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绿旗遗恨(1)——谨以此文怀念旧日博友  

2010-03-26 10:1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年来,我痴迷于搜寻家乡的陈年旧事。我没有能力对民族的历史进行宏观把握,也没本领对著名的人物和事件进行千古评说,更没有那份儿才情,像佳人、思梦们那样,凭空想出一篇诡异绮丽的小说来。于是,我只能在家乡这片狭小的空间里寻寻觅觅。我游走于荒郊野外,探访那些断碑残碣讲述的故事;我穿行于穷街陋巷,从那些没牙的嘴里掏出快要忘却的记忆;我动用一切关系,进入档案局、公安局的仓库,翻看那些发黄的档案和卷宗,去挖掘那些久远的故事。

于是,我发现:我这贫穷落后的家乡,我这可爱、可气、可怜又可恨的草民乡亲们中间,也有无数故事让人或者心旌荡摇,或者扼腕叹息。

这样写出来的东西算什么呢?权且叫历史小说吧。

 

1大清咸丰十二年,西历一千八百六十二年,阳春三月。

一面残破、肮脏的葱绿色大旗,悲壮的飘扬在一棵疤结累累、高耸于梨园之上的老梨树上。

这是鲁西大沙河里最美的季节!杏花开过,新绿盈枝;桃花半谢,满树残红;梨花怒放,堆雪铺玉。就连这棵被称为“梨树王”的老梨树也正繁花似锦。

然而,此时此地的氛围却和周围的景色天差地别。浓浓的火药味、血腥味弥漫在老梨树下那片小小的杂树林里,疲惫、绝望和悲凄挂在每个人的脸上。

这是几十个年轻的女兵!这是“五大旗”起义部队残存的最后一支队伍了!她们已身陷重围,正等待最后的虐杀。她们的青春之花已开到了尽头,正迎来最凄美的飘落!

两年前,即咸丰十年,也是这个季节,酝酿多年的天龙八卦教终于造反了。在冠县城东七里韩村的一个大院子里, 外号“杨箩头”的教主杨泰,自己给自加封了个响亮的名号:“天下兵马大元帅”。大儿子杨朋岭任“左路先锋”,二儿子杨朋山为“右路先锋”,女儿杨四姐则封了个“女队先锋”。

这是一场标准的中国农民式的“造反”!他们那简单的脑袋瓜里,想不出更多的关于造反所必需的关于“纲领”、“口号”之类的复杂玩意儿,也列不出什么“军纪”、“军令”之类的东西。他们所有关于造反的知识,几乎全部来自于《水浒》和《隋唐演义》。所以,当他们一哄而起,进攻县城的时候,这支队伍在政治上的准备只不过是“替天行道,反清复明,杀富济贫,除暴安良”。在军事上的准备也只有“击鼓前进,鸣金收兵”。

但是,他们不管这些,只知道:该反了!不反没活路了!

他们确实该反了。那几年,他们虽然还不知道什么“鸦片战争”,什么“南京条约”,但已经看出“大清不行了”。南方的“长毛”还没平定,北方的“捻子”又闹了起来。老天爷也和“大清”找起了麻烦,水旱风沙不断,还时不时的飞来遮天蔽日的蚂蚱,把庄稼吃个精光。皇粮国税年年增加,无名的“捐”和“派”接连不断,逼得老百姓只有卖儿卖女了。就在这时,本县来了个县太爷,外号“曹八百”,整天带一帮衙役下乡抓贼,哪怕逮住个偷鸡摸狗的,也一律八百大板,活活打死。什么“民情”什么“律法”,全不放在心上。

就是这个“曹八百”,一顿不问情由的板子,打出来个“五大旗”造反。

起事后,杨泰迅速组建起绿、黄、红、白、黑五大旗,绿旗为首,杨泰亲掌。各旗以教众兄弟为骨干迅速膨胀起来,不几日,已经有了几万人马。

那真是英雄豪壮、轰轰烈烈的岁月!那真是仗剑横行、快意恩仇的日子!昔日的“草民“,任意诛杀着他们的“大老爷”,旧时的长工,放肆的鞭打着过去的东家。从鲁西到冀南,方圆几百里之地,那面杨四姐亲手绣成的绿色大旗,可以随意飘扬在任何一个县城的城头!

今天,当我翻检那段历史的时候,不禁为这群堪称“乌合之众”的乡亲们的所向披靡而惊异,但我很快发现:那道理竟是非常简单而质朴的一句话:横竖是个死!

横竖是死,死而何惧?死且不惧,天下无敌!

当一个个“青天大老爷”抖抖索索的站在孤城城头向下看时,那望不到边的刀枪剑戟、棍棒锨镢,那充满了仇恨和愤怒的呐喊,让他们马上就明白了:这是足以灭顶的洪涛,足以焚身的烈火!所以他们立刻忘掉了圣贤的教诲,皇上的“隆恩”,不战而降或者弃城而逃。

然而,好日子很快就过去了,五大旗和他们造反的前辈一样,未能将自己的水平提高一个档次。他们跃马驰骋,纵情杀伐,根本不知道还要有什么根据地;他们按《三国演义》排兵布阵,根本不知道还要讲究什么“战略”;他们更想不到:几十年后,另一帮造反者会把一个叫做“统一战线”的法宝用得炉火纯青,战无不胜。他们拒绝读书人,他们不相信读书人的“之乎者也”在造反的时候有什么用处。当朝廷的大军从四面八方围剿过来的时候,除了“黑旗”转战他乡之外,其他四旗很快便作鸟兽散。

杨泰战死了。他那颗两鬓苍苍的头颅在被挑起来示众时,还怒目圆睁。

杨朋岭战死了。他被挑下马时,顺手把敌将也扯了下来,搏斗时,他紧紧咬住敌人的手指。清兵砍断了他的脖子,他的头还连在敌将的手上,不肯松口。

杨朋山单人独骑,退到了卫河大堤上,当清军追来时,他纵马跃入了卫河。

眼下,老梨树上飘扬的是最后一面绿旗。梨树下,是杨四姐和她最后的姐妹们。

经过一天一夜的厮杀,女兵们个个花容憔悴,秀发纷乱,衣服上、兵器上沾满了血污。

此时,树林外已经布满了清兵,刀剑叮咚,战马往来,被撞落的梨花纷纷飘下,洒满一地,随即便被践踏入荒草黄沙,似乎在预示着这些绿旗女兵的最后命运。

杨四姐怀抱着双刀,扫视着她的姐妹们。她数过好几遍,总共22名,就这些了。这些都是她的亲随,她的教中姐妹,她从小到大的伙伴。两年来,她们和她一起征战,鞍前马后,生死相随,看来今天也要死在一起了。

死,她一点都不在乎。她从小就跟着父兄信教,练武,从小就听父亲哥哥商量关于造反的 事,从小就知道造反就要豁上性命,豁上砍头,甚至豁上千刀万剐。但是,她不忍心让姐妹们跟她一起死。她们和她一样,还都是冰清玉洁的女儿之身,难道真的要跟着自己像这雪白的梨花一样,飘落在大沙河里么?

树林外响起了一个沙哑的吼声:“杨四姐!出来投降吧!你跑不了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1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