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阿怜来信(1)  

2011-11-14 16:1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怜走了

         阿怜走了。她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文化站那舒适而又十分喜欢的工作,伤心地走了。

         我送她到车站。她提着简陋的行囊登上一辆长途大巴,站在踏板上,回头朝我挥挥手,大眼睛里漾起晶莹的泪水,但却笑着,说:“等我信吧!”

         汽车绝尘而去,消失在黄叶飘飞的林荫道里。气流卷起落叶和尘土,旋转着、翻腾着、追逐着,最后还是无奈的落向大地。

         我在路边伫立良久。在发出《阿怜日记》的那些日子里,我每天品读着这个苦命女孩,重温着她不幸的人生。我剖析着她,也剖析着自己。我们堂堂正正的交往着,留下了那么多感动和温馨。

         那天,阿怜突然来到我办公室,眼睛里笼罩着忧郁的雾气,刚刚叫了声“吴老师”,泪珠儿便顺着光润的脸颊滑落下来。“我辞职了!”她哑哑的说。

         我惊异的打量着她脸上那美丽的忧伤,问:“怎么了?出事了?”

         她说,这些天来,她经常被叫去陪酒,陪上级来的领导,陪前来投资的老板,说许多无聊庸俗的应酬话,看那些酒后原形毕露的男人们的丑态,她很烦,但是都忍了。

         她说,不断有领导人借口谈工作跑到她这来,说些不三不四的话,有时候还动手动脚,她很讨厌,但是也忍了。

         她流着泪说:“前几天,书记突然夜里打电话,说有要紧事跟我谈,让我马上去。等我赶到时,书记已经在文化站大门外等着了,满身酒气。开门进去后,书记回头就把大门锁上了。我心里一阵乱跳,但想到平时书记挺正经,挺严肃的个人,心想也许有什么需要保密的事?就放心的把他让进屋里。”

       “坐下后,他却只是闲聊,不谈正事儿,两只眼睛还不断地在我身上扫来扫去的,看得我直发毛。后来,他干脆不说话了,坐到电脑前就上了网。我站在他身后看着,只见他很熟练的搜索着,几下就打开了一个SM网站,翻出了一组照片:五花的、四马的、倒吊的、赤裸的,全是我!”

         “当时我感到心脏都停止跳动了!大脑一片空白!我只能木头人似的站在那里!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书记从椅子上回过头来,冷冰冰的问:这不是你么?说,怎么回事?”

           “我强行镇定着自己,说,那怎么可能啊?书记!长得像的人多着呢。”

           “他冷笑一声,指着一张照片,说:有人长得像我承认,但总不能连黑痣位置都一样吧?”

           “那是阿龙拍的一张照片,照片上,我反绑着手脚高吊在半空,头低垂着,左耳后那雪白的皮肤上,一颗小黑痣非常清楚。就是它,彻底出卖了我。”

            “我两腿发软,有气无力的辩解着:书记!真不是我呀!这种事我连见也没见过呀!”

            “不料书记却扑哧一声笑了,站起来摸着我的脸,说:看把你吓得!有点儿心理变态有什么稀罕?这样的人多着呢!”

             “他用脚踢开椅子,一把抱起我,进了卧室,扔到床上,接着骑坐在我身上。”

             “我挣扎着,哭着说:书记,你不能这样!我是被逼无奈才干的,根本不喜欢的!”

              “他冷笑着说,别装了!都成著名绳模了!不知道多少人捆过了,还装什么清纯少女?从第一次见面我就认出你来了!要不然,你以为文化站那么好进的?说着,他把我的双臂狠狠扭到身后,交叉着握住,掏出绳子就捆开了。”

              “我使劲挣扎着,他急了,一只手抓住我交叉的手腕,一只手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拉得向后仰着,恶声恶气地说:不听话,就凭这些照片,我能让派出所拘留你信不信?我能让你身败名裂信不信?”

               “我的身子一下子软了。这些,他轻而易举就能做到!在乡里,书记就是天,连副书记对他的话都不敢说半个不字,何况我这个最下层的柔弱女孩!再说了,我在大城市可以当绳模,因为心里总存着一份侥幸——没人认识我!可在家乡就不同了呀,我的父老乡亲,我的亲戚朋友,我的同学老师!那些照片一旦散布出去,我可就真的没法活了呀!”

