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那一缕遥远的惆怅(续四)  

2011-05-01 10:3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抓住她那已经交叉起来的双手,紧紧握住,那种柔若无骨的感觉,如同触电一样传遍我的全身。我想起法国一个刽子手的话,他说他曾经处死过一个最美丽的少妇,捆绑她时,“她的手臂滑得抓都抓不住”。现在我的感觉就是如此。这双手就软软的躺在我的手里,任我捏弄着,没有丝毫的反抗。我从镜子里望着她那坦然的脸儿,她却冲我嫣然一笑,说:“捆吧,今天随你的便!”

此时,我们的副指挥站在旁边,眼里冒 着火,恶狠狠的说:“磨蹭什么? 让我来!”

这不仅是政治上的仇恨, 也是一个丑陋女子对美女的嫉妒。在我们队伍里,她以“能打人”和“能挨打”著名。在我们失败的时候,她被对方抓去,吊在梁上,衣服被皮带抽烂而叫骂不止。我们胜利后,她的大耳光能扇得男俘虏脸上发青。现在,她的矮胖黑粗,让淑贤比的更加不堪入目。淑娴落在她手里,那后果肯定很惨。 

 她夺过绳子,搭在淑贤那白皙的后颈上,又从腋下掏回来。淑贤则像跳芭蕾一样优美的抬起双臂,让她把绳子在她那圆乎乎的上臂上紧紧捆上 ,然后又把双手交叉着背好,让她绑住她的手腕。她是那么柔顺的配合着,还不时嘲笑的说:“紧着点儿!对阶级敌人可别手下留情!”

这明显的讽刺,让女指挥已经完全没法控制自己,她先横着勒紧她的手腕,又在两手之间捆上一道,最后把剩余的绳子穿过淑贤后颈上的绳套, 用力一拉, 淑贤身上的绳子立即收紧了。从镜子里可以看到:由于反绑,她的胸膛 挺得更高,上衣的领口敞开的更大,几乎露出了雪白的乳沟。丰腴的上臂,绳子已经深深地勒进了肌肤。

多少年来,不管后人对淑娴的行为看得多么匪夷所思,但我却始终不认为有什么荒唐。政治人物 把立场和信仰塞给了她,并且让她看得重于生命,这能怪她么?她从女烈那里学到了忠诚和坚贞,并且随时准备付诸实行,这能怪她么?在面对折磨的时候,她认为自己就是刘胡兰、丁佑军,她认为自己就是为崇高理想而受苦,而赴死。几十年后,那些理想沦丧、信仰崩塌,贪欲膨胀的人们,有什么资格嘲笑她呢?

 副指挥 一声令下,淑贤就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一路上,淑娴那两条洁白浑圆的小腿迈着富有弹性的步子袅袅婷婷的走着,交叉绑住的双手,外面的一只软软垂着,修长的手指自然的微弯着,随着脚步轻轻摆动,显得那么柔美;里面的一只则松松的半握成白白的小拳头。洁白的手臂被紧勒着,横折着,就像洗净的鲜嫩的藕瓜。没人的时候,她微微低了头走着,乌黑的短辫在雪白的后颈上飘来荡去;一旦遇到人,她就立刻昂首挺胸起来,像走向刑场慷慨就义的女英烈。

我们的副指挥本来推着自行车跟着我们,可能突然发现,自己无疑是在当美丽女犯的“陪衬人”,便说:“前面这个村子是他们的黑窝,我们要在这里打打她的气焰!我先去安排一下!”说着,跳上车子走了 。

只剩我们两个以后, 淑贤忽然开了口:“ 这样押着我,心里很得意吧?”我说:“ 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她轻轻笑了一声, 说:“ 两样都听。”我说:“ 假话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终于取得了伟大胜利,我心里充满了胜利的喜悦!”淑贤说:“真话呢?”我说:“ 真话你知道。” 淑贤 轻声说:“ 不知道。”

在 村头上, 淑贤让我帮她擦汗,她不愿意让自己以不光鲜的形象面对自己的战友和群众。因为,她这个宣传队长,曾是她们这一派的骄傲,是所有人心中的偶像和女神。

我连忙掏出手绢,慢慢的、细细的擦着她那牙雕一样光洁白皙的额头、鼻子和下巴以及白嫩无比的耳前区,擦着她那桃花色的丰满的双腮。我伸出手指,轻轻抹着她那修长的双眉,又为她理好刘海和垂在耳前的两绺黑发。 她闭着眼睛任我所为,只在我忍不住轻抚她那诱人的脸蛋儿时,她那长长的睫毛才微微颤动起来。

接下来,她微微昂起头,让我擦她那白皙而丰腴的脖子,还有那白得让人不敢正视的一角酥胸,这不禁让我的心一阵急跳。为防失态,我急忙转到她身后,握住她的双手,为她擦着两条粉嫩的手臂,边擦边忍不住说:“你这是何苦? 你真的不怕?”她挺了一下胸脯说:“怕,还敢让你们这样捆绑?”说着,昂首挺胸的向村里走去。

 

村里,在满街围观的人们面前,淑贤微笑着有模有样的走着,让人们尽情欣赏她的美丽和 英勇 。因为,这是一个她的战友特别多的村子,她要尽情表现她的坚贞不屈。

但是,我遗憾的发现, 男人们的目光只是从她那秀美恬静的脸上滑向白皙优雅的脖子,又定在那一角雪白的胸脯上,她走过去之后,他们又追着看她那被紧绑住的白腴的双臂和双手。

 在自以为洞悉了人性之后我常常在沉思默想的时候苦笑起来。自古以来,多少圣贤、哲人、帝王、领袖,都在企图改变人的本性,想把人装进他们制定好的模具进行“翻塑”,以便让天下完美无缺,没有异类。但他们都最终落了个垂头丧气。人们依然千奇百怪、五花八门,把他们的模具撑破的七零八落。即便在最革命、最极左的年代,当一个美丽的“女反革命”五花大绑游街示众的时候,我真不知道在围观的人群中,激起的到底是“革命”的义愤还是“不革命”的色欲。当时的自己,虽然也充满了“革命英雄主义”的豪情,但在捆绑美女时的那份冲动,不就是最好的注脚么?

  评论这张
 
阅读(9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