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阿怜日记(14)  

2011-04-08 16:2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好心做了一件大大的坏事。

           下午,我请假去给家里打钱。办完后,我决定轻轻松松逛一次街。

            我穿着那个神秘客人送的衣服,高挺着胸膛走在街上,让男人们纷纷回头。我一边有模有样的走着,一边在想:钱,真是好东西。像我现在这样一身名牌的走在大街上,谁会知道你的钱哪来的?谁会知道这个小美女全靠让男人捆起来、吊起来挣钱?谁会知道我名牌服装包着的身体上,布满了绳捆索绑的伤痕?

            我暗暗下了决心,只要捆不残,捆不死,我就要干下去。仗着自己雪白的皮肉,优美的身材,漂亮的手脚,让男人们猛掏腰包。让妈妈晚年享福,让弟弟有个好前途,让自己过上富姐的日子。

            正走着,一辆三轮车停在了面前,骑车人跳下来,叫了声:姐!我一看,竟然是那个挺像我弟弟的男孩儿。

            他满头是汗,脸儿红扑扑的,大眼睛里满是惊喜,破烂的三轮车上,拉着几大包东西。

            我奇怪的问:“你这是干什么?”他说:“给人家送货呢!往货运站!”

            原来他在勤工俭学,和我弟弟一样。别看有喜欢捆绑女孩儿的怪癖,但毕竟是老实孩子,体谅家里的难处。说实话,自从见过面,我就一直没忘这个漂亮的大男孩儿,每想起他,心里总是暖暖的。

           “姐,你怎么到这来了?”他问。我说:“逛街呀!不知道女孩儿喜欢逛街么?”

             他说:“到我家坐坐吧,就在附近。”不等我问他有什么“家”,他已经蹬起了车子,回头说:“等我一会儿,马上回来!”说着便飞也似地走了。

             他很快就汗流浃背的回来了,带着我走进小胡同,七拐八拐的到了一片棚户区的一间小屋前。路上,他告诉我:他因为晚上做家教,怕妨碍同学,就出来租房了。

             一进他的房门,我就愣住了。墙上挂着好多素描,画的竟然都是我,而且那么惟妙惟肖!我不禁有些感动,这个傻孩子!不知花了多少夜晚,对着桌上那台早已过时的台式电脑,一笔一划的描绘着一个女孩儿,他,难道爱上我了?

             我故作平静的问:“你是学美术的?”他说:“是啊!”我说:“那可费钱!颜色、纸、笔呀什么的,都要买。”他笑着说:“还行,我有奖学金,再打打工,够了。”我关心的问:“你白天给人送货,晚上做家教,受得了吗?”他说:“早上还帮人卖早点呢!”

             我吃了一惊。这么一个腼腼腆腆的大男孩儿,为了贫穷,竟然是这样上大学的!

             我心动了,拿出当姐姐的口气说:“干吗这么拼命?没钱吃饭还是没钱买衣服?”他的脸一下子红了,低着头哼哼叽叽的说:“都不是。我是想赶快攒些钱,去俱乐部找你......”

             我一下子不知说什么好了,心里又是感动又是生气。我把包向床上一摔,冲他嚷起来:“你算什么人哪?整天想着这个!行!今天我让你捆!免费!”说着,我几下脱掉了外衣,背对他站好,把手一背,说:“捆吧!随你便,我管够!”

             他完全傻掉了,呆呆地看着我,不知是真是假。我催着他:“怎么不捆哪?你拼了命的挣钱,不就为捆我吗?给!捆吧!”

             他疑疑惑惑的问:“姐,你真让我捆?”

             我说:“姐姐能白当么?为了挽救你这个变态弟弟,当姐姐的什么豁不上?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姐姐今天就让你随便捆,随便吊,直到你满足为止!” 他迫不及待的说:“答应答应!你说吧!”我说:“今天我让你随心所欲,让你过瘾,可事后你不能再想这种事,好好上你的学,画你的画行吗?”他想也不想就说:“行行行!”

             他从床下拿出了几条粗糙的麻绳,不好意思的说:“姐,对不起!我没有你们那种专业绳子,只有这个。你要受委屈了!”

              我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想到我的感受,心里热乎乎的,就说:“没关系,只要你高兴,别说麻绳,铁丝捆都行!你就别管我了!”

              他开始捆绑我。大概是第一次捆绑真实的女孩儿,他的手抖得厉害。

              他捆得很温柔,这和别的男人大不一样。每勒紧一道绳子,他都会问:“姐,这么紧行吗?”虽然麻绳捆绑很不舒服,但我也总是回答他:“没事儿!你随便!”

