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那一缕遥远的惆怅  

2011-04-22 14:1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缕遥远的惆怅,始终缠绕在我沧桑的记忆中。

这些年来,人生的那些破事儿,让我活得沮丧而又憔悴。有时候,我天真的幻想忘掉一些人,忘掉一些事,忘掉一些不愿意再讲的故事,但马上就发现,那简直就是想在阳光下赶走自己的影子。那些青春的冲动,那些欲望的畸变,那些荒唐岁月里的冷酷和狂热,注定要折磨我到死。

我大概永远也忘不了和一个女孩儿之间发生的那些事了。

那是一个仇视美丽和爱情的年代。虽然我们的雄性荷尔蒙依旧顽强的分泌着,但却被告知:男人和女人都应该黑红的脸膛,粗大的手脚,高喊着口号,永远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但是,随着一个女孩的到来,几乎颠覆了我们受到的全部教育。

淑贤是本村人,但从小跟父母在大城市长大。后来,随着他父亲一次莫名其妙的倒霉,举家回到了村里。她的白嫩细腻,她的丰满圆润,她的风度气质顿时让小伙子们夜不成眠、想入非非。他们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什么明知是蛇变成的,白娘子照样迷倒了许仙。

我也不例外。在那些日子里,我寻找一切机会接近她,只是为了偷看她那疏淡而修长的双眉,她那洁白柔美的脖子,她那圆润的两腮上的桃花色的红晕。我找机会跟她一块儿上下工,以便跟在她后面,饱看她那扭动的腰肢和有弹性的步子;我借故帮她干活,以便欣赏那双白晰的小手做出的各种柔美的动作;我喜欢和她一起浇地,以便看到难得一见的那两条雪白浑圆的小腿和那玲珑优美的小脚。如果偶尔能碰触到她那软软的、滑滑的手,我的心跳便会加快,潜藏在身体深处的一种变态的野性便会蠢蠢欲动。,每当我的动作有些“明目张胆”的时候,淑贤也并不恼怒,只是抬起小手轻轻的打我一下或是拧我一下,脸上泛起更加鲜嫩的嫣红。这让我猜想她其实并不讨厌我。

那是一个崇拜英雄的年代,单纯的青年们每人都怀着英雄的梦想,我们都为自己没有生在战争年代而深深遗憾。然而,我却发现自己的英雄崇拜有些异样:我更崇拜女英雄,更崇拜那些被捕受刑、英勇就义的女烈士。高高吊在绞索上的卓娅,五花大绑躺在铡刀上的刘胡兰,裸体捆绑着游街的丁佑军,都让我热血涌动,辗转难眠。由于书上没有关于她们死的细节描写,我便胡编出详细的场景,写在我的日记里。我常常拷问自己的心:为什么会这样?但我找不到答案,现在网上关于虐恋的种种,在那个时代根本不可想象。我做梦也不会知道,世界上还有这种理论。

 更为怪异的是,在那些无眠之夜里,当我幻想女烈的时候, 她们每个人都是淑娴的相貌,淑娴的身体。其实我是为她演绎着一幕幕受刑、被杀的场面。我无法控制我的胡思乱想。 每当我沉迷于那种怪诞邪僻的梦魇中时,全身便充斥着兴奋和快感。

后来,在一本不知什么年代翻译的破破烂烂的外国心理医学书上,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病根”,知道了这种怪癖叫做“虐待狂”,同时也知道了与此并存的还有“受虐狂”。我暗自希望淑贤如果是,那该多么好。

 这种猜测并非没有根据。我门都爱看书,小说、电影中女主角被捆绑、折磨、残杀的描写是我们都感兴趣的话题,每一个女烈士都是我们的偶像。有一次,我弄到一本《山东省女烈士传》,那几十个被肆意折磨、残酷杀害的女孩子的故事,让我看的神魂颠倒。后来,我把书借给了淑娴,她反反复复,一直把书看破才还我。我问:“要是你,早就投降了吧?”她生气的说:“别看不起人!你怎么知道我不行?”

在日常生活里,每逢在树荫下休息时,她总爱靠在树上,把双手交叉着背在树后,好像反绑在树上一样。让我浮想联翩的。有一次,我和她骑了30里地的车子,到邻县去看豫剧《小二黑结婚》,其实心里要看的只是小芹和二黑幽会,被捆起来那一节。回来的路上,淑娴愤愤的说:“什么呀!一点都不像!小芹捆得那么松!绳子都快从身上掉下来了,还得用手抓着!”我问:“要是让你演怎么演?真捆起来?”她说:“ 捆就捆!有什么了不起?”我说:“那就当演员去呀,专门演女英雄,天天让人捆起来!” 她说:“早想当了!谁要呀?”

看来,她想当女英雄已经入迷了,只是不知道她是仰慕那种慷慨悲壮,还是喜欢那捆绑和虐待。

 

但是,我无法验证,也不敢问她。我把那本医学书的有关章节折起来,有关段落都画上了着重号,在她又来借书时给了她。

她一下子就翻到了那个地方,看了起来,慢慢的,脸上涌起了两朵红云,好看极了。我问:“好吗?”她合上书,红着脸说:“什么呀,乱七八糟的。”我伸手就去抢书,说:“不好,就别看了!”她拿书在我手上打了一下,说:“偏看!”夹起书走了。

几天后,她还不还书给我。我问她:“那书看了吗?”她笑着说:“没看!”我知道她看了,便问:“找到自己的病了吗?”她的脸儿又红了,说:“你才有病呢!”我说:“我什么病?”她瞟我一眼,说:“你自己知道!”

我很想接着问下去,但终于没敢。

       我们谁都想不到,很快,一场政治风暴的来临,真的让她体验到了当“女英雄”的滋味    

  评论这张
 
阅读(108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