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卫水红颜(3)  

2012-06-09 11:2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中玉只顾呆呆傻看, 好一阵才道:“你......你是女的?”那女孩道:“却不废话!”说话间早把一只洁白玉手伸了,急道:“看什么看?还不把人扯了上去,想见死不救么?”

         田中玉很想拉那只手,但却还是犹豫了一下。自从长大以后,他只拉过一个女孩的手,那感觉就一直留在心里了。

         那女孩叫月灵,是他家的丫鬟。他家有四个丫鬟,叫月灵、月韵、月影、月华。这名字都是母亲起的,一看便出于才女之口。原来田中玉姥爷是秀才,考了半生,却连个举人也不得中,只好把满肚子的才学传与女儿,想培养个李易安出来。但可惜生不逢时,天下大乱,为了保住身家性命,只好把个女词人嫁给了个赳赳武夫,这便是田中玉的老爹了。母亲没个知音,便只好整日里“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有时间便把丫鬟和儿子调教一番,想让他们带点“书香”。

        田大老爷对夫人这种“怨妇”似的做派很不满,对“灵”啊“韵”的名字也听不惯,觉得完全不如“翠花”、“秋菊”之类来的顺口。无奈夫人一听他起的名字就摆出一种要吐的模样,只好认了。

        那一天,田中玉要随父亲出门,母亲命月灵为他更衣。月灵那一双白皙柔嫩的小手在他的胸前动来动去的,手背上不时显出几个圆圆的小窝,让他的心砰砰跳。他忍不住就握住了那小手,一种温软滑腻的感觉几乎令他喘不过气来。月灵先是一愣,粉面霎时飞起桃花一样的绯红,接着便抽出了手,低了头说:“少爷,使不得的呀!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么?”

         田中玉心里的热气一下子就泄了。连丫鬟都学会圣人的话了,他这个少爷还能怎样?

          眼前,当小叫花伸出和月灵几乎一样的小手等他拉时,子曾经曰过的那句话便在心里钻了出来。

          小叫花见他发愣,嗔怪道:“呆子!还愣甚的?莫不成想说‘男女授受不亲’么?后面还有一句的:‘嫂溺援之以手,权也。’忘了?”

           田中玉一惊,心想,这哪里是什么小叫花?分明是读书人家小姐!登时,旧时读过那些小说戏文之类一股脑儿涌上心来。他认定这女子身上一定有无数故事,今天让他碰上了,难道真要演绎一段传奇出来?

           他连忙拉住那只小手,把女孩扯了上来,一颗心在腔子里跳得让他发慌。

           女孩站在草地上,浑身的破衣烂衫被水湿了,尽贴在身上,那曼妙身姿显露无余。田中玉想看又不敢,两只乌溜溜眼珠躲躲闪闪的,却不经意间看到脚下,更着实吃了一惊:原来那女孩一双缺帮坏底的烂布鞋早陷于淤泥之中,此时正光着脚站在茵茵绿草丛中,虽然细白纤巧,但却是一双天足!

            田中玉正傻看间,胸前却被轻轻打了一下,又听得一声娇喝:“那贼眼珠子!却往哪儿看?没见过大脚丫头么?”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