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碧血蓝旗(19)  

2011-07-16 11:0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看伏兵四起,蓝静儿的心一下子沉到了底。她来不及细想是季芳春设计害她还是另有原因,当即和手下投入了拼杀。她隐隐感到:这片稀疏的树林,这片北国的土地,很可能就是她和弟兄们的最后归宿了。

         夜色昏暗,树木丛杂,双方已没有阵势可言。 夺命的刀矛闪着寒光,无数的人影纠缠在一起。 

         刀光剑影,鲜血飞溅。男人们的嘶吼已经不再是人的声音,仿佛一群野兽在嚎叫。此时,他们已不复是人, 原始的兽性控制了一个个血脉贲张的肉体,向着对手扑过去。如果说他们心里还有一点人的意识的话,那就只剩两个词:你死!我活!

         蓝旗军虽然只剩下了最后的残部,但却是最虔诚的教徒,最忠勇的老弟兄,最无路可退、最别无选择的一群。一边是抄家灭族,一边是死里求生,他们不得不做最后的一搏。所以,这场厮杀的惨烈便可想而知了。

         此时,蓝静儿和程飞凤早被分割包围,黑暗中不断传来她尖脆的呼喝声。每一声“着家伙!”响过之后,便会有一声男人的惨叫。

         蓝静儿却没有陷入血战。她身边聚集了对她最忠心的士兵,拼死保护着他们美丽的首领,不让敌人近前。

         天在血色中渐渐亮了,曙光照亮了满地的尸体。一些残肢断臂的伤者还在血泊中挣扎,身体马上又被马蹄人脚无情的踩过。

          敌我分清了,蓝静儿一下子发现了更大的危险。原来,参加战斗的清军才仅仅是步兵,不远处,清军的精锐铁骑正严阵以待,准备发起致命的冲击!这时,清军也看清了蓝静儿,她高坐在马上,长长的蓝绸包头飘垂于脑后,暴露了她首领的身份。清军中马上响起一片喊声:“活捉女匪首!”接着,骑兵的冲击开始了,他们挺着长枪,挥着大刀冲了过来!教军的长枪手伸出丈二长矛,企图挡住狂奔而来的战马,但那里挡得住?人群顿时乱了。蓝静儿知道最后时刻到来了,她攥紧了手中的梨花枪,准备把第一个冲过来的汉子挑落马下,但却被人从马上拉了下来,重重摔到地上。

          原来是靖如雪。小丫头不等蓝静儿明白,一把扯下她头上的蓝绸,包在自己头上,接着爬上马背,狠狠一抖缰绳,大黑马长啸一声,从人群中冲出,向着树林外飞奔而去!

          清军立时大叫起来:“蓝静儿跑了!快追!”几十匹马马上追了过去。

          蓝静儿知道,靖如雪为了救她,故意引开了敌人。她只好混在乱军之中,慌乱的躲藏奔逃,跑着跑着,脚下突然一空,身子深深地掉了下去,一下子摔晕了。等她慢慢回过神来才发现,这是一口废弃的枯井,井底堆满了枯枝败叶。抬头仰望,不大的井口几乎被荒草杂树完全遮住了,难怪她不曾发现掉了下来。她凝神静听,上面的厮杀和喊叫声虽然还在响,但已经大大减弱了,她明白,自己的队伍已经完了。今天,她已经保定了必死的决心,但命运却让她意外逃生。现在,既然不可能和弟兄们同生共死了,求生的欲望便又复苏了。她连忙扒开乱草,把自己埋了起来。

            此时,上面的大战已经结束,清军草草打扫了战场,便凯旋而归,天,也黑了下来。蓝静儿听得井上已无动静,便想上井。幸亏此井经多年淤塞,已然不深,加上井壁上长满了树根之类,蓝静儿不多时便爬了上来。她举目望天,不禁泪下潸然。想想自己,已经无路可去,虽然逃过一劫,但命运依然未卜。她不知道该往何处去,只好漫无目的的走着。一天一夜的苦战,水米未曾沾唇,此时已经饥渴难忍,她想找个人家,讨口饭吃,至于明天如何,只好再做打算了。

            就在她跌跌撞撞摸出数里,好不容易进了一个村子,却再也支撑不住,双腿一软,昏倒在地上。

            就在此时,季家寨季家大院里,有一个人也正在愁肠百转,他就是季方秋。

            当日,靖如雪撇下季方秋独自离去,季方秋只好怏怏而回。季老爷一见儿子回来,大喜过望,详细询问几天来的情形,季方秋哪里能说?只好含糊回答应付。又隔几日,季万仓打听的沙豹子见情势危急,逃离了蓝旗大队,回到老营,便连夜出兵,围了个正着。那沙豹子困兽犹斗,拼死突围,和季万仓迎面撞上。那才叫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个人登时杀做一团。季万仓逮个机会,一枪将仇人穿了个通透,岂料那沙豹子竟然不倒,左手抓了枪杆,右手刀却将季万仓一只手臂砍了下来,二人同时滚落马下。这季万仓半生英雄,老来却落个残废,再不能杀敌,只好回家静养了。总兵马腾便率军进驻了季家寨。

           大军围歼蓝旗这日,季方秋茶饭不思,一颗心只在靖如雪身上。他不知自己心仪之女孩能否逃得性命。天到中午时分,忽听外面一片声嚷道,“捉了蓝静儿”,季方秋便连忙去看。他知道靖如雪乃是蓝静儿亲随,他想探听靖如雪消息。到得街上,只见一伙清军推推搡搡押过一个五花大绑的蓝衣女孩,便急忙凑了过去,定睛看时,不由得双腿一软,几几乎坐到地上。原来,那女孩哪里是蓝静儿?分明是他昼思夜想的靖如雪!

           原来,靖如雪为了保护蓝静儿,骑马夺路而走,引得众人来追。她骑术本来有限,那里能逃得了?跑出不上几里路,便被清军追上,团团围了。靖如雪并不惊慌,跳下马来,微笑道:“我就是蓝静儿!快些绑了,领赏去吧!”众人大喜,下马紧紧捆了,押回季家寨,却正被季方秋碰上。

          季方秋一见,急忙上前拦住,道:“她不是蓝静儿!只是一个小兵!不如放了吧!”众人正要立功,哪里肯信?季方秋还要解释,靖如雪冲他微微一笑,道:“季少爷!认的我么?我不是蓝静儿又是谁?”说着,早被人推了,直入马腾驻扎之关帝庙。

          季方秋呆呆站在街边,没个主意救得靖如雪。好不容易盼到天黑,听说马腾凯旋回寨,便偷偷喊了家丁,抬了两坛好酒,来到关帝庙。声称受父亲之托前来劳军,要见总兵。那马腾听了,不禁喜出望外,连忙叫请。

           你道一个堂堂总兵,官居四品,为何对一个小小少年如此看重?原来,这总兵大人素来喜欢男色,当年在季家寨看戏,得了一个小旦小春景,一度十分宠爱,可惜不能长久。他素来与季家相熟,早看着这位小少爷美貌风流,更胜小春景许多,只是不好下手。今天听说他自己找上门来,岂有不高兴之理?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