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最后的绿旗(3)  

2010-06-17 17:3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残酷的杀戮开始了。

女兵们遭受到了所有失败“反贼”们注定遭受的一切;更遭受了所有“女反贼”注定遭受的一切。

她们被拖入树林深处,那里随即响起了怒骂和哭号。当她们被再次拖出来的时候,个个赤身裸体,长发披散。细细的麻绳紧紧地勒绑着她们柔嫩的肌肤,曾经舞动刀矛杀人夺命的小手,此时无助的被反绑在后背上。

随后,22条小身子被捆住脚踝,倒吊在老梨树那低矮的枝桠上,洁白如树上的梨花。她们不再挣扎,就那么静静地悬垂着,等着即将到来的死亡。

一个彪形大汉拿起杨四姐的宝刀,用拇指试了试刀锋,便对准一截洁白纤细的小脖子平平的抡了出去,刀身在太阳下划出一道寒光闪闪的弧线,那颗长眉秀目的小脑袋便无声的掉了下来。鲜血从她那纤细的脖颈喷射出来,喷到地上,随即渗入了松软的黄沙。大汉不禁叫了声:“好刀!”

很快,女兵们就变成了无头女尸。死后的痉挛让那些美丽的身体在空中微微晃动着。她们的头颅被清兵纷纷抢去栓在马鞍上,明天,县城的城头上将挂起一列美丽的脑袋。

这是一场统治者和被统治者这一对天敌之间的仇杀,一百多年后被起了一个人人皆知的名字——“阶级斗争”。而这种斗争的终极手段就是杀戮。统治者高举着“奉天承运”的大旗,造反者则吹响“替天行道”的号角。在这场阶级大搏杀中,杀人者杀得“理直气壮”,被杀者死得“理所应当”。“胜者王侯败者贼”,是他们共同承认的游戏规则。

这是一场人与人之间的兽性杀戮。 在这种时刻,无论是平日的谦谦君子还是怯怯懦夫,胸腔里都会澎湃着虐杀的激情。他们不再是人,也不再把对手当成人。飞溅的血花刺激着他们的豪气,撕心裂肺的惨叫膨胀着他们的快感。在这一刻,没有什么正义与非正义,没有什么革命与反动,只有野兽之间的撕咬与吞噬。

这是一场男人对女人的虐杀。面对一群如花似玉、柔弱无助、可以任意折磨、凌辱、屠杀的女反贼,男人们潜藏在心底里的野性和变态之火登时熊熊燃烧。女贼们的婉转挣扎和凄楚哀号,让他们体会到从未有过的刺激。他们尽情的勒绑着那些纤细的手脚,捏弄着那些雪白的肌肤,砍下那些美丽的头颅。在这一刻,孔夫子煞费苦心编出来的仁义道德、礼义廉耻统统成为屁话。

杨四姐没有被杀。她被绑在一旁,亲眼看着自己的姐妹被侮辱,被宰杀。她知道,何瑞不会让自己就这样死去,他和自己有血海深仇,他会让自己受遍酷刑,然后再来个最凄惨的死法。面对这场杀戮,她没有太多的悲愤和惊恐。自起兵那天开始,她就有着这样的心理准备。既然造反,就要“豁出去”,就要豁上满门抄斩,千刀万剐。半年来,绿旗军兵败山倒,父死兄亡,她知道自己这一天也不远了。今天落入敌手,她竟然在心底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从现在开始,她作为首领,再不必为进退攻守操心,再不必为姐妹们的命运担忧,她只要做好准备,像英雄一样去上刑场就行了。

作为最后的胜利者何瑞,也正默默地看着这场屠杀。他那文弱秀气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自从哥哥何祥被杨四姐斩杀,他便投笔从戎了。他收拾起满屋子的经书和金榜题名的雄心壮志,决心效仿曾国藩等辈,以武力建功立业,博个封妻荫子。在腥风血雨里,他一直把中兴名将彭玉麟的一联奉为座右铭:“烈士肝肠名士胆,杀人手段救人心”。今天,他终于消灭了最后的绿旗,擒获了曾让他牵肠挂肚的杨四姐,一种大业终成之感溢满心头。面对这血腥的残杀,他从骨子里有些不忍,因为他毕竟是文人,怜香惜玉、吟风哦月是他的真性情。但他又不能不忍,既然是对付反贼,他就必须打点一副铁石心肠;既然这些弟兄跟自己出生入死,他就不能不让他们放纵一下。

这时,屠杀已经结束,他便下令回城了。他心中开始酝酿两件大事:一是如何写给朝廷的报捷奏章,二是怎样处置杨四姐。

  评论这张
 
阅读(63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