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阿怜日记(1)  

2011-02-23 13:5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第一眼就认出了她。

           她轻轻地敲了门,我说请进,她小心的推开门,款款的向我走来。

           我一下子愣住了,不是因为她浑身散发出的清纯秀气,而是我认出了她——她是一个绳模,叫阿怜。我在网上经常看她的照片和视频。面前的她虽然没化妆,衣着朴素,网上的长发也变成了短发,但大眼睛里的那种忧郁之气却告诉我——这就是她。

           我不敢点破。我不敢告诉她我们在网上那个阴暗的角落里曾经相遇。

           她小心地坐在我让给她的椅子上,眼睛大胆的望着我,问是吴老师吧?我说是,你有事?

           她说,我写了点东西,请您指点指点。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一叠稿纸,双手递了过来。

           接稿子时,我下意识的扫了一眼那双手。不错,就是它们,白皙而柔美,修长但不失丰腴,被无数次捆绑成各种姿势。但我马上觉察到自己的卑鄙,把这点邪念狠狠的压了下去,接过了稿子。

           在我手下的业余作者群里,已经很久没人这样写稿子了。老式的方格纸,清秀的小字整齐的填在格子里。别人早就换成打印稿了,有的甚至面也不见,直接发进我的邮箱。

            按老习惯,我先不看稿子。我要先闹请作者的身世、家庭和经历,我要知道我的作者们是在写真情实感还是在胡编乱造。

            她说了一个村名,我知道。那是个偏远的小村,土地都是“瓦片碱”,很穷。她说父亲前几年没了,母亲有病,有个弟弟在上大学,她只好在家。她说她从小喜欢写作。

           我大致明白了。多年来,我的作者队伍里一直有“五多”:残疾人多,光棍汉多,老姑娘多,单亲家庭多,穷家孩子多。在别的梦想都那么遥远的时候,他们纷纷做起了文学梦。

           我开始读她的小说。文笔清丽,典型的女孩笔法,字里行间充满淡淡的哀愁。但思想肤浅,故事单薄,人物不典型。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听我说着,不时的点点头。我说,你应该敢于触及心灵中最痛的角落,应该写自己感受最深切的经历。“如果你能一边写一边落泪,那肯定是好作品了”我说。

           她不易觉察的苦笑了一下,说,我知道。

           后来,我下乡检查文化站,路过她的村子,就找到了她家。几间上世纪八十年代风格的红砖房,在高大的新房群里,显得那么寒酸而猥琐。见我来,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得又大又亮,但随即就不好意思起来,说,老师,你看我这家!

           到了屋里,我才知道这个家是多么贫寒。家具极其简陋,一台几乎绝迹的黑白电视机,大概就是她了解外部世界的唯一窗口了。我无法想象,这个美丽的女孩是怎样在这样的环境里苦熬着她的青春。更可怕的是:她的母亲偏瘫。

          在乡政府的招待宴上,我极力推荐让她到新建的文化站做管理人员,想让她可以照顾母亲,可以有千把元的收入,可以读书、上网、写作。乡长拐弯抹角的问长的怎么样,我说非常漂亮,乡长高兴的答应了。

          回去的路上,我去通知了她。本来落落大方的她一下子手足无措,只顾笑了。直到告别时才想起来说了句:谢谢老师。

          十几天后,她打来电话,说有些工作她不会,请我去“指导”,我便去了。

          站长是兼职,整天忙于招商引资,不来。宽阔的大院里,十几间活动室,只有她一个人。正是农忙时候,没什么活动,也不需要我指导什么。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她竟从外面饭店提来了几个菜,一瓶酒,说要感谢我。

          我说,我一个人喝什么酒?她低眉笑道,老师,我也会喝呢。

          她虽然小口小口喝着,但看得出有量。我们谈得很投机。她喝酒后的变化很特别,两腮越来越红,其他地方却越来越白,娇艳无比。

          她一遍遍向我敬酒,一遍遍向我感谢,终于,我忍了很久的一句话蹦了出来:其实,我早就认识你!

          她睁大眼睛笑望着我,说,不可能吧?我怎么没印象?

         我说:你是阿怜!我在网上经常看你!

          她一下子愣住了,呆呆的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变得遥远而陌生。

          我连忙摆出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和权威性的论述,来证明这种事一点都没什么,就像聋哑儿天生不会说话一样理所当然。我说你不用怕别人知道,你让我说我也不敢,别人知道了吴老师喜欢看这个,我也没法混了。

          她端起酒杯一下子就干了,眼泪汪汪的说:老师,其实我不是你说的那种人!真的!我真的不喜欢那种事!当时受的那种罪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不是说要写心中最痛的角落吗?这就是我最痛的角落!我一想起来就流泪!不过,这种事怎么写呀?

           我没想到是这样,我还以为她是那种“同好”呢。

            她转身进了卧室,拿了一个厚厚的本子出来,递给我说:老师,你看看吧!这就是我那段日子!

            带了她的日记回来,我看的一夜无眠。

             下面,就是她的日记,经她同意,摘要公布。当然,所有名字都是假的。

                      

  评论这张
 
阅读(227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