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还乡团到来之前(下)  

2010-09-29 08:41: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先生一生无儿,只有三个女儿,分别叫立春、立夏、立秋,农民们私下议论说:一听这名字就快败家了,从春到秋了,接着就是冬天了,还能有好?据说,生下立秋后,三先生气道:“哪怕生个儿子死了呢,也算有过儿子不是!”一年后老婆果然生了个儿子,连忙起名叫“四妮儿”,结果叫了没几天就死了。

      等到我记事的时候,立春已经出嫁了,立夏立秋还在村里干活。整天低眉顺目的,见人就连忙赔笑,说话总是细声细气的,像可怜的小媳妇。

      她们都很好看,脸儿又白又嫩,眼睛又大又亮,眉毛和眼睫毛又黑又长。故事发生的时候,立春20岁,立夏18岁,立秋16岁。

      那一夜,情况突然紧张起来。区里来人通知:所有干部做好撤退的准备,还乡团的家属,能带走带走,不能带走的就地处置。这时,天色已经快黑了,远处的枪炮声一阵阵传来,空气骤然紧张到了极点。干部和积极分子们跑来跑去,一些胆小怕事的贫下中农们则悄悄拴上房门,把分得的三先生家的地契和财务打点齐全,准备还乡团一回来,就赶忙献上去磕头认罪。

      农会长无家无口,光棍汉子一条,所以毫不担心。他带了几个民兵,一脚踹开分给三先生家的几间土房的门,闯了进去。这时侯,三先生的老婆已经病得爬不起来,躺在过去长工们睡的土炕上哼哼着,三个女孩瞪着惊恐的大眼看着这些人。

      农会长说:“听见了吧?国民党快过来了!可惜你们见不上了!只要他们一过卫河,就送你们上西天了!”说罢一挥手,喝道:“捆起来!”

      副会长小声说:“他老婆病成这样了,就三个姑娘家,还真捆呀?”会长骂道:“放屁!还乡团来了,抓住你闺女,看捆不捆?”

      副会长不言语了。他的闺女在村里有名的好看,现在正在家用锅灰向白脸上抹呢。

      三个女孩很快被紧紧捆了起来。

      几十年后,我开始翻出当年那段往事。我问副会长:“那三个女孩当年坏吗?”老人说:“那仨闺女好着呢!别看是小姐,见了街坊邻居不笑不说话,该叫啥叫啥。”我问:“那你们捆人家能下的了手?”他苦笑着说:“就那种形势,不捆行吗?再说了,我们只是绑起来,客气着呢。还乡团抓住女干部,那才叫狠呢!”

      当年的青抗先队长,因为从小一只眼,到老没娶过媳妇,所以一谈女人的话题,马上一副老不正经的嘴脸。我问他:“你捆的是谁?”他得意的说:“我捆的小立秋!姊妹仨属小立秋好看!我抓住她的小胳膊一拧,她就跪地上了,我的小麻绳还没用劲勒,她就叫唤开了 ,说:二哥!二哥!轻着点行不?嘿!那小手,又白又软和,让我给捆得一会儿就冰凉冰凉的了!”

      几个人都没文化,无法生动描写当时的场景。不过我能想象得出,三个女孩那乌黑的大眼睛里,一定充满了惊恐和绝望,就像被屠夫捆绑起来即将宰杀的小羊。而那三个女孩也真的差一点就被像小羊一样宰杀掉。因为,农会长命人抬来了铡刀,说临走时一定铡掉他们的头。

      但是,不知什么原因,新五军竟没过卫河,后来干脆兵败山倒,跑得没影了。

      后来,三先生灰溜溜的回到了家乡,老老实实的当起了“四类分子”,后来文革来了,他看大事不好,上吊了。他的三个美丽的女儿都远嫁到了外乡。我从来没见过她们,因为,我村已经没有了她们的娘家。

 

     

  评论这张
 
阅读(4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