即血洒刑场。详情无从得知,不才只好演绎了。”孟传梅忙说:“先生如何演绎,可否唱来听听?”贾凫西满脸通红,慌忙说:“惭愧惭愧!不才鄙陋,难脱俗人窠臼,无非弄些美人落难,英雄搭救,报仇雪恨,报应不爽之类,不敢有辱清听!倒是请问小姐遭际如何?以便了我心愿!

        那思梦大概看了无数此类传奇,面对如此难题,竟娓娓道来一篇故事,她说“自离得家乡,每日晚间解缚休息,清晨便五花绑了,跪于车上,徐徐北行。一时间难免引得万人围观,把一段孝女救父的话儿传得沸沸扬扬。奴家不幸又有几分姿色,一众轻薄浪子编些个艳词俗曲,四处传唱,不几日便传至京师,到得阉党耳中。那刘瑾立时派出爪牙,要取奴家首级。在路途之上,爪牙们杀死奴的仆妇,将奴家劫入山林,剥尽衣衫,绑于大树,欲行杀害。此时,幸得一异域老尼到来,杀散众恶,救了奴家,并收为徒儿,传授些异邦功夫。三数年后,师父欲归国,言奴家尚有一段尘世姻缘未了,不许随行。从此便浪迹江湖,做些劫富济贫的营生了。”

        一篇胡编乱造的故事,只讲的那位木皮散人感叹唏嘘。特别是讲到“一段尘世姻缘”时,他那双眼里登时闪起一丝亮光。我不禁想:贾凫西的鼓词悲切苍凉,落寞无比,是不是和500年后一个叫思梦的丫头胡编的故事有关?当她穿越回来之后,贾凫西是否为梦中情人的失踪而寻觅终生,悲歌浩然?

        这时,贾凫西已拭去眼中清泪,上下打量着孟传梅,疑惑道:“小姐,你既身在江湖,为何却又如此打扮?”

        孟传梅抬起玉手,指着苏三,道:“还不是为她!”

  评论这张
 
阅读(127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