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也来说说武训和《武训传》(3)  

2012-06-04 10:5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武训之死

         武训于1897年死于临清御使巷义学,在学生的读书声中溘然而逝。义学盖了3处,可是满世界的小叫花、小扛活、小学徒们仍然没几个上学,学堂里也没出状元郎什么的,有没有遗憾?他老人家没说,我不敢胡猜。

         尊他的遗命,他的棺材被抬回柳林,埋在崇贤义塾里。据老人们说,归葬那天,狂风大作,风沙蔽天,唯独他的棺材走的大路上风清气爽。后来,乡绅们集资为他盖了座小小祠堂,以供祭祀。

         12、武训的荣辱

           我常想:武老先生的八字一定奇特的要命,不知犯了什么星。他生前死后的荣辱简直就像烙饼,一下子反过来,一下子翻过去。

           1927年,武训逝世三十周年。由于一帮名人的宣传,武训的名声达到了顶峰。国民政府里,从蒋介石、到林森、冯玉祥、张学良、杨虎城、张治中、孙科、张群、陈立夫、陈果夫、居正等一大批要员为他题了字,比慈禧老佛爷时评价高多了。许多文人也跟着凑热闹,作诗的作诗,写字的写字。1937年,山东省教育厅长何思源为他修了墓,建起规制宏大的祠堂。祠堂还没上瓦,日本鬼子来了。到日本鬼子打跑了,这里又被八路军占了,蒋介石们再也没能回来。所幸共产党当时还没讨厌武训,祠堂顶上的瓦终于上去了。后来又建起了师范,叫“武训师范”。

           接着,拍电影的来了。当时,这里的人哪知道什么叫“电影”?对“明星”这种称呼也莫名其妙的。要搁到现在,凭赵丹的名气,粉丝们不把柳林小镇踩为平地才怪。

           接着,调查组来了,到处找人谈话、开会。当中有个挺好看的女人,叫“李进”,后来才知道竟然是“娘娘”。知道后把柳林人后悔的要死,后悔当时没狠狠的多看几眼,因为解放了,觉悟高了,早知道看娘娘不犯法了。

           接着,不知道怎么回事,全国忽然批判起武训来了,说他是“大地主、大债主、大流氓”了。

           接着,没人再提武训了,慢慢把他忘了。

           接着,文革开始了,武训开始倒大霉了。坟墓被挖开,骨头被砸碎扔到护城河里去了。红卫兵们举着武训的遗物游行,喊口号。我的一个同事当时分工举着武训的一件破棉袄,他说:那袄一层层全是补丁,根本看不出原样了,死沉死沉的,累得够呛,早早就扔了。

           接着,改革开放了,有人开始为武训恢复名誉,县里也召开了“武训研讨会”,修了武训墓,可惜里面什么也没有了,连个“衣冠冢”也算不上了。

           接着,祠堂修好了,义学修好了,碑林建起来了,亭台建起来了,冠县人开始发扬“武训精神”了。这时,我的那个举袄又扔掉的老伙计后悔万分,说:咳,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保存着呢!

          13、关于《武训传》

           关于《武训传》的命运,专家学者们早就声泪俱下的控诉过了,其中许多被牵连的人把当时的“挨批”当作金字招牌,一直举到现在,有机会就拿出来炫耀,仿佛很自豪似的。说起来那口气就像一些老干部说“我是老红军!”一样。

           据老头们讲,赵丹在这里学过推磨,学过柳林话,很随和的。我见过一个老人,当时曾做过赵丹的替身,赶着牛犁地,假辫子一甩一甩的,很神气。赵丹学过犁地,但可气的是这里的黄牛不认明星,不给他面子,只好找替身。可惜的是这位“替身”老大爷已经死了,要不然早被各大“卫视”抢走了,挣钱不一定比那位“傻根儿”少。

          14、关于《调查记》

           当时的调查团以袁水拍、钟殿棐、李进等为首,还有省委、聊城地委、堂邑县委的人。搞了好多天。

           现在,《调查记》已经被骂得一无是处、罪大恶极了,没人敢说半个是字了。你想,那作者可是最坏的坏婆娘江青哎!

           但是,我却想说两句:《调查记》给武训定罪为“大地主、大债主、大流氓”当然不对,但其中许多事却是真实的,比如地租剥削、高利贷剥削、穷孩子上不了学等。他们无视武训这些作为的目的是办学,无视武训本人一生没有享受剥削成果,上纲上线,有其政治目的在。但今人完全不提武训的租地放债,让人认为他就是靠要饭办学的,怎能还原一个真实的武训?

         15、关于宋景诗

          宋景诗是武训的邻村人,他造反的时候,武训已经开始要饭办学了。他们两个认识是肯定的,武训没参加造反也是肯定的。这不能作为武训的罪行,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胆量参加起义。

          宋景诗的黑旗军起义在历史上本来挂不上号,但解放后却第一个被拍成了电影,是沾了武训的光。当时为了反证武训的奴性,所以竖起来个造反的作对比。

           记得有个老伙计私下跟我说:别管官方捧谁、压谁,在那一带老百姓心中,想降低宋景诗的威信很难,因为他军纪好、武艺高、行侠仗义、劫富济贫;想提高武训的威信也很难,因为他奴性十足、自轻自贱。老百姓不懂政治,他们只靠朴素的感情和标准来评价一个人。跟了“宋大帅”,可以杀杀平时那些横行霸道的老爷们的威风,可以到小姐太太们的绣房里撒泡尿,有什么不好?看那“武豆沫”,磕头下跪、低声下气,办个学又怎样?我的娃儿连饭都没得吃,识个屁字?你的学与我何干?

           靠了武训,宋景诗火了。当时调集了全国的大腕,排出了《宋景诗》,并引起不小的轰动。要知道,宋景诗的扮演者崔嵬,已经是西南局文化部长了呢,为了这个角色,硬是辞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