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阿怜日记(8)续  

2011-03-12 09:1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家伙站在小怪头前,左手握住她细细的脖子,右手食指中指并在一起举起来一晃,说:“这好比是刀!”接着把“刀”对准小怪的颈窝一捅,说:“高手这一刀下去,正好到心脏,血很快就放干了。”他拍拍小怪半露着的白嫩的胸脯,说:“血放干净,肉皮儿就像这一样,雪白雪白的,好卖。”他说:“杀完后,要先把头割下来。”他在小怪的脖子上紧贴下巴的地方比划着:“要紧靠下巴割头,尽量让肉留在身子上,价钱不一样。”

            看着听着,我浑身发抖。我仿佛看到小怪那漂亮的小脑袋被割了下来,摆在桌子上,腮上还带着一对小酒窝。

             看到这么多摄像机对着他,这家伙似乎一下子有了上镜的感觉,更加来劲了。他抓住小怪纤细的脚踝,轻松的倒提起来,挂到架子上的铁钩上。小怪的短裙一下倒垂下来,露出了雪白滚圆的大腿。她没有叫,也没有挣扎,静静地头朝下吊着,等那人继续“屠宰”,由于倒吊,她的小脸越来越红,像桃花一样。

             那家伙在小怪身上比划着,说:“开膛就简单啦,一刀就行!要技术的是卸腿,要找准关节,不能乱砍!我公司老会计常说,我宰猪就像老辈子那个什么丁宰牛,就那个意思!”他捏弄着小怪紧绑着的纤细的脚腕儿说:“比如卸猪蹄儿,只要找准骨头缝,一刀就下来!”

             屋里鸦雀无声。他虽然讲得是宰猪,但我脑海里却全是宰人的画面。我仿佛看到小怪那雪白的小身体被切割的七零八落。

             这时,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叫起来:“对了!老子拿钱雇的女孩儿,老子自己玩才对!怎么让你们拍片子卖钱了?别拍了!该老子自己玩了!”

            他把小怪从架子上摘下来,不用案子,就放在自己两条腿上,换着花样捆绑起来。就像一头巨大的黑熊,抓着一只洁白的小山羊,在下口吃掉以前,尽情的玩弄着。

            在他的手下,小怪不时发出一声声惨叫。

            这时,小怪已经睡去了,一只伸在外面的小胳膊上,还留着深深的绳痕。对于我们来说,身上的绳痕已经是当然的了,就像农民手上的老茧。不过,这次的痕迹特别深,连绳子上的纹路都那么清晰。

            这还是个人么?他根本没把小怪当人,只当他花钱买来的猪羊。我深信,如果不是在众人面前,如果是在深山老林,他一定会把小怪真的杀掉,并且分成一块一块的。

             电视上经常报导杀人分尸的虐杀狂,我看他可能就是,只不过没有机会。

             不过,这人也有一个好处——他直爽、坦白,不冠冕堂皇、假装正经,捆就是捆,杀就是杀,不当成什么“艺术”!

              这种人的残暴令人恐怖,那种当艺术的人令人恶心。

          

  评论这张
 
阅读(9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