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阿怜日记(13)再续  

2011-04-01 10:4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拉上厚厚的窗帘,屋里马上变得昏暗而朦胧。然后一盏灯亮了,像舞台上的追光灯一样,只照着我自己。

                他在黑暗中说:“在网上看到你的照片后,我就感到,你就是我要写的苦命女孩儿!我一定要见到你,让你激发我创作的灵感!我要为你设计最悲惨的命运,我要为你编织最凄美的情节!我要让所有的男人都燃起情欲和肉欲的火!我要让所有的女人都蠢蠢欲动,恨不得去经历你所经历的一切!”

                他说:“你感到好笑吗?姑娘?告诉你,美女,是所有作家创作灵感的最高效催化剂!没有美女,曹植能有《洛神》吗?没有美女,曹雪芹能有《红楼》吗?没有美女,贾平凹能有《废都》吗?不可能!没有女人就没有文学!”

               他绕着我走来走去,兴奋地说着,激动地抓耳挠腮:“在所有关于女人的题材中,有人写她们的艳美,有人写她们的娇美,有人写她们的柔美,有人写她们的冷美,我绝不!我自信抓住了最动人的东西:凄美!知道在世俗人群中为什么女犯最受人关注吗?为什么女烈最受人追捧吗?为什么处死女囚最引起轰动吗?为什么被害女尸最能成为舆论看点吗?这就是凄美的力量!”

“见过不用笔,不用电脑写作的作家吗?小姑娘?我就是!那些东西根本跟不上我灵感喷发的速度!我能出口成章!然后根据录音整理出来,绝对好作品!我要现在开始!”

                他打开架在屋角的摄像机,然后开始讲述。

                我承认,他的声音有点苍老,但是挺好听。

                “女孩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待着即将开始的折磨。恐惧像一条毒蛇紧紧缠绕着她,她感到心脏缩成一团,身子有点抖。她闭着眼睛,但泪水仍然顺着眼角流出来,流到了耳朵上。 她委屈、哀伤、绝望而无助的想:自己这自豪了许多年,爱惜了许多年,珍藏了许多年的女孩儿身体, 今天会成为一个男人的玩物!”

                “自从进入豆蔻年华以来,在漫长的冬夜里,在她那间冰冷的破屋子里,她曾经抚摸着滑腻如脂的身子,为自己的美丽幻想过无数结局——最好的,最坏的。她幻想过遇见白马王子,享受最深情的抚摸和热烈的拥抱;她幻想过遭遇色魔绑架,忍受折磨和强奸。但她无论如何也没想过——让一个男人每天把自己绑起来、吊起来!玩!更让她难受的是,她竟然心甘情愿!是她自己脱光了衣服,洗净了身子,乖乖的躺到了这张床上,等着那个男人!”

                 “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家!她想着,泪雨滂沱。妈妈早死了,父亲像一头瘦弱的老牛,拖着家庭这辆破车——上面是她和幼小的弟妹。就这样,命运却还是不肯饶恕他们,父亲得了尿毒症。她想救父亲,但孤立无援、求告无门、走投无路!当面对父亲痛苦呻吟的时候,她甚至想:如果谁能出手相救,她愿意以身相许,哪怕是做二奶!”

                    “就在这时候,那个男人出现了。他愿意先拿出钱来让父亲透析,并且愿意提供以后换肾那一笔巨款!”

                   “她感到绝处逢生!她以为英雄救美的故事真的发生了!她以为自己的白马王子真的来了!但是,当她听到那人的条件时,王子却变成了魔鬼!他要她陪他SM。他打开几个网站,她明白了SM是什么,一下子呆傻成了一座雕像。”

                      “她知道男人中有色狼,但不知道还有这种狼!她知道男人中有变态狂,但不知道会变态到这个样子!她坐在那里,脸色惨白,背上冒着冷汗,双腿在瑟瑟发抖。”

                    “但是,想到父亲,她一咬牙答应了。她伸出小手,哆哆嗦嗦的在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站在那里,两条手臂软软的垂下,等着男人来捆她。但那个男人只是拉起她的小手看了看,就给了钱,放她走了。”

                     “第三天,那人电话叫她了。她想,今天一定要捆她了,便急忙洗净了身子。即便是宰杀她,她也不愿意身上有一点污垢,要死的漂亮。可是,那人仍然没有捆绑她,只是把她带到一个古怪的房间,揽着她的肩膀,笑着告诉她,她的美丽的小身子将会绑在哪儿,吊在哪儿,在哪儿上老虎凳,在哪儿灌辣椒水。她听得双腿发软,几乎瘫在他怀里。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残忍,提前向受刑的人描述残酷的刑罚。她觉得,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把她按倒在地捆起来好受。”

                   “今天,折磨她所需的一切都准备好了,她按照他的命令,顺从的脱掉了衣服,躺在铺着黑色丝绒的床上了。过去在她的心里,捆绑,和一个美丽少女似乎远隔千里,大多数女孩恐怕终生都不会尝过绳索的滋味,现在一切都要降临在她身上了,她别无选择。”

                    讲到这里,作家停住了,长长出了一口气。

                   我不得不承认,我听得入了神。他讲得几乎就是我,因为贫穷,因为灾难,让自己玉雪一般的少女之身来与绳索为伴。在这布满了刑具的恐怖房间里,幽幽怨怨的躺着,等待蹂躏。没有绑架,没有胁迫,没有欺骗,是自己裸露出娇嫩的身体,是自己洗净了玉肤雪肌,甚至是自己主动向男人反背了纤纤素手,并紧了柔美玉足!怪谁呢?我心里忽然浮现出影视上常见的场景:面对凶残的敌人,美丽的女英雄高挺胸膛站出来,说:“我就是你们要抓的人!来吧!要杀杀我!”这情形,悲壮而又凄美。

                   这时,那作家不知从哪儿拿出了绳子。他终于要捆绑我了。

                 ( 明天再写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3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