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碧血蓝旗(9)  

2011-05-30 11:25: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飞龙带人进了季家大院,不禁皱起了两道剑眉。血泊中横躺着四具无头的尸体,各房门户大开,一片狼藉。

一个兵丁前来报告:“沙豹子让我禀报元帅:他为报全家之仇,先开杀戒,还请元帅见谅。季家财物,他只取三分之一,剩下的归元帅所有了。今后有何战事,请元帅尽管下令。”程飞龙无奈,也只好由他去了,心中暗悔未听蓝静儿的劝告。

蓝静儿见了眼前情景,心中涌起了一阵不祥的预感:他们的天军,他们的曾大帅,不就是这么败的么?

 当年曾大帅兵至鲁西,大军一下子有了五万人之众。然而,那些打上了天军旗号的土匪大盗、囚犯饥民,有的为了报私仇大开杀戒,四面树敌;有的为了饱私囊大肆劫掠,失了民心。击鼓不进,鸣金不退,调动不听,军令不行,终至一败涂地,遗恨千古。难道蓝旗军又要重蹈覆辙么?

程飞龙似乎也想到了这一层。他派程飞凤和蓝静儿去街上约束士兵,并嘱咐务必捉拿季芳春。

蓝静儿心事重重的来到大街,自己也说不准到底是希望碰上季芳春还是别碰上。

她骑着自己的大青马,顺着北门大街慢慢走着,眼睛搜索着被蓝旗军捉住的团丁,希望其中不要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正在这时,一个士兵急匆匆向她跑来,报告道:“蓝姑娘!季家三少爷出北门跑了!”

蓝静儿听了,立刻一抖马缰,追了下去。

出北门便是通县城的大路,他们的绿旗兄弟正在攻打。季方春如果直奔那里简直是自投罗网。

远远地看见一人一骑正在飞奔,蓝静儿策马追了上去,渐渐的可以看出那就是季方春了。她看见,季方春并没有奔县城而去,而是拐下大路,跑进了他家那片树林。

蓝静儿稍稍放下心来,她能猜到他会躲到哪儿去,她能找到他。

蓝静儿让大青马放慢了脚步,悄悄来到了她永生难忘的那座林中小院。院里寂静无声,屋门上挂着锁,奶娘和她的女儿不知逃到哪儿去了。大树上,拴着一头衰老羸瘦的黑骡,正在啃着地上的青草。

蓝静儿把大青马拴了,径直朝那片荷塘走去。

荷塘还是那座荷塘,只不过夹岸的杨柳更加茂盛,长长的柳丝已经拂着水面。圆圆的荷叶几乎遮满了碧水,几朵红莲开得正艳,空气里充满幽幽的清香。

蓝静儿站在荷塘边,血腥和厮杀暂时远离她而去,和季方春在一起的那些日子一幕幕重上心头了。她一下子明白了,她苦苦追来是想告诉他:他家人的惨死不是她的错,她不想和他成为敌人。

正在她站在荷塘边发呆的时候,一把明晃晃的钢刀无声的放在她那柔细的脖子上。他来了。

蓝静儿并不惊慌,她甚至没有想去拔剑。她知道季方春不会杀她,如果想,她早已人头落地了。她从容的转过身来,面对着她在心里藏了六年的这个人。

她发现:当年那个清秀、温存、儒雅、单纯的大男孩已经彻底变了。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被怒火燃烧着的男人,俊朗的脸上充满了杀气,眼睛里喷射着仇恨的火焰。

他们就这样对视着。他的钢刀虽然没离开她的脖子,但拿刀的手却在微微颤抖。

蓝静儿说:“杀吧!”她挺直了洁白的脖子,闭上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