              他捆的很唯美,就像在画画。他把我的双手端端正正交叉在背上,认真的捆起来,又反复调整着每根手指的弯度。他说要把我的手捆出最美的姿势。他把我的腿捆绑了三道,每道都只有两圈绳子。他说我修长浑圆的双腿绑起来最好看。

             他捆的也很紧,麻绳深深地陷进肉里。他说我这丰满圆润的手臂和双腿最适合捆绑,绳子勒进肉里才能显出肉感。他说褐色的麻绳和雪白的皮肤形成的对比让他心动。

              他用了好多绘画上的名词来赞美我的身体,让我听得美滋滋的。我发现,自愿让一个喜欢的男孩儿捆绑起来的感觉真的大不一样。

             绑好后,他让我跪好,解开我的马尾辫又扎在头顶,像舞台上的“甩发”。他让我低了头,伸长脖子,我感到自己一下子变成了刑场上等着砍头的女犯。

             他让我别动,自己拿出画板,对着我画起来。

             我不想让他拖延时间,我想让他心里的邪火在我身上尽快泻完,好改邪归正。我做好了最坏的准备,豁上被捆绑个死去活来。

             他却画起画来了,莫非把我当成了模特?

             我催促他:“怎么了?平时胡思乱想,现在用起功来了?好不容易给你个机会,就这么轻易放过我?”

             他不说话,紧紧抿着嘴,粗粗的喘着气。

             我又逗他:“不把我吊起来玩儿?别人都说我吊起来挺好看呢。”

             他一下子丢掉画板,扑上来抱住我,在脖子上乱吻起来。

             我吓坏了。知道刚才的挑逗犯了大错。万一他的控制力一下子崩溃,一个绳捆索绑的女孩还不是任他摆布?

             我一边挣扎一边叫:“干什么?再这样我喊人了!”

             他的脸埋在我的胸前,说:“姐!我爱你!嫁给我吧!行吗?”

             我愣了,心里一阵甜蜜。这是我第一次听人说爱我,而且是这样一个让人喜欢的男孩儿。但是,我很快冷静下来:他恐怕只是喜欢捆绑我的身体吧?这是爱吗?而且,做了他的妻子,我岂不是要天天忍受他的捆绑?我不愿意过这样的日子。

             我绑着双手,无法推开他,只好扭动着身子,说:“不行不行!我不喜欢捆绑。我把小怪介绍给你吧,她爱这个,保证天天叫你捆着玩儿!”

             他说:“不!我就爱你!”接着把我抱得更紧。

             我真后悔今天做了这个荒谬的决定,送上门让他捆绑起来。我不敢断然拒绝,怕刺激他做出更过激的举动。我尽量温柔的说:“弟弟,你见过捆着女孩求婚的么?那不成逼婚了?这么大的事,你总得放开人家,让人家考虑考虑吧?”

             他紧抱着我,手在背后玩着我反绑的双手,说:“不!你现在是最美的时候,我就要在女孩儿最美的时候对她说我爱她!”

             我担心他快疯了,一个小阴谋在心形成了。我笑着说:“就算是可以绑着求婚,也要男生跪着吧?现在让人家跪着,到底谁求谁呀?”

              我的笑让他放松了警惕,他放开我说:“姐,只要你答应,让我怎么求都可以!”

              我说:“放开我,要怕我跑的话,可以把我绑在那根柱子上,你跪下求我,姐才考虑呢!再说了,咱俩认识时,我不就是在树上绑着吗?”

              也许是欲火烧昏了头脑,也许是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回到了他眼前,他真的给我松了绑。

              我抓起那些绳子就扔进了床下角落里,急急忙忙穿衣服,我要赶快离开这个快疯的孩子。

              他冲过来夺我的衣服,我瞪起眼大喝一声:“你要敢强迫我,就别叫我姐!我以后永远不理你了!”

              他腼腆的本性被我吓醒了,呆呆的站住了。

              我慌忙的穿上衣服,碰翻了身后的画架,一块本来蒙着布的画板掉了下来。我一看,顿时傻了。

              那是一张油画,画的是《窦娥之死》。

              天空黑云低垂,飘着鹅毛大雪,背景一片昏暗。在灰蒙蒙的画面中央,是已被斩首的窦娥。她赤裸着洁白柔润如羊脂般的上身,一双玉臂被紧紧反绑着,两只玲珑柔美的素手高高勒绑在背上。她似乎刚刚被砍下了头,躯体还跪着没有倒下,半段纤细洁白的玉颈上还滴着血。旁边的旗杆上,一条白练随风飘起,上面喷溅着鲜红的血。

              但是,最令人震撼的还不是这些。窦娥的身前站着一位刽子手,长满黑毛的大手里,提着窦娥被砍下的脑袋,那相貌竟然是我!她虽然身首异处,可美丽的大眼睛还半睁着,里面还残留着最后的怨恨和哀伤。长长的秀美微微皱起,眉梢凝聚着无限幽怨,小嘴微微张开,好像在喊最后一声冤枉!

              我呆呆的看着那张画,心在震颤。我承认,他夸张了我的美丽,但却抓住了我的神情。回忆第一次被人捆绑起来时,我不就是这样么?悲伤、屈辱、绝望、无助的我,不就是窦娥吗?走到这一步,我的人虽然没死,心不是死了吗?现在胸膛里跳动的这颗只知道挣钱的心,还是我当年那颗善良纯洁的少女之心吗?

              看了这幅画,我一句话也说不出。

              他深情的看住我,低声说:“姐,知道我为什么爱你吗?你是我心中的凄美女神!”

              我垂下眼皮不敢看他,低声说:“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197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