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小雪!小雪!(2)  

2012-06-19 10:2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雪慌急慌忙就结婚了,连结婚证都没领。她太想成“非农业”了,太想像城里人那样上班了。

           过门以后,小雪很快就后悔得恨不得拿头去撞墙。她知道这个家不怎么好,但没想到会是这样。她深深厌恶了这家人。

                    

           公公除了能胡吹,几乎什么也不行。

           丈夫还赶不上他老爸,连胡吹都不行。

           婆婆则把老伴和儿子的不行都看的很行。

           其实,这种厌恶从洞房之夜就开始了。

           那天晚饭后,闹洞房的小伙子们就来了,一个个人高马大,漂漂亮亮,花言巧语的。小雪坐在床上,娇小玲珑的,美得那么精致。小伙子们的心里就开始酸酸的了,就开始对新娘子下手。有的说:“嫂!咱俩过吧,看咱俩多般配!”有的问丈夫:“哥!晚上的事会干不?不会咱教教你!”丈夫在他们中间,伸着头,驼着背,只会傻笑,活像只黑猩猩。小雪心里一下子委屈的不行,哭了。

           等人走了,小雪和衣躺下,拿被子紧紧裹了,流泪。丈夫上了床,畏畏缩缩的扯被角,说:“干一回行么?”

           小雪恼了,说:“滚!”她生气的想:这种事还用问么?人家一大姑娘躺你床上,不就是让你干的么?扑上来就是了,还问,傻不傻呀!

           丈夫不敢扑上来,只是央求。窗外有人笑起来,说:“哥!真熊包到家了!上!实在不听话就捆起来干!”

           小雪这时侯倒宁愿男人来硬的,哪怕是捆起来干,也比这样窝囊强。

            小雪找到叔叔,催他转户口,上班的事。叔叔笑着说:“小雪!跟你说实话吧,这事现在不能办。办了户口,进了城,你还会要我侄子?他还能找到媳妇么?那个家不完了?要办,等有了孩子再说。”

            小雪一下子傻了。叔叔猜透了她的心思,她真的那么打算来着。她想急,又不敢,她谁也不怕,就怕这个叔叔。叔叔从小漂亮、聪明、脾气怪,公公虽然是哥哥,但却是被叔叔揍着长大的。后来,叔叔当了兵,提了干,转业又当了官。他说话声音不大,但有一股子威力,她不敢回嘴,泪水却管不住,成串的留下来。大眼睛里雾蒙蒙的。

            叔叔心疼了,过来为她擦泪,摸着她的肩膀说:“我知道我哥那一家子窝囊废!我也知道你委屈!放心,今后,那个家的一切事都包在我身上!”

            小雪死了心,只好老老实实、委委屈屈的在家过日子。

            可是,家里男人窝囊,街坊邻居便看不起,村干部有事要“杀鸡吓猴”,他家常常就是那只“猴”。

            一次收集资款,因丈夫给村学校干活该给工钱,想顶账 。丈夫去了,很快回来了,怯怯地说:“人家不让顶帐,借钱交吧!”小雪急了,说:“不说理了是不是?就不交!”丈夫吓得不行,说:“派出所跟着呢,不交就抓人!”

            公公喝下四两小酒,拍桌子叫骂,说:“他妈的,敢欺负老子!”小雪急道:“就欺负你啦,怎么的?有种找他们去呀!在家里咋呼算什么英雄好汉?”公公一下子哑了,婆婆不干了,吼小雪:“你有种!你去呀?”小雪一声不吭,扭头就去了办公处。

           在路上,一肚子的气愤、幽怨和委屈 ,让小雪走得悲壮而凄美。她感到自己就像被押赴刑场斩首的窦娥,满腔的血快要喷出来了。          

            办公处里,乡干部带几个“二警察”,正等着。见了小雪,急道:“你来干什么?你家男人呢?”小雪说:“我家男人熊包, 都吓拉稀了!有事跟我说!”乡干部说:“说什么说?赶快交钱!”小雪说:“村里还欠俺钱呢,为什么不能顶?”干部说:“遗留问题以后再说,今天只收集资款!交吧!”小雪说:“清了帐就交!”乡干部上下打量小雪,冷笑道:“喝!小个不大,口气不小啊!”小雪最忌人家说她矮,就说:“窑上烟筒个大,一肚子黑!”那人恼了,抓起茶杯摔地上,吼道:“硬什么硬?你以为你是女的,就治不了你?”小雪也抓起一只摔了,嚷道:“你嘴给我干净点!什么治治的?”原来,这里的方言,“治”还有另一解,对女人不能说的。

           那人恼羞成怒,咬牙切齿说:“别废话!有钱钱挡,没钱人挡!不交捆起来带走!”小雪说:“就这八十来斤,随你便!”

          一个人掏出绑绳,搭在小雪肩上,扭住两只莲藕似的小胳膊就捆起来,绳子勒进白嫩的肉里,两个粉团也似的小拳头被高高吊起在背上。

          小雪没哭,也没挣扎,高挺着小胸脯任那人捆绑。她不觉得疼,也不觉得羞耻。反倒觉得这种任人折磨、被人摆布的感受那么凄美。从小所受的所有委屈,和眼前的遭遇悠然共鸣,化作一种柔弱、无助的快感。

            这时,看热闹的早跑去报信,说:“快去吧!小雪被捆起来了!”公公傻了眼,结结巴巴说:“我、我去、管什么事?”丈夫说:“我说借钱交上,她不愿意,现在好了吧?”婆婆说:“整天嫌俺家的人窝囊,她不窝囊!叫人家捆起来了!”说着,扭着大屁股借钱去了。

            傍晚时,丈夫拿着钱送到乡里,见小雪正反绑在院里的树上。小脸雪白雪白的,双眼闭着,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那模样好可怜。丈夫凑过去,说:“没事了!我拿钱来了!”小雪把脸一扭  ,不理。

            晚上,丈夫要上小雪的床,被她一脚踹到了一边去。            

  评论这张
 
阅读(59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