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碧血蓝旗(1)  

2011-05-07 17:1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骇人听闻的拼杀刚刚结束,空气中,飘荡着 令人窒息的血腥。

          在冠县通往莘县的官道上、路沟里、两旁的原野里,一洼一洼的鲜血尚未渗入泥土,浸泡着主人的尸体。这些尸体已经没有了头颅,斩断的颈项上,身上的刀口和枪洞里,血还在慢慢滴落。乌鸦们来了,在尸体上空盘旋着,不时发出一声瘆人的怪叫,像哭又像笑。三两只饿狗先是探头探脑的慢慢靠近,接着便成了疯狗,扑上来舔舐未干的人血。

          这是大清咸丰六年的一个夏日。

          横扫了大清江南半壁的太平天国 洪天王,刚刚在南京坐下了屁股,便做出了一个让后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决定:挥师北伐,直捣龙庭,让腐朽不堪的清王朝顷刻崩塌。然而,当那支百战铁军势如破竹一般的破到天津,便精疲力尽,陷入重围,让洪天王不得不派出援军,再次北上了。

          当夏官正丞相曾立昌率领他的7000天国老兄弟在镇江誓师的时候,他万万不会想到,此去竟然是一条秋风易水般的不归之路!一路上,他兵锋所指,清妖披靡,大军过处,万众来投!多少次他横刀立马,面对抖抖索索的城寨仰天大笑,号炮响处,那城门便豁然洞开!待到兵至鲁西,他的7000人马已成6万之众。饥民盗匪,囚犯乞儿,一股脑儿成了”天兵”!这种庞杂臃肿、尾大不掉、鱼龙混杂、军令难行,最终合奏出一曲千古悲歌。

          在那些所向无敌的日子里,他克阳谷、下莘县、破冠氏,将拼死抵抗的冠氏县令和他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斩于县衙。面对那三颗虽死犹生的美丽头颅,他心里曾涌起一丝怜惜,但随即被胜利的豪情所淹没,立即下令:兵发临清!

          这一刻,成了他命运的转折点。

          在曾立昌那即将终止的记忆里,应该深深刻印下了“冠县”这个名字。

          当他这支让清军望风而逃的大军刚走了一半,从路旁一座小小的城堡里,竟冲出一队民团!那种疯子一样的冲击,玩命一样的拼杀,将他的大队人马拦腰斩断,砍瓜切菜似地杀了一阵竟绝尘而去!

          一鼓作气,气泄必败。折了锐气的 天军到了临清,攻而不克,反陷重围,乌合之众,大半溃散。曾立昌不得不长叹一声,突围南逃。

          此时,被围在天津的林凤祥、李开芳所部已历经血战突围至茌平冯官屯,百里之遥,生的希望和死的危险擦肩而过,让这两只队伍一朝覆灭,痛留百年!

           突围后的曾立昌已是兵败山倒了。就在部队退至冠县以南的时候,又一支凶悍异常的民团给了他致命的一击,残部仓皇南逃。

           这就 留下了 开头说到的那片战场。 

          战场上,大片的鲜血已经渗入黄土,饿狗们已经饱餐一顿,西下的太阳开始露出残阳的血色。晚风渐渐起来了,血腥味慢慢淡去。

          这时,路边的一个麦草堆轻轻动了起来,接着爬出来一个人。

          一个年轻的天国女兵。         

  评论这张
 
阅读(62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