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绿旗遗恨(12)  

2012-10-02 17:1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了次日,何瑞一早便吩咐了禁婆,任由杨四姐穿了平日衣衫赴死,不必裸身受绑。杨四姐对赤裸受刑早已有所准备,但闻听此言心下也生出几分感激。看看到了巳时,何瑞来到牢房,见姑娘绿衣绿裙,亭亭玉立,心中未免恋恋不舍。杨四姐见了何瑞,微笑道:“谢大人网开一面,免我赤身受辱!”何瑞道:“姑娘玉体,岂能让那些村夫野汉看来!不知姑娘临死还有什么话说么?”四姐一笑:“事到如今,还有何话说?只请大人快些送我上路!”何瑞道:“既然如此,就委屈姑娘了!”说罢抖开麻绳,亲自动手把杨四姐五花大绑起来。

          此时,外面正是北风阵阵,飞沙扬尘。四姐高挺了胸膛走在街上,一身绿绸衣裙被风吹起,飘飘若仙。到得西门外刑场,杨四姐径直走到中间,直挺挺跪了,只等午时。

          谁知人间之事,有时就如同说书唱戏一般奇巧的。眼看午时将到,只见一匹快马从城门里飞驰而来,马上人高声叫道:“刀下留人!”这一声喊,不但何瑞吃了一惊,连杨四姐也百思不得其解,不知是福是祸。

           那人来到何瑞跟前,滚鞍下马,喘吁吁道:“胜保大帅有令,要将军速把这杨四姐押送大营,不得有误!” 听了此言,何瑞的心不由一沉。

           原来这大帅胜保,乃是个最无德行之人,不但残忍无比,而且贪淫无度,堪称色魔的。凡率军征讨中俘获美貌女子,无不奸而杀之。其恶行早已是臭名昭著了。

          当初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之妻美艳绝伦,名闻四方。后来,陈玉成被叛徒苗培霖出卖被俘,被凌迟处死。其妻子被苗培霖捉到,献与了胜保。胜保一见,惊艳不已,便带在军中,夜夜服侍。后日久生厌,又转送了 早馋涎于陈玉成妻子的多隆阿。

         后来,捻军兴起,横扫中原。所到之处纷纷投靠。河南有个邢家庄,庄主为了自保,也投了捻军。后来,胜保大军来到,攻破庄子,杀了庄主,又准备杀其全家。胜宝命将庄主妻子女儿绑来一看,不禁大惊。原来庄主的妻子和两个女儿竟然非常美丽。胜保遂下令不杀,夜间将母女三人轮流奸淫。天明,胜保将三个女子赤裸裸绑了,命帐前兵丁在光天化日之下轮奸,完后又一一砍头。

      还有一次,捻军将领张龙占领宿州,胜保率军来攻。张龙妻子刘三姑,美丽非常而又勇冠三军。胜保在阵前看了,不禁心痒难耐。后来,清军派入城中的探子来报,说是张龙夫妻因事反目成仇,胜保大喜,派人引诱刘三姑开城投降了。刘三姑明着认胜保为义父,暗中却是他的小妾。玩够之后,胜保将她许配手下大将,后来终不放心,找了个借口,把刘三姑绑出大帐斩首。

        上述种种荒淫之事虽人人皆知,但何瑞总半信半疑。想那胜宝虽是满人,但毕竟进士出身,何至于此?直到亲见之后,他才确信无疑了。

         去年,胜宝率军偷袭黄旗大营,一战得手。虽不曾灭得黄旗主力,但却把一营女兵活捉大半。胜宝将那些女俘一一验看,丑陋者立即诛杀,只将美貌者留下听用,且当即传下将令,召属下诸将前来,设宴庆功。待何瑞等一干将领进入大帐时候,一个个皆大张了嘴巴合不拢来:只见左右两排太师椅上,每张均绑了一个赤身裸体的美貌女子,个个如脂如玉。正中的椅子上也绑了一位女子,胜宝正坐了大腿,靠了酥胸,双手握了绑在扶手上的两只雪白小手玩的正兴。见诸将惊愕,胜宝笑道:“今日本帅为各位准备的座椅如何呀?”

           今见杨四姐即将落入这位色魔之手,何瑞顿时生出满腔的忿忿来。他已经把这个女子看作是自己的女奴,可以折磨,可以杀死,可以让她死得凄惨,也可以怜香惜玉让她死得痛快,但绝不愿意送给别人。他不敢想象杨四姐落到胜宝手里,会是什么下场。

          然而,军令如山,他又能怎么办么?

  评论这张
 
阅读(30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