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阿怜日记(3)  

2011-02-25 16:1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8日 

          今天是刻骨铭心的一天!

           十八年来,我守身如玉,从不让追我的男孩子们摸一下手,今天完了!

           十八年来,我用我寒酸的衣服包裹着自己的身体,从不肯多暴露一点,今天完了!

           十八年来,我尽管再穷,尽管被人看不起,但从没人动过我一个指头,今也天完了!

           今天我“试镜”了,被“录取”了,当了“模特”了!这三个词儿曾像天上的彩虹一样美丽着我的梦,温暖着我过往的日记,今天一下子就像龙卷风,卷起我所有的美梦摔向地面,变得粉粉碎!

           我决定:回去后就把那些天真、无知、浅薄的梦话撕个稀巴烂!

            上午,我和小怪费了好大劲,才在一条小街上找到了那家“摄影艺术沙龙”。

           进门一看,和普通影楼没什么两样。一个漂亮的女孩迎上来,招呼我们。小怪一眼就认出她就是个模特,大大咧咧的凑上去,愣充熟人说:“是柔柔姐吧?我们是来应聘的!”那女孩开始一脸的惊奇,但马上亲热起来,把我们领进后面的接待室,冲着不知道什么地方大喊:“经理!来应聘的了!”

           等经理一进门,我着实吓了一跳:天哪!这哪像经理呀?简直就是杀猪的!大秃头,黑胖子,两条粗壮的胳膊上,长满黑黑的毛。嘴角上叼着一根烟,连说话也不拿下来,就在那儿一翘一翘的。我心里一阵发紧,暗想:我这嫩嫩的小胳膊要让他捆,还不像嫩黄瓜似的捆断了?让他捆起来,把我们当猪宰了怎么办?

            不料这“杀猪的”倒挺随和,说:什么经理?叫张哥吧!说着,这张哥便人贩子似的围着我们看了一圈,说:行!行!不错!随即便让我们坐。

            他坐在我们对面的沙发上,自己的烟正好冒进自己的眼睛里,熏得眯缝着。“二位姑娘愿意从事绳艺事业,知道绳艺是什么吗?绳艺就是捆绑的艺术!”他说,“女人的身体是上帝创造的最美的东西,而捆绑可以让这种美最好的展示出来!”他说,“所以,不论多少人不理解,我们都要说:捆绑女人,是一门高尚的艺术!”

           他一口一个艺术,让我的心里苦辣酸甜一起涌来,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从中学开始,老师们就开始说我有艺术天赋。唱歌、跳舞、演戏,样样我都是主角。那时候,我做着一个又一个艺术梦,想不到今天竟然沦落到来从事这样的“艺术”!

           小怪听得得意洋洋,厚着脸皮问:“张哥,那我们行吗?”那副心急的模样让我恨不得揍她。

           张哥说:“外形都不错!”他一指小怪:“你小巧玲珑,娇小可爱又很性感。”又指着我:“你身材完美,皮肤洁白光润,气质又好,潜力很大呀!”他吐掉烟头,马上又点着一支放到原处,说:“不过,还得试试才知道。”小怪问:“试什么呀?”张哥说:“先看上不上镜,还要看看你们身体的柔韧度和耐受力。这里可是真捆,不是舞台那种女烈士的捆法,松松拉拉的。刚一上绳就哭爹叫娘的,干不了这个!”他转过头吩咐柔柔:“喊婉儿化妆!准备试镜!”

            进了试镜的大厅,我的腿不禁发起抖来。过去在KB网站上看到的那些“刑具”,这里一应俱全。墙上、地上到处是蛇一样的麻绳,脚镣、手铐、木枷扔满了墙角。东墙边竖立着几根直通天花板的铁柱、木柱,看来是把女孩子绑在上面的地方;北墙边是一座高大的铁架,上面安装着滑轮,粗粗的、一端有铁钩的绳子从滑轮上垂下来,可以把我们高高的吊起来;南墙下是电视上常见的“老虎凳”,上面绕着绳子,摆着红砖;西墙下是一张粗糙的木案,像极了农村宰猪的肉案。

            天哪!我在心里叫着,这就是我的“艺术”殿堂了!

            陆陆续续进来几个人,让我的心里稍稍放松了。一个漂亮女孩,被一个男人绑得一动不能动,要想不出事,能信么?有一群人围着,绑就绑吧,至少是安全了。

            经过介绍,我认识了他们。摄影师华哥,文质彬彬,好像好像我的中学历史老师;化妆造型:婉儿,美到不行的一个女孩,我一看就像见到了亲人;幽幽:哪儿哪儿都圆咕噜的,不用猜性格肯定像我的小怪;灯光照明:大李小李哥俩,贼眉鼠眼,活脱脱两个匪兵甲乙。

            婉儿把我拉到化妆间,为我弄头发。她从镜子里望着我的脸,柔柔的说:“你好美!我都不敢化妆了!只加点腮红吧,免得灯光一打惨白惨白的。”我说:“都让人家捆起来了,脸能不惨白惨白的?”她说:“妹妹,听你的话好像不高兴?”我说:“犯人似的,还能高兴?”她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说:“那怎么干这个来了?”我叹口气说:“挣钱呗!”她拍着我的脸蛋儿说:“妹妹,我一见你就觉得特别亲,跟你说吧,这里的女孩,大部分是同好。如果没这爱好,这碗饭可是不好混啊!”她一手托起我的下巴,让我仰起脸来,一手分开我脸上的乱发,从镜子里端详着说:“不过,你如果能坚持下去,肯定能红,也能挣钱。你身材好,模样漂亮,皮肤特白,手也好看,这都是男人喜欢捆绑类型。特别是你脸上充满了忧伤哀怨之气,天生就是女犯人、女烈士的样子,肯定受欢迎。”我说:“婉儿姐,跟你说实话吧,到这儿来的时候,我就当自己已经死了!为了挣钱,随他们的便去了!”她说:“这就对了!妹妹,我教你一招:男人捆你的时候,你千万别想平等啊,人权啊那些!天下根本没那玩意儿!你就想是在万恶的旧社会,就想自己是一个不幸的女孩儿,落到坏蛋手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只能听天由命,任人家摆布!这样心里就平衡了!”

            听了她这些话,我猜想,她一定是个大学生。

            这时,外面又催了。婉儿转身去拿服装,说:“妹妹,你是现成的五四学生头,就给你来个五四女学生装吧。”

                                                                                                                                                (没空了,待续,等着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1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