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碧血蓝旗(16)  

2011-07-07 16:24: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却说沙豹子掠得了季方秋,虽说是仇家儿子,竟然宠爱万分。夜里尽情享用,日里则紧紧绑了,令两个心腹看守,自去作战。可怜这季方秋素常里羞怯怯有女儿之风,常以《红楼》中的秦钟自比,如能遇见个贾宝玉似的人物,便委身于他,也自心之所愿。孰料今日落入沙豹子之手,粗鲁凶暴,如狼似虎,哪能受得了?夜里凌辱备尝,生不如死;日里绳捆索绑在那里暗自垂泪,怨只怨生了一副俊俏模样,今日遭此大孽。

          这天,沙豹子奉了程飞龙将令,率众前去攻打朝城,不知几日能回。心下舍不得季方秋,但带在身边又属不能。只好派了几个精明手下,令他们好生看守。待到天黑之后,几个人商议道:“这老营院墙高大,门卫森严,量他一个娇滴滴女孩子似的娃儿,能生出翅膀飞了不成?再者,方今周边数县均为义军攻破,百里之内,全无清军,担心何来?我等只将这孩子绑了,锁在屋内,且落的玩个痛快。”

         也是季方秋时运不济,这几个对沙豹子的断袖之癖早就嗤之以鼻,对这个男宠颇怀了几分恨意,趁首领不在,正好给些苦头他吃。当下取了绳索,将季方秋按了,把柔柔嫩嫩的手腕脚踝拢至背后,捆猪一样绑缚起来,只勒得季方秋哭叫不已。几个人哈哈大笑,扔在在床上,自去聚众喝酒赌钱。

         季方秋绑在床上,分毫动弹不得。思想起今日遭际,恰如那《红楼梦》中的妙玉一般,绝色佳人,却被强盗掠去,捆绑凌辱,百般折磨,真乃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想着这些,不由得凄凄惶惶流下泪来。

         季方秋正难过间,忽听得后窗上一阵响动。  灯影下看时,只见一扇木窗被轻轻推开,从外面爬进一个人来。细看却是乞丐模样。那乞丐从八仙桌上轻轻跳下,端了蜡烛来至床前,低声笑道:“小少爷,怎么成这般模样了?”这一笑,却叫季方秋眼前一亮。原来这乞丐一张脸皮黑如锅底,不见肉色,笑时满口白牙却如碎玉一般,这情景好不眼熟。

          那乞丐望了季方秋,笑问:“小少爷,不认得俺了?你还救过俺呢。”季方秋这才猛然想起,这孩子就是常去季家寨讨饭的那个小叫花。有一次,小叫花在季家果园里偷了几个桃子,恰被家丁捉住,绑在树上一顿好打。正碰上季方秋去自家果园玩耍,见此情景,喝散家丁,解了绑缚,又将身上零钱全数给了小花子。见他语言伶俐,二人便攀谈几句。季方秋道:“我看你本来生的不差的,却为何故意弄成这般肮脏?我与你洗洗吧!”说着便拉了花子的手,向荷塘边扯。不料那小花子冲他粲然一笑,抽出手便逃了去。那一笑,却露出满口碎牙,莹然如玉,让季方秋暗自吃惊,回想刚才扯的那只小手,也是软软滑滑,心下好生不解。

              今日一见那笑容,季方秋便想了起来,忙问:“你怎的来到这里?”花子笑道:“来救你呀!你不是救过俺么?”说着便去解季方秋绑绳。季方秋道:“算了吧,这里匪兵看管甚严,你怎能救我出去?弄不成反把你搭上!”花子道:“不救,你就这样绑着么?”季方秋哀哀的说:“绑就绑吧,这些日哪一天不是绑着的?既然落入匪人之手,是杀是剐,认命罢了!”花子笑道:“还是少爷呢,怎的如此废物?俺被人捉了,吊在马棚一天一夜,尚且不认命呢,最终不还是逃出来了?”说话间,已然为季方秋松了绑,催促道:“快起来,走吧!”

            可怜那季方秋四马攒蹄捆了半晌,手脚早已麻木,刚刚松开,哪里动弹的半分?只顾乱扭,却起不得身来。小花子急道:“乱扭个什么?长尾巴蛆似的!还指望俺背你么?”季方秋道:“我哪里不想起?手脚都绑坏了,动不得,也不给人家揉揉!”小花子一愣,低声斥道:“真真看不惯你这样儿!俺是你家丫鬟么?”嘴上虽如此说,却也拉起季方秋一只胳膊活动起来。好一阵,季方秋才爬起身子,跟了小叫花钻出窗子,于墙根狗洞中爬了出来。 直到溜出寨子,逃进了沙河树林,二人才在草地上瘫坐下来。

            此时,一轮上弦月正挂上半空,将些斑斑驳驳的光影洒在二人脸上。爽爽夜风吹来,草虫声响作一片。季方秋忽然想起尚未请教救命恩人姓名,便问道:“多谢你搭救了,还不曾请教姓名呢。”小叫花道:“俺叫滚蛋。”季方秋笑起来,道:“骗人!哪有这等名字?”小叫化道:“俺到你家府上要饭,你爹见了,总瞪眼喝道:滚蛋!怎的又来了?你说,俺不叫滚蛋叫什么?”季方秋听了,一张粉脸顿时红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小叫花见季方秋尴尬,忙道:“你脸红什么?你爹是你爹,你是你!你是好人!要不,俺能救你?”季方秋听了,心里顿生几分亲近,拉了小叫花的手,欲待亲亲热热说话,不料小叫花却猛地把手躲了,说:“干什么?俺的手又脏又臭,你那白手不怕渥了么?”

            两人正说话间,却猛地看见沙豹子老营里火光冲天而起,喊杀之声随之传来,看来一场厮杀就在他们逃出之后发生了。二人叫声万幸,忙忙的逃向了密林深处。他们不知道,这正是季万仓为救儿子杀了进来,却扑了个空,只好一把火烧了沙豹子老巢。

           再说季方秋跟了小叫花,在黑暗之中不辨东西,一路逃去,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然大亮。此时,半夜里便滚滚而来的乌黑云彩早就遮满了天空,随着一声炸雷,瓢泼也似的大雨便落了下来。二人好不容易寻得一座破庙避雨,浑身已是如同水浇一般了。直到奔到破庙檐下,季方秋才将一口气松了下来,他抹去脸上雨水,抬眼看那小叫花时,却一下子惊得眼珠子几几乎掉将下来。

           原来,一场大雨将小叫花满脸污垢冲了个净尽,竟露出玉一般白嫩的肌肤来!湿透的破衣烂衫此时紧贴于身,显出的那份玲珑婀娜,分明是一位美艳女孩儿!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