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清明节祭“白素”  

2011-04-05 11:16: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节。

          一大早,便去祭扫父母的陵墓。坟在一片果园里,此时,杏花已尽,残瓣如雪一般撒满了坟茔。焚纸的青烟,袅袅溶入清晨的雾气。

          果园外的土路上,一辆三轮车慢慢骑来,骑车人弯腰驼背,吃力的蹬着,那模样好熟悉。

          果然是他。我教学时的同事、邻村人“白老师”——我曾经写过的“白素”的父亲。

          “清明了,我总要给二妮儿烧张纸吧?”他老泪纵横的说,“婆家又没人管!”

         他说的“二妮儿”就是白素,那个受尽精神病丈夫的折磨,最后被残杀的美丽女孩。

         我决定陪着他去,看看我的可怜的学生。

         一座小小的坟包,孤零零的藏在河沿上一片杂树林里。天尚冷,春草未绿,坟上盖满了往岁的枯枝败茎,苍凉凄切。

         当日白素被杀后,婆家要拉走掩埋,娘家坚决不肯。于是,美丽的女孩便埋进了这座“孤女坟”。

         纸钱点燃之后,老父亲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叫着“我可怜的儿啊!”让我肝肠寸断。

         白素是我教初中时的学生。因为他父亲的关系,她不喊我老师,叫叔叔。我永远忘不了她那可爱的小模样。

         后来,她也当了教师,在邻村教学,和我妹妹同事。妹妹经常说起她,说她命苦,可怜。妹妹两次见她被绑在外面一整夜。一次绑在小树上,一次绑在旗杆上。上面是“五星红旗迎风飘扬”,下面绑着她雪白的小身子,等妹妹为她松开绳子之后,她已经不会走了。她白天微笑着面对学生,晚上被她那精神病丈夫折磨,大家都知道。劝她离婚,她不肯。

         发现白素被杀那天,妹妹也在现场。她说:“浑身雪白雪白的,一点血色也没了,跟个石膏人儿似的。也不知道杀了多长时间了,身子都硬了,捆在后面的小胳膊都拿不到前面来了。家属要给穿衣服,警察不许,把个小身子搬来弄去的照相、研究,后来又开了膛,说要看看肚里有没有麻醉药什么的。”

        白素死后,她疯子丈夫进了精神病院。几乎所有的女老师都吓病了,学校放假好几天,后来就合并到别的学校去了。

        当时,这件事对我的震撼真是刻骨铭心。随着大量细节的逐渐透露,在我心里便有了一个凄美的故事。我把她写在日记里,深藏在箱底。等到学会了上网,便有了《白素》。

         虽然姓名改掉了,日记也是我编的,但故事却是血淋淋的真实——也许还远不如真实更凄惨。因为在她丈夫犯病的两年多里,没人知道她到底受了多少次、什么样的折磨。

        小小孤坟前,青烟袅袅,火冷灰寒。我拉起白素的老父亲,慢慢离开。

         一阵风吹来了,带着清明节特有的悲凉。杂树林飒飒作响,回头看时,纸灰正悠悠飘起,翻飞如黑蝴蝶。

       我不知道:这片小树林里,是否还游走着姑娘的一缕芳魂?

        

  评论这张
 
阅读(9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