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为老农赵泮柱先生诗集所做序  

2012-02-16 09:21: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生为谁苦吟哦

    捧读赵泮注先生这本薄薄的诗稿,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还要说什么呢?还能说什么呢?

和冠县文坛上林林总总的大部头相比,这本集子也许有点儿“寒酸”,但我却分明感到了它沉甸甸的分量。

读着这些记录了他三十多年过往岁月的小诗,我仿佛看到一棵老树在秋风中抖落满身的红叶,缤纷如蝶;我仿佛看到在家乡这浩浩茫茫的黄土上,一个疲惫的行者,在坚持着他的诗歌苦旅,从日出到日落,从春雨到秋霜。

这不是一本书,这是一个人!这是一个诗人,一个歌者。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血脉的搏动、灵魂的吟唱!

这不是一个人,这是一首诗!几十年的风声雨声谱成它的韵律,几十年的跌宕起伏造就它的平仄;几十年的酸甜苦辣,酿成它浓郁的诗情!

熟悉泮注先生的人都知道他,知道他的困苦,知道他的艰辛,也知道他对诗歌的痴迷,更知道他为这份痴迷所付出的一切。

那,简直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

几十年来,他在这块黄土地上摸爬滚打,面朝黄土,背朝青天,艰难的扒刨着衣食之需。他像一头瘦骨嶙峋的老牛,拖着家庭的破车,负载着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所应该负载的一切。改革开放以后,各种发财的门户在人们面前豁然洞开,而他却独守着自己那份 淡泊与清贫。春天来了,万木葱茏,但在泮注先生家里,却“庭前老榆钱满树,摘来不当一文花。”

从十几年前开始,泮注先生的老妻便瘫痪在床,一饮一食,仰赖于人。在几千个日日夜夜里,他和她相濡以沫,相暖以情,像两条涸辙之鱼。那种相依相伴、不离不弃,平淡而又质朴,苦涩而又温馨的情意,细细体味起来,实实胜过当代的无数浪漫 。

然而,赵泮注先生却一直没有停下他创作的脚步。尽管在这几十年的漫漫旅程中,路边似乎总少了些宜人的风景,多了些荆棘和荒凉。但他依然无悔的走着,辛勤的采撷着别人也许看不上眼的花花草草,收入自己的诗囊。

泮注先生为诗而穷。当金钱的魔力在这个社会上发挥到极致的时候,当人人都把发财梦做到海市蜃楼般绚烂无比的时候,当纯文学的阵地上战旗低垂、号角冷落的时候,他却选择了诗。如果不是这样,以他的聪明和才智,以他的执着和专注,他可能也不会在几十年里和清贫苦苦纠缠。如果不是这样,他也许早在残酷的商战里横刀冷笑,他也许早在物欲的洪流里随波逐流。但是,那还会是今日的赵泮注么?

泮注先生穷了自己,却并没有穷了自己的诗。当富人们躲在暗室里点数着自己成捆的钞票的时候,他却在欣慰的翻检着自己成叠的诗稿。这是他心之所属,这是他情之所在,这是他所有苦难的补偿金,这是他一切伤痛的止疼药,是他的骄傲和自豪。据说富豪间流行一句话,叫做“穷得只剩下钱了”,而他却真的“穷得只剩下了诗”。不过,他们是苦笑着说的,而他是笑着说的。

我功力浅薄,不敢论诗。平仄对仗,押韵用典之类留待专家们去说短道长。曾文正公曾有云:“养活一团春意思,撑起两根穷骨头”,赵泮注先生正此谓也。他虽然怀才而未遇,清贫而寒素,但诗中却没有“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的抱怨和牢骚。 他怀着满满一腔盎然的春意观察这个世界,所以眼中的一切都那么富有诗意。他以爱为经,以情为纬,织成心的网罗撒向生活之海 ,来捕捞他的灵感。大到国家大政,小到生活细节,远到陈年旧事,近到眼前万象,他都能赋而成诗; 喜看晚雨, 愁对早霜,笑迎归客,悲送离人,他都能感而成章。他的诗,韵味醇厚,意切情真,不堆砌,少雕琢,朴实中蕴含着细腻的情愫,平淡中透露出人生的沧桑。这就是他的风格:淡泊所以明志,宁静所以致远。

当前,在一个金钱作祟,物欲横流的的环境下,读着这样的诗集,恐怕许多人都会发出疑问:一个这样的诗人,此生为谁苦吟哦?其实,读过泮注先生的诗集就会发现,答案就是一个字:情。

我赞同这样的说法:情,是诗的灵魂。多情,是诗人的第一要素。泮注先生就是一个多情的人。祖国的盛衰,古今的变迁,家乡的贫富,亲朋的聚散,甚至无边原野的春绿秋黄,庭前老树的花开花落,都能引起他心灵的颤动,引发歌之咏之的强烈欲望。他的情是一份真情,一份至情,他对所有真善美的东西怀有最浓烈的情,此情难抑,便发而为诗。为了这份情,他抛掉在俗人眼里绝对不可轻抛的东西,唱着,走着,自得其乐。

现在, 这本诗集终于面世了。对这些诗的评价自然是仁智各见,短短长长,但作者的这种无怨无悔的追逐和不离不弃的守望恐怕无人能及。

这就叫诗人。这才叫诗人。

 

说明:看到我的这篇文字,老头子感慨莫名。但到现在为止,他的诗集还没有出来。他一贫如洗,寒素尤加,看着那些有钱、有权的人凑几首破诗,便印出成堆的书,自己只好翻着用蝇头小楷抄成的一大叠旧稿黯然神伤。但他早过古稀,儿子们恨他的诗尚且来不及,没人会为他出钱。也许有那么一天,他的千首诗,我的一篇序,就会伴着他瘦骨嶙峋的躯壳进入火化炉,变作一缕青烟。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