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家族魔咒:儿子们  

2012-01-06 11:37: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奶一口气为八爷养活了五个儿子,这在我们这个人烟不旺的小村还是首例。八爷为此连说话都有了底气。生下老大的时候,八爷便请私塾先生为五个儿子起好名字,等着。先生问:你怎的知道能生五个?八爷说:咱一辈子没干过坏事,老天爷还能不给个五男二女?那些吃冤枉官司的,打板子的时候,我哪个不手下留情?于是,先生连连摇头,但还是提笔写了五个字:龙、虎、豹、彪、蛟,让八爷喜滋滋揣了回家,供在灶王爷跟前。

        后来,八奶果然争气,一连生出了五个小子,龙虎豹彪蛟全部到位。

        可是,到这些凶猛的动物们陆续长大的时候,八爷再也笑不起来了。

        大龙顺顺当当长成了俊俏后生,也顺顺当当娶到了邻村的一个漂亮媳妇,照理说不会有故事了。然这小子从小脾气便怪得出奇,怪到了被村人称为“邪性”。屁大点事便暴跳如雷,暴跳之后却又说不出话来,只会咬牙切齿的跳脚,全不似八奶当年不动声色抡砖便砸的果决和英勇。与人稍有争执,便急,一副要拼命的模样,但却又不敢和人打架,回家也不敢打老婆,只好打自己。村里有公事看不惯,他曾一头撞在树上,血流的糊住了眼睛。他最有名的口头语就是:老子不活了!不看你们这些王八操的胡来!活到五十多岁,有次村里组织求雨,召集人抬了“井龙王”去大太阳下晒,为了求雨的仪式问题,众人都说他不对,大龙又急了,骂骂咧咧回到家,一绳子吊死在家里的歪脖枣树上,舌头吐出老长。结果,雨没求成,都忙他的丧事去了,不料半夜里却大雨滂沱起来。

        好多年以后,村里的一位明白先生说:这是自残倾向!绝对的!

       二虎从小便得了个外号:二别扭。和别人说话,不论对方说什么,他总是这样开头:你这话我就不赞成了!然后讲出一套别扭之极的歪歪理来。一次,一人故意逗他道:二哥,听说我二嫂从来没有相好的,是吧?他眼一瞪,说:你这话我就不赞成了!她有没有相好的,我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不知道咋能说她没有相好的?众人笑翻。三十来岁时,他脚踝上生了个大疮,家人劝他去医院,他瞪眼道:你们这话我就不赞成了!疮怕有名,病怕无名,我这疮是有名号的,医生能治好?自己弄些偏方来抹,结果,疮好了,筋却烂坏了,成了瘸子。再后来,又得了场大病,彻底聋了。

         我上小学的时候,他还在。一次,他坐在街上晒太阳,喊住我,用拐杖指着村外他家的祖坟,问:孩儿唻,俺那坟上怎么人来人往的?这么热闹?我喊救命似的喊给他:没有啊!啥也没有!他破例没有不赞成我的话,呆呆地不再言语。第二天,他死了。

        三豹名字吓人,人却长得细皮白肉,活像个女孩。十来岁时,村人都夸:三豹要打扮起来,比咱村的闺女都好看!一年,村里来了戏班子,班主相中了三豹,和八爷商量要带走。八爷说:我家不干那下九流的事!戏班走时,三豹偷偷追去,被八爷捉回,打一顿,从此低眉顺眼,更像女孩。有一次,八爷带三豹赶集,正赶上县里杀一对伙同奸夫谋害亲夫的男女。八爷带三豹去看热闹,两个人五花大绑跪了,那女人还大声喊冤。一刀下去,腔子里的血喷出好远,人头竟咕噜噜向八爷父子滚过来。三豹大叫一声,当时吓死过去,回来便疯了。自己跪在炕上,两只小手像被绑一样交叉在身后,伸着脖子叫:我冤枉我冤枉!八奶彻夜念佛,竟毫无作用。后来请了一著名神婆来看,说是冤魂附体,拿了纳鞋底的大针扎人中,扎手指,且问:你走不走?你走不走?三豹疼不过,说走,但神婆一走,更疯了。八爷怕他自伤,只好捆了手脚放炕上,一日三餐喂饭。一天清早,八奶开门去看,见三豹已死在那里,小身子早僵了。解了绳子,小胳膊再也无法拿到前面来,只好反背着手埋了。后来八奶总说:每次梦见三儿,都是五花大绑的,可怜!说着,便落泪。

        四彪却没有故事,五岁时,得天花死了,随便埋在小树林里。时间不长,当时那个小土包就没了。只有八奶在祷告时还想起提一句:菩萨奶奶!保佑我家小四儿托生个好人家!

        五蛟被村人叫做“傻五儿”。但五儿不全傻,半傻,和人说话,前三句绝对看不出傻来,说多了才露傻气。五儿知道干活,知道藏钱,不知道花钱。他藏的钱常常自己都找不到了,还是等于没钱。长大后,哥哥们分家另过,他自己住在破屋子里,弄半屋子草,冬天便钻进草里睡。五儿四十多了,没媳妇。一年,八爷八奶半夜挖出多年前埋下的一茶壶银元,卖了,给五儿买来个四川媳妇,二十来岁,漂亮的让男人们眼红。两人关在屋里,五儿却不会干那事,急的在外偷听的八奶骂起来。第二天,八奶找来两个孙子,把女孩扒了衣服,紧紧捆了,教五儿干那事,五儿却硬不起来。倒是两个侄子硬的不行了,大笑逃走。几天后,五儿死不长进,八奶只好赔钱把媳妇卖了。

      县城扩大之后,五儿开始捡破烂,能卖不能卖的都要,院里堆成了山,却不会卖。臭气熏天的,让邻居烦恼不已。现在,爹娘没了,哥哥们没了,侄子们都不管,五儿养了几头公羊,白天给人配种,两元一次;夜里便和羊挤着睡。

        说也奇怪,五儿吃冷漠,喝生水,偏偏不生病,丝毫没有血压、血糖、血脂之类的烦恼,自自在在的活着,看样子,离死远着呢。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