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家族魔咒:孙女们(5)月芳  

2012-10-21 10:5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里那些找不上媳妇的小光棍们常聚在一起喝酒。喝着喝着就聊美女,聊着聊着就选村里的“村花”,选着选着就为月云和月芳分成了两派。

        月芳也是公认的美人儿,但和月云却美到了两下里去了。月云白得光洁,月芳白得柔嫩。月云的眉眼儿是鲜鲜亮亮的颜色勾出来描出来的,月芳的眉眼儿则是轻彩淡墨晕染出来的。月云美得张扬,月芳美得柔和。月云让男人一看就想供起来,月芳让男人一看就想搂起来。

        月芳平日里挺安分守己的,说话不像月云那样“二”,举动也不像月云那样“疯”。可是,有一回,母亲气不过月云胡说八道,说:“你看你这疯样儿!也跟人家月芳学学!”月云撇嘴道:“跟她学?你们不知道,她嘴上不说,心里比我还疯呢!叫我把她半夜里说的那些话给你们学学?”吓得月芳急忙捂住了月云的嘴。

        我和月芳之间有过一段让人至今难忘的故事。

        那时候,我们两家的承包田紧挨着,因此便经常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虽然各干各家的活,但抬起头便能看见不远处那个美丽的身影,心里便莫名其妙的轻松了许多。那时我常想:“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话真他妈的说绝了。这事要让心理学家或者生理学家来说,不知要费多少笔墨。

         那天,我和她在各自的棉田里捉可恶的棉铃虫,虽然离得很近,但谁都没说话。虽然没说话,但心里都高兴对方的存在。当偶然一抬头望向对方的时候,常发现对面也正望了过来。于是我便会说一句废话:“今天真热哈!”月芳不回应我的废话,只是展颜一笑。

        那天真的很热,是那种闷得喘不过起来的热。我们不停地擦着汗,月芳那洁白素净的脸儿已擦得绯红如桃花。终于,她再也受不住了,说:“凉快凉快去吧!”说着便游泳一样,双臂拨着齐胸深的棉花向地边游去。

        我们来到不远处一片密密的杨树林里。空气清新凉爽,地上绿草如茵 。月芳脱掉已经湿透的长袖褂,又把长裤挽到了膝盖上方。那雪白圆润的双臂和小腿难得的裸露出来。她怕弄脏了裤子,不敢坐地上,背靠了一棵树直溜溜站着,双臂反背在树后面,好像捆绑在树上,这种姿势牢牢地吸引了我的眼睛。

        她感到了我的目光,把红红的脸扭到了别处,我们开始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废话。

         终于,连废话也说完了,但我们都感到好多不废的话没说,想说,该说了。此时,时近正午,田野里悄无人迹。在密密的树林里,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怎么能不说点别的呢?

         突然,月芳轻轻喊了声我的名字,可我望向她时,她又不说话了,只扭了脸吃吃的笑。

         我说:“怎么啦?笑什么呀笑?”

         她仍然不看我,笑着说:“你知道人家都说你什么吗?”

         我好奇的问:“ 说什么?”

         她回头看我一眼,立即又扭过脸去,说:“说你变态,喜欢捆绑女孩儿。”

         天哪!我的脸一阵发热,大概一下子红透了。这是我深深埋藏在心底一个角落里的最隐私的隐私,从来没敢对任何人说的一点癖好,“人家”怎么知道了?而且,她说的“人家”,肯定是她们那帮女孩儿! 

        我说:“谁说的?纯粹造谣!”

        她说:“你不变态,U盘里怎么存着那么多那样的照片?”

        原来如此!我的U盘里确实存放了许多那样的照片,没人时候便偷偷打开欣赏一番,过一下“干瘾”。为了怕别人看到,我特意给那个文件夹起了个谁都讨厌看名字——政治思想教育材料 。后来,U盘掉了。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它竟然掉到了自己村里!竟然落到了女孩子手里!她们竟然打开了每个文件夹!从盘里的其他材料,她们马上就会猜出这盘的主人是我!

         这时,月芳又说了:“你真喜欢捆绑女孩儿?”

         我挖空心思也没能编出一句辩解的话来,便只好实话实说了:“ 你没见网上说么?喜欢捆绑女孩的男人多得是,喜欢被捆绑的女孩也多的是呢!你看那些照片,那些女孩被绑成那样,还笑呢!一副挺享受的样子!”月芳并齐了双腿,身子向树上紧紧靠了靠,两手交叉了,说:“像这样捆起来,有什么好看呀?”

         我一下子茅塞顿开了。我隐约感到,月芳就是那种喜欢捆绑的女孩子!她在期待着!我鼓起勇气,大着胆子说:“你不信,捆起来试试?”她柔声说:“捆吧。”

         我跑到附近果园的小屋里找来一些绳子时,月芳已经把白皙的双手交叉在树后面等着了。 她虽然闭着眼睛,但睫毛在微微颤动,酥胸高挺,呼吸急促,粉面潮红。我把绳子从树后面绕过去,兜住双肩从腋下绕回,用力一拉,她的胸膛便高高地挺起来。接着,我开始往她的手臂上捆绳子。那洁白浑圆的手臂彻底放松的躺在我手里,滑腻而软和,好像没有骨头。我捆住她的双手,一边勒紧绳子一边问她疼不疼,她闭了眼睛一声不吭。接着,我捆紧她的肚子,又捆住她的双腿和双脚。我一边捆绑一边饶舌的夸赞她捆绑出来的美丽,但她始终一言不发。我偷偷看下她的脸,她脸上没有恼怒,只有兴奋的嫣红,嘴角边还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这让我更加肆无忌惮。

           等到我把她解开之后,她抚摸着薛白皮肤上那鲜红的绳痕,才说了第一句话:“手挺狠呀!看把人家捆的!” 

          从那天以后,我们仍然经常一起在地里干活,但谁都不提那天的事。她把U盘还给了我。那个文件夹里添了几张新照片,自拍的,两个女孩在互相捆绑玩。虽然不露脸,但我一眼就认出一个是月云,一个是月芳。

          后来,月芳嫁了人。女婿家里很有钱,但人出奇的丑。村里人都替她惋惜的不行,但人家两口子过得却快快乐乐的,但不知道是因为钱还是别的。         

  评论这张
 
阅读(5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