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从一个村看村级政权的变迁  

2011-05-24 11:0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来无事的时候,我常常像社会学家或人类学家似的思考我们村的人和事,越想越不明白,越不明白越有意思。

           我家所在的村子不大,500来人,经济发展中等,一个大姓,五六个小姓。

           从 历史上起,我村就根据血缘远近分东头、西头、中间三大家族。

          不知是因为遗传、文化传统还是因为风水问题,这三大家族的人品、性格和家风全然不同。

          西头:家族凝聚力、认同感极差,内部常打得不可开交。不孝、不和睦、不友善、互相算计者很多。上世纪五十年代,家族的“老祖奶奶”还在,年过百岁,下面已有六世孙,但她却无人抚养,极惨。不重读书,读书者也大多学习不好,不成气候。由于他们的榜样作用,就更加不重上学了。

         中间:女孩多美女,聪明,男人则出了多个疯子、弱智,其余也大多鲁莽、执拗、横、愣之辈。更加不喜读书。

        东头:家族团结,忠厚善良,读书上进,而且智力出众者甚多。几十年来,村里出现的各级党政干部、军官、科技人员、企业家以及研究生、博士之类,几乎全在这个家族。

        再说说村里的政权:

         解放前,我村的两家地主全在西头,所以政权也在西头。西头的穷人很多都跟地主看家护院,当民团团丁,在村公所当差,横行一时。中间和东头则只有受欺负的份儿。

         解放后,政权立即归东头掌握,当家当得忠心耿耿,一心一意。其中一位当党支部书记20余年,把自家当成了全村最穷的户。

        文革中,西头一位漂流在外以说评书为业的人,回家宣布“夺权”,张贴的“夺权声明”上把“大权”公然写成“大杈”。然而,这“大杈”虽然夺了,但群众却无一人听令,几天后,自己也觉无趣,偷偷把“大杈”送回东头。

        改革开放后,东头人那种传统的“执行上级政策不错分毫”的做法彻底无用。收提成、催公粮、搞计划生育、按上级命令种这个、栽那个,无一不要来硬的,统统靠抓、打、抄家等手段。面对此情此景,东头人自动让贤,中间一家异军突起,掌了大权,并且干得很得领导心。因为这个家族的男人那种又愣又横的性格,说骂就骂,说打就打,村中无人敢当。

        “禅让”后,东头的人迅速适应了大势,不再留意一个小小破村的那点芝麻大的权力,纷纷在更广阔的外部世界干出了名堂。虽然在村里没了权,但依然是村里第一望族,连中间那批愣小子也高看三分。

         后来,中间家族靠“打”掌权的好汉们终于打出了乱子。支部书记把西头的一家打伤,偏偏那人的女婿在公安局,结果被开除党籍,判一缓二。

         此时,恰逢村委会开始民选。东头家族在村里务农的只剩三五个最没本事的男人,不敢想。中间一族威信扫地,无人选。西头一族人丁兴旺,轻轻松松拿到了政权,并且执掌到今天。

         写到这里,我不禁对屏凝思:若从家乡发展来看,东头人掌权是最好不过了。他们文化素质高,思路开阔,办事认真,更主要的是人性好。但是,他们已经看中了更大的舞台,谁还会回到这小村里来施展才华?

        中间一族注定不会再风光了。时代毕竟进步了,法制毕竟开始健全了,各级领导对他们也该“卸磨杀驴”了。 

        西头的人虽然不如人意,但已经没人了,不让他们干又让谁干呢?

        这是我们村子的无奈,也是很多村子的无奈。毕竟“大学生村官”才刚刚探索,行不行还大大不一定。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