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何茵的故事  

2010-07-25 16:50: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贾鲁生的报告文学《阳光下的罪恶》,让许多人读得扼腕叹息。

那几年,正是我们可怜的农民兄弟刚刚靠种地发了点小财的时候,正是报纸电视和文艺作品都在欢呼农民富了的时候,而我们的农民兄弟却在发疯一样的贩卖、购买着女人。

那简直就是“贩卖黑奴”的现代版!

数以千计的姑娘以至少女,少妇以至中年母亲,被像傻子一样从四川、云南、贵州、发达省份甚至大城市骗到鲁西,像牲口一样卖给傻子、残疾、老光棍儿和小光棍儿,成为这些性压抑者的发泄工具。她们除了遭受性虐之外,企图逃跑者还会被捆绑、被吊打、被狗一样用铁链锁在家里。

在这里,我们以愚昧落后闻名的鲁西农民,一下子爆发出了惊人的“聪明”和“才智”,涌现出一大批“杰出”的“人贩子”

一个南京的女研究生,被一个连小学都没毕业的农村女孩卖给一个老头,你信吗?

河南一个公社书记的千金,模样“比刘晓庆都好看”的姑娘,被一个农妇卖给一个三十多岁的瘸子,你信吗?

然而,这一切都切切实实的发生过,就在我的周围。

直到数以千计的姐妹们受尽了凌辱和折磨,直到那哭喊和哀号“直上干云霄”了,我们的政府,我们的公安,才开始“打拐”,才开始解救。

现在,穿越二十多年的岁月烟云,我打开早已尘封的笔记本,翻看当年那些零散记录,心里充满羞愧。

我为自己的怯懦和软弱而羞愧,为我的乡亲们的人性缺失而羞愧,为当时的各级领导的麻木不仁、视若无睹而羞愧。

今天,在鲁西平原的村村寨寨,还经常能碰见操着南方口音的女人。她们都是那场灾难中的幸运儿,她们碰上了一个勉强可以接受的“买主”,便留了下来,而大多数的不幸女子,早已离开了这方伤心地。

当我决定把她们的故事讲出来的时候,一个少妇的清秀面容首先浮出记忆的水面,她就是何茵。如果网管大人能容忍这些不愉快往事的话,我今后将一一道来。

 

当那场“打拐”和“解救”运动开始后,我县公安局出现了空前绝后的“奇观”:那时候,公安局还没有现在的大楼,监狱也没有现在的规模,当数以百计的“人贩子”被抓来的时候,预审员不够用了,记录员不够用了,审讯室不够用了,看守所不够用了,连手铐都不够用了——一律改成捆绑了。

于是,县委紧急从各机关抽调干部前去“增援”——搞预审,整案卷,我便是其中之一。就在这时,我认识了何茵,她是我的犯人。

我们这一组共有三人,组长是一位从法院退休的老太太,另一位是刚刚上班的女孩,显然是单位领导派来充数的。

当我们赶到公安局,大院里已经到处都是人了。负责人把犯人推到我们面前时,我不禁愣了:这竟是一个小巧玲珑、眉目清秀的少妇!

  评论这张
 
阅读(88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