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折翅凤(1)  

2012-08-04 10:22: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这辈子干过的最伤天害理的事,就是为二凤说了个婆家。

         她家和我家有点论不清的老亲,我糊里糊涂的叫她妈“表姑”,她亲亲热热的叫我“表哥”,我也就高高兴兴的叫她“表妹”了。我别的没有表妹,能有这么一个美丽的表妹心里觉得挺那个的。

        二凤是那种谁见了都说好看的女孩。二凤美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把她身上任何一部分拿出来描写都不格外出色:眼睛虽然黑亮,但不是双眼皮;眉毛虽然浓黑,但不是柳叶弯眉;嘴唇虽然红润饱满,但不是樱桃小口。但奇妙的是,这些部分组合起来就散发出来一种让人心动的“场”。只要她站在你面前,你的眼睛就会发亮,心就会急跳,就愿意看她,愿意听她说话。

        二凤长得和爹娘姐妹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每次我看着二凤,就会胡思乱想我表姑的“外遇”问题,但一想到表姑的模样实在很难找到情夫,便只好感叹遗传变异的奥妙神奇了。

        正是因为自己漂亮,二凤很小便下了决心:死也不嫁农村人!当时,我们亲戚朋友间流传过二凤的一句“名言”:“只要能当‘非农业’,在城里掏厕所也行!”

        这其实一点都不奇怪。

        在那个年代,有几分漂亮的农村女孩,个个都在做着“非农业”的梦。

         因为,当时国家把全国人民分成了两大类:非农业户口和农业户口,一边是天堂,一边是地狱。“非”起来的,便可以进城、可以招工、可以舒舒服服拿工资;可以小手小脸白白嫩嫩;可以穿的漂漂亮亮逛大街;“非”不起来的,只好捆在庄稼地里打滚,一脸黑皮,满手老茧,吃窝头,啃咸菜,想买件好衣服,兜里却掏不出几个钢镚。

        那时候,多少农村的漂亮女孩,为了这个“非农业”之梦,上演了一幕幕令人叹息的悲剧,那些悲戚哀婉的故事,至今还躺在我的一本本日记里,不过,那纸页早已发黄,字迹也模糊不清了。

        就因为这样,表姑托我给二凤说婆家来了,因为我虽然书呆子一个,但好赖还是个非农业,好赖还在政府机关混饭吃,好赖还认识很多“非”起来的人。表姑拧着她那稀稀拉拉的八字眉,撇着嘴说:“哎呀,这个死妮子!俺算缠不了啦!只要不是非农业,再好的也不愿意!死活往城里嫁!你快想想法,把她给弄走吧!”接下来,表姑开出了条件 :丑点也行,老点也行,死媳妇的也行,离婚的也行,有个孩子的也行等等等等,那简直就是说:是个男人就行,只要非农业!

        我心里一下子沉重的不行。二凤,我漂亮的表妹!你难道就要这样的归宿么?我懊恼万分的想:自己干么要结婚这么早!

        为了不辱使命,我开始为二凤找对象,好像在为自己最心爱的东西找买主一样,恋恋不舍又不得不卖。最终,就在我们村里找到了一个。小伙子长得不错,年貌相当,虽然只是个建筑工人,但单位是国营,正宗的非农业!虽然家在农村,但紧邻县城,盛传很快就要划归城区了!

          二凤一下子就愿意了,一下子就结婚了,毫不犹豫的跳进火坑里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