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那一缕遥远的惆怅(再续)  

2011-04-27 10:15: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色恐怖”——那时就这么叫——笼罩着全县。到处都在抓人,到处都在游街,招待所里不断传出刑讯的惨叫,门口也不断贴出炮轰派头头的“认罪书”。

           我们的头头早就要抓淑娴了,但被我们保护下来,我们毕竟是一个家族,虽然她是个“异类”。

           我多次去做她的“思想工作”,但她对我的话却嗤之以鼻,高傲的说:“村里的好意我领了,但我不想当叛徒!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随便,我不怪你们!”送我出门的时候又笑着说:“你下次来,直接带绳子来就行!”一句话,说的我心动不已。

          在那几天里,我真正知道了人性的复杂。面对着心仪的女孩,我一会而是人,一会儿是鬼;一面讲着革命道理,一面偷看她的美色;表面上是告诉她不认罪的后果,实际上却在不厌其烦的描述捆绑拷打的细节,享受着施虐的乐趣。每当讲到这些的时候,淑娴的两腮就会变得嫣红。

          后来我想:如果她真有女烈情结的话,这样的描述会不会更加刺激她体验的欲望?会不会更加坚定她不认罪的决心?那答案简直是肯定的。

          那段日子里,淑娴经常独自跑到村外的树林里,靠在树上,双手反背在后面,好像在体验即将到来的捆绑。她又借走了那本《山东女英烈传》,送还时里面夹了一首诗,充满了“秋风渭水,壮士不归”的悲壮。她在最后一段写道:

                          我期待着

                          期待着皮鞭的呼啸,

                                      麻绳的勒绑,

                         期待着我这小小的身躯

                                 高高吊起在梁上!

                       这可是和平时期难得的考验哪

                                考验我的忠贞,我的坚强!

           我知道淑娴已经无可救药了,那必然的结果即将到来。我担心着那一天,但内心深处又急切地盼望着。

           我知道自己也已经无可救药了。

          接下来的一件事更加坚定了淑娴“自求速死”的决心。那一天,一辆卡车开进了我们村,车上押着几个“炮轰派”的学生头头,其中还有两个女孩。他们个个五花大绑,长途的颠簸让他们蓬头垢面,但却个个高傲的昂着头,一副宁死不屈的英雄气概。

         他们被弄下车,绑在路边的树上示众。

         村里的“革命群众”马上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特别是那两个女孩儿。其中一个我认识,身材挺拔,英气逼人,是他们的“副司令”。由于她特别有名,所以被捆得特别紧,领口的扣子已经绷开,露出一片雪白的胸脯。

         听着“革命群众”们那并不太“革命”的议论,看着男人们死盯着“女司令”的下流眼神,我不禁想起鲁迅先生说过的话:不论是革命前或是革命后,人们要看的还是“女犯”和“女尸”。

         这时,淑娴突然从人群里挤了出来,对着她的战友们大喊:“革命战友们!坚强起来!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定会胜利!”这声尖叫,让喧闹的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

          不料,那位女司令却并不感动。她瞪起晶亮的眼睛,冲着淑娴喝道:“叛徒!胆小鬼!滚开!”

          淑娴一下子呆住了,脸色变得煞白。她大概知道:在这些被抓捕、被游街的战友们眼里,她这个赫赫有名的宣传队长,至今还“逍遥法外”,不是叛徒又是什么?

         这个打击让淑娴悲愤欲绝。她悲壮的坚守着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她时刻准备着忍受最残酷的折磨!但却被自己的同志当做了叛徒!这可是当时人们心目中最可耻的字眼!

         我相信,为了洗刷这个不白之冤,如果让她死,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绑赴刑场,含笑受刑。

         几十年之后的今天,人们已经无法理解这些了。而在当时这一切绝非荒唐!

         几年后,卢新华的一篇《伤痕》让无数人为之唏嘘感叹。女主角那悲壮凄美的最后一跳,就真实的写出了一切!

         当天下午,我们正在文革小组——当时村里的权力机关——开会,门猛地开了,淑娴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闯了进来,把一条绳扔到我们面前,说:“求求你们,别护着我了行不行?把我绑起来送到县里去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0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