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乱世诗魂(2)  

2011-08-20 11:0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元好问一家收留了哭哭啼啼的白梅、白朴姐弟二人,被押解着直向东北迤逦行来。一路上受不尽的饥渴劳累、凌辱加身之苦。一日三餐,给些个瓜菜粗粮充饥,比蒙古兵的战马吃得还要差些个。待到天黑下来,胡乱找个荒村野店住了,数十人挤于一间房内,躺不得躺,只好坐着打个瞌睡便了。

           然而,每到天黑住下,元好问虽疲倦万分,却常常睡不着。默默倚墙坐了,两年来的遭际便翻江倒海般的涌上心来。

           那情景,怎一个“惨”字了得!

          看来,到了国破家亡,身陷囚虏之后,人们才会认真的反思过去的种种。

          他想:一个王朝,那盛世的辉煌,为什么总是要以末世的悲凉来宣告终结?而他,为什么偏偏身为 “末世之臣”!

            都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可在他身上,却只应验了后半句。每当有什么好事降临,接着定有更大的祸事接踵而来。

         他15岁便以一首《琴台》而被称为“元神童”,可接下来直到三十多才考中进士;

         好不容易中了进士,可接下来却十多年在下面做个小小县令;

         好不容易上调做了京官,可接下来便是京城被围;

         他二十岁便娶了妻,可到四十才有了儿子;

         好不容易有了儿子,可接下来妻子却死了。

         好不容易娶了续妻毛氏,接下来便当了俘虏!

         现在,虽然一家人成了囚犯,但他却时常暗自庆幸:总算没有死在围城之中,总算熬过了那日日与鬼为邻的日子!

               原来,金哀宗正大八年(1230),蒙古窝阔台即了大汗之位,派拖雷铁骑南犯,一路上所向无敌,不多时便围了汴京。金哀宗以搬救兵为由,帅亲随逃往归德,从此一去不归。把满朝文武、后宫佳丽丢在一座孤城之中,日日盼望重睹天颜。

         试想那偌大一座京城,十万守军,百万百姓,纵有存粮,又能吃得几日?不数月,早已畜禽杀尽,树皮野菜吃光,连老鼠也捉来吃了。多少富家公子,千金小姐,拖着娇娇的身子,在长街乞讨;多少达官贵人,偷偷揣了稀世珍玩,找古董商换些碎银,买米充饥!然而,黑市之上,一升米竟要白银二两,谁又能买得起!

          更何况还有十万几乎饿疯的守军在搜罗劫掠!在人人都知道国必亡,城必破的关头,他们早没了什么尊卑贵贱的观念,心中只存了一个字,那便是“吃”!只要能吃,人们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

          最后,人们便开始吃自己的同类!

          元好问饱读诗书,早见过不少“人吃人”的记载,但常以为那也许是文人的夸张之言,但在汴京被围的日子里,他却亲眼目睹了人吃人!

          他亲眼看到:饿死在街上的人,被疯狂地割去身上仅剩的几块肉!

          那一日,他到军营去寻一个相熟的参将,意欲求他些庇护。那参将本是儒将,素来倾慕元好问的诗文,太平时候,常登门求教的。今日闻得元好问造访,忙忙的迎出辕门。元好问跟他进得军营,却登时惊得目瞪口呆:原来,原来,在营中的空地上,竖起一座木架,上面倒吊着一具女尸,几个士兵正忙忙的宰割。

          元好问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位美女。虽然身上已割得不成人形,但高高绑吊着的两只小脚却洁白如玉,玲珑柔美。下面,沾满血迹的长发拖在地上,雪白的脸上,还留着人生最后一丝残红。

          元好问不敢再看,忙随参将进了大帐,好一阵说不出话来。那参将苦笑道:“大人该骂我这禽兽之行了吧?”元好问无言以对,他想骂,但又骂不出口。他素知此人虽为武将,乃儒雅之士,不到万不得已,怎能容得部下行此惨无人道之事?那参将又说:“在下营中,已断粮多日,连战马都已杀尽了。士卒们每日守城,如不让他们如此,恐怕就要饿急生变了!望先生谅解!”元好问此时方缓过神来,问道:“这女子却是何人?街上的饿殍么?”参将道:“非也,此女乃随营歌伎,才艺双全的。因见同伴姐妹相继被食,自知生之无望,自愿请死的。”说罢,取出一方丝帕递于元好问,道:“此女死前留诗一首,婉转凄切得很。就送与大人,有机会为其写上几句,以传后世吧。”

            元好问接过一看,见那字体清秀柔美,整整齐齐,怕不有数十韵之多!刚看得几句,便觉得凄美动人,惨伤无比了。这几句乃是:

                                                  “马上一红颜,琵琶声惨伤。

                                                      肌肉苦无多,何以充军粮?

                                                      踟蹰赴刀俎,谁怜凝脂香?”

看到此处,怎忍心再看?便折了藏好,匆匆说了来意,便即告辞。回到家挑灯夜读,更觉得悲切万分,一夜再也未能合眼。有心为其做一长文,赋一长诗,可自己一家命运尚且不保,哪里顾得?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