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碧血蓝旗(13)  

2011-06-12 10:57: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娈童,季方秋当然知道,却不好意思说,只红了脸儿低头吃饭。那师爷好不容易得了个卖弄学问的机会,便侃侃而谈起来:“娈童者,将男作女者也。古已有之,不绝于书。南朝 梁简文帝《娈童》诗云 :“‘娈童娇丽质,践童复超瑕。 羽帐晨香满,珠帘夕漏赊; 翠被含鸳色,雕床镂象牙。 妙年同小史,姝貌比朝霞袖裁连壁锦,床织细种花。 揽裤轻红尘,回头双鬓斜; 懒眼时含笑,玉手乍攀花。 怀情非后钓,密爱似前车, 定使燕姬妒,弥令郑女嗟。’此风盛于明朝, 大行其道于江南。官员千里赴任,又不便带家眷者,常于民间购一美貌男童,日间奉茶研墨,夜则侍寝如妾,人不以为耻,反以为雅事也。我大清以来,此风减而未绝。戏班男旦,一旦为达官显贵看中,往往入于此道。我家大当家留你性命,就是为此了。”

             季方秋听了,心虽暗动,却口中叫道:“如若这样,还是杀了我吧!我宁死也不从的!”师爷听了,拉了季方秋一只纤纤玉手在手里摩挲,笑道:“你小小年纪,又这般美貌,死了岂不可惜?如若乖乖伺候大当家,保你无事!”季方秋愤然道:“此事万万不能够!除非把我绑了,我便无法!”师爷笑道:“公子既如此说,那我把公子绑了便是!也给你和令尊留半个脸面!”说着将季方秋外衣鞋袜尽行扒去,只留下贴身水红色软绸内衣。那季方秋也并不挣扎,任那师爷取麻绳紧紧绑了手脚,置于床上,自去向沙豹子回报。

            讲到此处,说话人不得不啰嗦几句闲言:人之为人,秉天地之灵秀,皆以为尽善矣,尽美矣!殊不知天有奇灾横祸,地有荒野沙漠,尚不能完美无缺,人岂能尽善尽美哉!古语云:人若上百,形形色色,况乎亿万斯人?善恶混杂,正邪具备,固所必然。娈童之好,亦天生地长,无足为怪也!余写其人其事,诸道德楷模大可不必痛心疾首,如丧考妣,骂余为斯文败类,以为中华文明由余而颓败也!君不见一代名将白崇禧将军乎?其子白先勇先生为文坛名家,终生结同性之恋,且有专著《孽子》风行于世,亦未闻白将军因此而气死也!故诸君子稍安勿躁,且慢骂娘,怪只怪诸位读书不多,见识浅薄,漠视人性,迂腐冥顽而已,岂有它哉!

           几句乱弹,表过不提。且说 到了次日,程飞龙下令开拔。谁知手下各营统领纷纷来报,说是士兵多病,无法行动了。问起情由,程飞龙不禁哭也不得,笑也不得。原来这义军皆是贫苦百姓,素日里忍饥挨饿,白面细米难得一见,更休提鸡鸭鱼肉。昨日打开季家寨,少不得杀猪宰羊,大吃一顿,比过年丰盛数倍。再加上季家酒坊素来酿得好酒,大坛搬来,尽情开怀,全然仿效梁山好汉那“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之风。闹至半夜,有大醉不醒者,有跑肚拉稀者,那还能整起队来?可叹自古草民揭竿而起,往往排斥读书博学之人。致使战略不明,韬略不知,军纪不整,政令不修,来者不拒,鱼龙混杂。常于初起之时便败象已露。蓝旗军中,唯有蓝静儿跟曾大帅多年,略略懂得些儿,但一柔弱女子,岂能回天?

            程飞龙见此情况,虽然生气,但也无奈,只好下令休整。一面领蓝静儿召集些铁匠木匠,按照在太平军中所见,打造攻城器械,刀枪剑戟,一面集合队伍,练些攻防进退。期间,四方饥民盗匪来投军者络绎不绝,免不了登记造册,分营编队,忙的不亦乐乎。

             这日,蓝静儿正在街头摆了桌子,招募新兵,却见一个小叫花子分开众人挤了进来。抬头看时,只见他满面污垢,连半点皮肉肤色也休想瞧见,一头长发编也不编,用麻绳乱糟糟扎在脑后,上面尚且沾满麦糠草屑 。身上破破烂烂的衣衫,补满花红柳绿的补丁,乌黑的脚丫上,穿一双缺跟少帮的烂布鞋。形容如此不堪,但一双大眼却灼灼有神。

             蓝静儿微笑问道:“小兄弟,叫何名字?”那花子小声答道:“俺叫靖如雪。”蓝静儿不由得笑将起来,抬眼看了他道:“人黑,名字倒白! 这不是女孩名字么?”那花子道:“俺就是女的!特意投你来了!”蓝静儿一惊,上下打量半晌,不敢相信,略一寻思,便用食指沾了桌上茶水,涂在花子腮上,略擦了擦,果然露出一片雪白皮肤来。便对他道:“你且跟我来!”遂将招兵之事安排了,带那花子回季家大院。

             回到房内,蓝静儿取来温水、胰子、手巾、木梳之类,让花子自洗。自己却去为她领取军衣鞋袜。待到办妥回来推开房门看时,一双眼却瞪大合不拢来了。原来,房中站的竟成了一位美艳女孩儿!只见她瘦削的瓜子脸洁白如玉,明眸如水,弯眉如画,一头乌黑长发犹自湿漉漉的垂于身后不曾扎起。那一身破衣烂衫竟丝毫不能掩其美貌。

            蓝静儿不禁且喜且叹,忙拉了靖如雪小手坐了,备细询问出身。原来这靖如雪自幼父死母嫁,七八岁便孤苦伶仃,沿街乞讨为生了。长大些,渐知自己美貌,恐惹是非,便女扮男装,故意弄成一副肮脏模样,以求自保。蓝旗军起事后,她亲见程飞凤、蓝静儿风采,顿生倾慕之心,便前来投军,自愿做个亲兵。当下,她拿起一面菱花铜镜,照照自己,又看看蓝静儿,笑道:“姐姐!你看我是不是像你?”蓝静儿细细端详,见那靖如雪和自己真的颇为相仿,竟如姊妹一般,心里更是亲近了几分!当下令其换了衣服,顿时变作一个英姿飒爽的蓝旗女兵。

            又过两日,蓝旗军已有了万人之众,也勉强懂得了些攻战进退,程飞龙便下令出兵,大军浩浩荡荡直扑莘县城杀来!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