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碧血蓝旗(11)  

2011-06-08 18:1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季芳春这个儿子让季万仓唉声叹气的话,那么,季方秋这个儿子就只能叫他捶胸顿足了。在他眼里,这简直就是个孽子,简直就是老天对他一辈子英雄好汉、打打杀杀的现世报应。

          原来,这季方秋自幼生的肌肤如玉,眉目如画,伶俐乖巧,人见人爱。十来岁时,更出落得美女一般,连言谈举止都带了几分女儿气,令季老爷十分不快,但他那份楚楚可怜的小模样又让人无从发作。稍稍长大后,这季方秋的心性竟越发的怪异:和哥哥读些个小说传奇,对 书中的公子哥儿不甚在意,倒偏偏钟情于那些苦命红颜。哥哥喜欢《牡丹亭》,他却喜欢《窦娥冤》,对《法场》一折更是爱不释手。

          这年,总兵马腾率部前来驻防,季万仓召来戏班子唱戏劳军。班中有 当红男旦叫做小春景的, 不但和季方秋年岁相仿 ,就连模样也相似几分。一见之下,惺惺相惜,二人便成为知己。这一天,戏班子搬演《窦娥冤》,那小春景正是窦娥。待到《法场》一折,小春景 在台上演的声情并茂,季方秋在台下看得如痴如醉。散戏后,季方秋钻到后台,拉了小春景欲去吃夜宵,不料两个兵丁闯来,传总兵口谕,要小春景即刻前去,还特别叮嘱:务必带上刚才穿过的罪衣罪裙。季方秋奇怪问道:“这都半夜时分了, 还要唱戏?”小春景凄然一笑道:“ 哪里是唱戏?折磨人罢了!”

          到了次日,季方秋把小春景拉至僻静处,问起昨夜之事。小春景被逼无奈,只好说了:“这马总兵哪里是人?魔鬼罢了!他让我换了罪衣罪裙,扮作窦娥模样,然后拿了细细的麻绳,紧紧的绑了,跪在当地。他却并不听戏,直把人活活折腾个半死!”说着拉起衣袖,那玉也似手腕上尚且绳痕宛然。

           季方秋听了,不仅怦然心动。又问时,小春景再不肯说,只垂泪道:“不说吧!还不是臭男人那点子破事儿!”

            季方秋明白了。他知道这种破事古已有之,正所谓“人之初,性本乱,口相近,心相远”了。

            这几句话是他那个放荡不羁、无所不为的表哥说的。表哥人极聪明,博览群书,却读了一肚子的离经叛道,男盗女娼。他极其喜欢季方秋,没人处总要抱在怀里亲昵。季方秋羞涩不肯,表哥便笑道:“子曰男女授受不亲,男与男之事,连圣人都不管,怕什么?”

           现在,他隐隐预感到,自己恐怕要做小春景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季芳春离开蓝静儿,怕落入反民之手,只顾急惶惶逃走。路过奶娘院落时,意外得了蓝静儿那匹青马,便骑了奔县城而去。半路上,见城里百姓扶老携幼逃来,一问才知,县城已被绿旗军攻破,县令早不知逃往何处了。他这才知道,蓝静儿最后那句话乃是实情。想到这里,他心里的某个所在竟生出了一丝柔情。细细回想起今天的情形,他想:自己也许是真的错怪蓝静儿了。自家和沙豹子本有血海般大仇,沙豹子报仇,自在必然,岂能算到蓝静儿头上?蓝静儿如若真想捉了自己,何不带了兵丁?为何独自追来?再者,如若蓝静儿出手,自己这三脚猫功夫,未必能打得过她,不是手下留情,焉能让自己轻松逃脱?想来想去,对蓝静儿的恨意顿时消去大半。

            这时,远方的大路上,已经出现了造反的蓝旗军,自己若果迎头撞上,定是个死。他不禁为刚才的柔情吃了一惊,蓝静儿毕竟是反贼!是自己不共戴天的叛匪!自己和她那容得儿女情长! 想到这里,他催开大青马,向正东而去。他要去找他父亲,杀回来一报这血海深仇。他要从此弃文从武,杀人不再手软!他要从此做个男子汉,铁石心肠!他要把反贼赶尽杀绝,决不轻饶!哪怕是蓝静儿!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