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家族魔咒:孙女们(6)月玲(续)  

2012-10-25 17: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玲拉动椅子,和我对面而坐,很近。柔柔的灯影里顿时洋溢着她的气息。

        她望着我的眼睛,说:“其实你不用挖空心思编我的故事,直接把我绑起来,据实描写不就行了?”

        我“嗡”的一下血灌顶梁,但还是被硬压下去了。我们虽不是本家,但她毕竟是从小叫着我哥哥长大的女孩儿!我们在网上虽然很放得开,但现在毕竟是在现实中!

        我强装平静的笑笑,说:“不用,和一个漂亮女孩聊聊这种话题,就已经是故事了!”

        她笑了,伸出一只白白的小手在我手上打了一下,得意的说:“我又猜对了!我知道你不敢!你和在网上的反差太大了!过去,我一次次的怀疑那个自称老头子的‘梦回春风’就是你,又一次次的否定。我想我那个温文儒雅的秀才哥,会这么血腥气、重口味么?直到你写到我们家,我才确定了!哎,你把我月芳姐捆起来的情节也是瞎编的,对吧?”

         我说:“是。但她确实说‘捆吧’了,我没好意思,或者说没敢。”

         她抬起小脚在我腿上轻轻踢了一下,说:“哎呀,我的伪君子!你错过机会了!月芳姐喜欢这个,但她太害羞。要不是她喜欢你,绝对不会对你说这两个字的!她心里不定多么盼着你狠狠捆绑她呢!那天她肯定失眠,骂你到半夜!”

         我不敢再聊这个话题,我不敢保证自己不失控,就搬来圆桌,拿来一瓶红酒,倒上两杯,示意她坐过来。

         月玲惊奇的说:“干什么呀?玩情调?”

         我说:“喝吧!我好想在这样的夏夜里,在这样的灯光下,带着一点醉意,听一个美丽女孩讲凄美的故事。来吧!”

         月玲默默地喝起来,光洁的脸腮上很快飞起了红霞,俯仰之间,长睫毛后面的眼睛里,便闪起水汪汪的亮光。看得出,她在酝酿她藏在心底的那些即将讲给我听的故事。

         她双肘支在桌子上,竖起两条玉雕般的手臂,向我展示着她洁白柔美的小手,说:“我们家女孩手都挺好看,是吧?”

         我说:“是。”

         她夸张的说:“真话!谢谢!”

         她又问:“你看了很想捆起来,是吧?”

         我说:“不一定。”

         她娇嗔的说:“假话!讨厌!”

         她双手握着酒杯,眼睛盯着那红红的液体,仿佛要在里面打捞那些沉淀的记忆,然后柔柔的说起来:

         “我从很小时候就常常想这样一个问题:别的女孩的手不管好不好看,想的都是戴镯子、戴戒指什么的,为什么我的手老想着让别人紧紧捆起来?而且不光我自己,我们家族的女孩个个那么漂亮,为什么成千上万的女孩一辈子碰不上一回的捆绑,我们却几乎每人都要经受?如果说奶奶、两个姑姑被人捆绑是身不由己的话,为什么我和月芳、月云没人捆绑,却自己盼望让人捆起来?是家族遗传?是DNA出现了变异?还是像你写的那样,那口神秘的老井里,就藏着对我们这个家族的一种魔咒?”

           “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是我们家那些离奇、凄美的故事把我们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是听着奶奶、小寒姑姑的故事长大的。开始还觉得害怕,可听来听去脑子里就出现了画面。我虽然不知道奶奶年轻时的样子,但知道她是大美人。于是我仿佛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孩被五花大绑押送着,紧捆着的小手还在玩弄自己乌黑的辫梢;我仿佛看见她被撕开了上衣,裸露着雪白的胸脯绑在树上,等人家来扒心;仿佛看见一个女八路被捆绑着,领口已经被撕开,露出了胸膛。每到这时候,我就觉得她们的样子好美,好动人,就觉得那就是自己。记得那时候我常常找个没人的地方学她们。我背靠在树上,闭上眼睛,想象被绳子紧紧绑着,一个人拿着尖刀正站在面前。每到这时候,我的心里就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好美好美。博友们有的说是柔弱无助,有的说是绝望凄美,我觉得又是又不是。我至今仍无法形容,只感到在渴望捆绑的时候每个关节都在发痒,而紧绑的绳子正好勒在发痒的地方,好舒服。”

             “对我起决定作用的大概是麦秀姑姑了。她最疼我,我也最喜欢她。她被绑在柱子上的时候,我发现比什么时候都好看。我摸着她绑在身后的手,那么白,那么软,那么滑,一动都不能动,心里不知为什么跳的厉害起来。”

              “就是在这些凄美的故事中,我最终变得无可救药,成了一个喜欢捆绑的女孩,月云、月芳恐怕也一样。”

                说到这里,月玲好像一下子从沉思中醒了过来。她打量着我的脸,调皮的笑着说:“怎么样啊伪君子?听到这里,你还说不敢把我绑起来吗?”

 

 

                                                                                                              (对不起,又要吊胃口,掉链子了,待续吧)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