                “我停止了挣扎。当时我穿着短袖连衣裙,任他玩弄我裸露的肌肤,勒绑着我的双臂和双腿。看来他是个老手,很熟练的把我绑成四马攒蹄。他坐在旁边,请轻轻地抚摸我紧绑着的手脚,温柔的喊着我的网名:阿怜!你绑起来的样子真漂亮!为什么不喜欢呢?经常陪陪我吧!我保证保密!我正想法弄个指标,给你转正呢!”

                “我相信。这些他都能做到。但是我付出的代价就是成为他包养的二奶!就是毫无条件的任他玩弄!我不干!”

                   “他又变着姿势把我捆绑了好一阵,才心满意足的走了。我没再哭,我打定了主意,离开这个地方。在这里,我将永远在他的手心里攥着,只要他不高兴,随时都能把我捏死!”

                   “隔了两天,他又来了。我装出最温顺的态度配合了他。他要绑,我就把手背在后面递给他,他要我扮待斩的女囚,我就尽力做出凄婉的表情,柔弱的跪在他的脚下,伸长脖子等死。我的勾引让他如痴如醉。他不停地赞颂我的美丽,重复对我的许诺。”

                “其实,这都是我计划的一部分。”

               “当他又一次来找我时,我预先藏好了摄像机。我故意轻轻抗拒着,让他撕扯我的衣服;我故意挣扎着,让他狠狠地把我的胳膊拧到背后。这些抗拒更刺激了他的欲火,他像疯子一样的把我按到床上,紧紧捆绑了个尽兴。他走后,我回放了视频,虽然画面凌乱不堪,但对他来说已经足以致命了。”

               “第二天,我去找他辞职。他铁青着脸看了我半天,说:想躲我是不是?你以为你走得了么?我说,对不起书记!昨天晚上的事我都录下来了,要不要看看?我把优盘递给他,用豁出去的口气说:书记,我知道您能把我弄个身败名裂,那随您的便!不过这些东西肯定就发到网上了,您爱人也能收到了!我听说快换届了,您是副县长的热门人选!您要愿意拿个副县长跟我这个贱女孩拼一拼,我也没法!”

                 “他把优盘插进电脑,打开看着,脑门上的的汗珠子很快冒了出来。他恨恨地说:好啊,跟我玩这一手!我说,您放心书记,只要您放我走,我保证躲得远远地,把这事忘掉!您想,您不惹我,我敢惹您吗?再说,我也不想身败名裂呀!”

                  “他抬头盯着我看,眼神复杂极了。突然,他笑起来,轻松地说:看你!这点事儿,值得动这么大心思吗?谁说不让你走啦?行,我放你走!不过,今天晚上给你送行总可以吧?“

                   “我答应了。坐上他的车,到了咱县最有名的旅游景点的五星级酒店里。我量他不敢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因为他官运正盛,肯定不会为我冒险自毁前程。”

                    “在包间里,我和他喝开了酒。几杯下肚,他开始诉苦。他说他从小就有这种爱好,但从来没机会实践,内心很苦很苦的。我说,你爱人不是咱县有名的美人吗?怎么不捆她?他苦笑着说:捆她?她不捆我就够便宜了!社会上人人都说我们俩般配,哪里知道内里的事儿?说到这里,他竟然掉下泪来。”

                “我一时竟有几分感动。在过去的那段日子里,我听过不少男人诉说这些难言之隐,对他们已经有了一些理解。再说,面前这个年轻的书记,相貌英俊,风度翩翩,在我们乡里政绩突出,老百姓口碑也很好,抛开对我的那些作为来论,还是一个很出色的男人。”

             “我忍不住安慰了他几句。他却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说:阿怜,今天让我最后捆你一次行么?我爽快的答应了他,说:行!今天我豁出去了,随你便!”

               “他拿出随身带来的绳子,把我翻来覆去捆绑了个够,然后就送我回家了。”

                 听了阿怜的讲述,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对这样的人,这样的事,我无法评判,因为连个评判的标准都没有。人性?道德?法律?以何为据都行,又似乎都不行。

               “事到如今,吴老师,我还能不走么?”阿怜幽幽的望着我。

                “你出去干什么呢?”我问,也只能这样问。

                她说:“去了再说吧!”她叹口气说,“安定下来后,我给你发邮件吧!”

                 几天后,我收到了她第一封信,接下来又收到许多封。

                于是就有了下面的这些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951)|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