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碧血蓝旗(12)  

2011-06-10 17:18: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蓝静儿目送季方春逃入密林去了,只好怏怏而回。见大青马已经不见,便只得骑了季方春扔下的老驴回城了。

           刚刚上得大路,就见远方三人三骑疾驰而来,近看时,正是副元帅程飞凤。那程飞凤闻听蓝静儿单人独骑追出城去,怕有闪失,便带两个女兵前来接应。一见蓝静儿骑了一头老驴慢慢走来,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姐姐!怎么骑了这么个老家伙回来?笑死人了!”当下命令手下换了过来,和蓝静儿并辔而行。

            原来这程飞凤乃是程飞龙的妹子,在此地大大的有些名头。她自幼不肯缠脚,跟父亲练得三十六路梨花枪,武艺全不在哥哥之下。长大后,这程飞凤出落得一副绝好模样,但却与那“妖娆”,“娇媚”之类毫不沾边,双眉斜插入鬓,杏眼精光四射,一条乌黑发辫长过腰际,翻腾跳跃时甩动出无限情致。多少官人军爷、浮浪子弟垂涎她的美貌,却无一人敢做非分之想。

             却说有一年,四里八乡忽的传开几句童谣,道是:“柳树枝,接地皮,程家姑娘举大旗”。原来这程家祖坟上有一株参天高的柳树,粗可三人合抱,无数长条垂落,离地不过盈尺。百姓纷纷猜测,待到树枝挨地之时,程家即将造反。谁知就在今春,几个割草顽童在柳树下玩耍,堆土成丘,与那柳枝相接了。程家兄妹果然举旗造反,一面天龙八卦蓝旗正是程飞凤亲手所绣。

            六年前,程家兄妹听说季万仓捉了一个美貌长毛,要献与胜保,便于路上埋伏,劫了回村。程飞凤和那蓝静儿竟是一见如故,立时结为姐妹,情分胜过同胞。几年间,二人有饭同食,有衣同穿。蓝静儿教程飞凤识字读书,程飞凤则教蓝静儿习练武艺。大到造反大计,小到闺中秘事,两个竟是无话不谈。

            今见蓝静儿骑了老驴,一副若有所失模样,程飞凤早知就里,笑道:“看来姐姐今日把那救命之恩已然报了!”蓝静儿也不隐瞒,道:“今天放他一条生路,从此再无瓜葛。日后战场相逢,便只以刀枪说话了!”程飞凤笑道:“若能如此,自然最好。只怕姐姐舍不得砍下那颗俊俏人头!”蓝静儿红了脸笑道:“说什么话来!他如今已认我作生死仇人了!见面岂能放过!”程飞凤道:“姐姐放得过,只怕哥哥却放不过!”

            听了此言,蓝静儿心下一沉,心中另一个男人被勾了出来,那便是程飞龙。

            这程飞龙和季芳春是完全不同的男人。他 自幼随父亲开坛传教,立志建一份反清复明的大大功业,乃是一侠肝义胆的铁血男儿。平素里这程飞龙常以不近女色自诩,但自从救了了蓝静儿回来,却时时有些心旌荡摇。再加上蓝静儿来自天军名将身边,虽不曾冲锋陷阵,但毕竟见多识广,如何排兵布阵,如何攻城拔寨,常常讲与他听,更让他平添了几分敬意。造反前后,他将蓝静儿封为军师,带在身边一刻也离不得。试想蓝静儿冰雪聪明的一个女孩儿,程飞龙的心事怎会不知?但半夜无眠时细细想来,自己对这位大哥毕竟是敬重之意多了些,和他在一处,全无和季芳春在一起的那种芳心暗动之感。加之程飞龙对己从无表白,自己也就故作不知了。

            此时,程飞龙正站在季家大院的前厅之中,英气逼人的脸上虽如往日一般 冷峻,但心里却一团乱麻也似。他已然猜到蓝静儿此去定会放那季家少爷一马,不禁怒意顿生。然而,等蓝静儿柔柔弱弱的站到面前时,他的怒火却登时烟消云散,只埋怨道:“你独自追出城去,连手下也不带一个,如若遇敌,怎生是好!”话语中竟带了许多的温柔。程飞凤插言道:“姐姐打不过那小子,被夺了马去,逃往别处了。” 程飞龙盯了蓝静儿一眼,淡淡说道:“是么?”当下岔开话头,不再提起,转身安排明日攻打莘县之事。蓝静儿提起沙豹子目无军纪,滥杀无辜之事,程飞龙竟不以为意,只说:“义军初起,哪有那么多清规戒律?待我今夜下令,调他明日赶赴军前,如若不听,再做道理便了。”蓝静儿听了,欲设法救季方秋的心思也只好收起。

           再说那沙豹子打了季家寨,报了血仇,又掠了无数财宝马匹而归,心下好不得意。回至沙河老寨,便下令杀猪宰羊,要开庆功宴。他唤来师爷,嘱咐道:“你把那孩子带到我屋,弄些好吃食与他, 灌醉了等我。”

           那师爷原本是落第秀才,因赌色二字上败了家业,走投无路,便投了沙豹子。虽正经学问不多,邪门歪道却无一不通,常引得沙豹子干些有违伦理纲常的事出来。他深知大当家所好,便急忙为季方秋松了绑绳,带到后房,命人送上酒菜。季方秋今日虽然是悲愤惊恐交加于心,但饿了半日,又被绑了手脚颠簸一路,见了酒饭也就不拒了。待三杯酒下肚,一片红晕飞上两腮,顿显娇艳。师爷看了,也不禁摇头叹道:“我见犹怜,何况老奴!”

          季方秋熟读诗书,对这个典故焉能不知?只故作不懂,低了头吃饭,脸上的绯红却愈加鲜艳起来。师爷看了,心生怜惜,遂问道:“娃儿,你落到此处,有何打算?”季方秋道:“大当家和我家血海深仇,岂肯绕我?今日不杀,明日还不杀么?”师爷笑道:“非也非也!大当家喜你美貌,要把你做个娈童呢,娈童——你可懂得么?”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