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家乡薄命红颜录(7)无名女烈  

2013-12-16 17:0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话间就“民国”了。对于我们这里来讲,民国不民国的实在没什么多大区别。虽然喊过一阵“剪辫子”、“禁缠脚”,但当时的政府搞这种“运动”和共产党差远了,喊是喊,听不听随便。男人们的大辫子照旧拖着,女孩子照旧裹脚。当时民间流行一句童谣:“五色旗,没有边儿,国民政府兴几天儿”。人们吵起架来,也多了一句口头语:兴中华民国了!不兴说理了!好像对大清朝还挺留恋。所以,县太爷虽然改成了县长,穿洋装,留洋头,但老百姓打官司,进门还是扑通跪倒,大叫:青天大老爷,小的冤枉!

       现在回顾历史,那些年实在是我的家乡最混乱、最遭罪、最凄惨的的一段岁月!

       皇上没了,换了袁世凯,接着就是各路军阀轮班打,轮班换。一会儿直系,一会儿奉系,一会儿又国民军。仨月一个司令,半年一个团长,县长只是他们的小跟班。以至于连后来编县志的人都闹不清那些年到底换了多少县长,姓甚名谁。谁来了就收捐税,谁走了那些钱就算白交,新来的从头收起。

        我讲的这个女孩的故事,大概是发生在奉军占据了我们县城的时候。可惜的是,她的事当时虽然轰动,可是资料里却没留下半句话。我是听我同学的爷爷讲的。

         说实话,那时候虽然有了共产党,但我们这里却没听说过,连国民党也很少知道,只统统叫做“革命党”。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革命”是哪两个字,一致认为是“割命”,就是像割韭菜一样把别人的命给“割”了。赌咒发誓时便会说:我要怎样怎样,出门让割命党给割了!

         有一年,县里忽然来了个洋学生,还是女的,说着一口好听的京腔。她穿着现在都知道的“五四装”,走在街上,满街的人都跟着看。当时我们这里也有女子学堂,叫做“女子师范预科”。收了十几个阔人家的女孩子,但都没她好看活泼。

         她是北京来的,有个什么远房亲戚在这里做买卖,就来了。 来了就和女子师范的姑娘们打成了一片,讲些个打倒军阀,再造共和之类的话,迷得一群姑娘们没事就跟着她。

        有一天,她们正在学堂里叽叽喳喳说得高兴,一队兵就冲了进来,不由分说,两人一个,抓住姑娘们就五花大绑起来,绑好就押到了大街上。

        那一幕,真是我们县城好多年里最轰动、最刺激的场面了!七八个县城里头面人物的小姐,平日里漂亮的像仙女,骄傲得像公主,走在街上连旁人看都不看一眼的,今天却被反绑了白嫩的小手,让大兵们推推搡搡的走,谁不来看?

        骑马跟在他们后面的,就是当时本县的天王老子,驻军的团长。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女犯人”,看着那一双双紧绑着的小手,那黑裙下套了白线长袜的小腿,胡子拉碴的大圆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女孩子们被押进了兵营。

        那时候,我们县城四角各有一个常年有水的大坑。东北角大坑的旁边有一片空场,叫“后马场”,是历代县里的马队练兵的地方。石团长占领县城后,兵营安在这里,他自己一会儿在县长的大堂上办公,一会儿在兵营里办事,随他高兴。今天,他要在兵营里处置这些女孩。

        石团长坐在他的司令部里,笑眯眯地打量着在他面前绑成一排的八个女学生,说:“听说你们要打倒军阀?老子就是军阀!想打倒老子容易得很!你们八个一起做了老子的姨太太,不用打,老子就累倒了!”

        女孩们一下子羞得粉面通红。她们都知道这石团长本是东北的“胡子”收编过来的,本没有什么王法的,他说得出,焉知不敢来真的?

         只有那个北京女孩不怕,愤然骂道:“无耻!”

         石团长不但不恼,反而笑起来,夸到:“看看!到底是洋学生,骂人骂得多文明!比老子当胡子时官府骂老子好听多了!说吧,你们都商量什么啦?准备怎样打倒老子呀?”

         女孩们纷纷辩解,说只是讨论学习上的事。

          旁边的副团长说:“大哥!这么问能问出什么来?先吊起来,每人一顿鞭子,就老实了!”

          石团长瞪眼喝道:“打什么打?这么细皮嫩肉的,你舍得打?”他回头笑着一挥手,说:“来人,先给姑娘们紧紧绳儿!”站在姑娘身后的大兵们早等不及了,连忙解开各自姑娘背后的绳扣,一手托了紧绑的小手向上送,一手猛拉穿过后颈上绳套的绳子,屋里顿时响起姑娘们的尖叫声。那八双小手已被高高吊起,几乎挨到了肩胛骨,姑娘们不得不高高的挺起胸膛来,苗条的身子可怜的扭动着。她们开始求饶、哀告,开始说都是那个北京女孩的事。

          只有那个北京女孩没有叫。虽然她绑的比别人都紧,脖子上还格外多勒上一道绳子,使漂亮的小脸不得不高高扬起来,大眼里喷射着怒火,说:没她们的事!是我向她们宣传的!要打要杀我担着!

          石团长听了,拍着巴掌笑道:好!有种!我就佩服这样的!说着下令:把那几个都关起来,叫她们家里来保人!

           于是,那几个女孩的老爹们赶忙抱了银元送到司令部,把他们的女儿领了回去。

           那个北京女孩是如何受审的,已经没人知道了。只听说审来审去,只知道女孩是为了逃婚,只身跑到北京读书的。招出来几个同党,全是北京的,有无真假,石团长既没权力,也没兴趣去管。

           我同学爷爷的家就在后马场旁边,紧挨军营。他说,有一次他亲眼看到,几个大兵把女孩拉到大坑边上,按在地上,把手脚在身后紧紧捆在一起,拴上一条长绳扯着,几个人抬起女孩就扔进坑里。女孩在水里挣扎,大兵们在岸上哈哈大笑。等淹得差不多了,便拉上来,捆着脚腕倒吊了控水,等女孩清醒了,问,不说,便再次扔进坑里淹。同学的爷爷吓得都站不住了,扶着墙根挪回家。

           女孩的远方亲戚早通知了女孩家,可是,由于她的逃婚,早闹得娘家不管,婆家不要。过了好几天,才来了一个表哥。可带来的钱太少,没能买下姑娘的命,只买了个可以选择如何死法。看姑娘表哥一片痴情,石团长又格外开恩,许他收尸,把挂起脑袋示众免了。

           我同学的爷爷当时靠赶大车拉货为生。杀女孩的头一天,女孩的表哥买了口小小棺材,央求爷爷帮他收尸,并拉到馆陶上船回天津老家。同学的爷爷本不敢,但一看袁大头的面子,二看姑娘可怜,就答应了。第二天,大坑边摆下了刑场,左边一人手握快抢,右边一人怀抱大刀,中间的大树上垂着麻绳,系着活扣。姑娘被五花大绑的带来,石团长说:你表哥千里迢迢前来救你,可惜王法无情,死罪难饶。老子看他一片痴情,许你挑个死法。说吧,枪毙,吊死,砍头,姑娘自己选吧!

          姑娘略一犹豫,径直走到抱刀的前面,款款跪下,伸长了细细的脖子,说:杀吧!石团长微微点头,那刽子手便挥起大刀,爽爽快快便砍下了女孩脑袋。

          行刑结束,女孩表哥一边哭,一边解开女孩的绑绳。他先在大坑里洗净了女孩头颅,又取出新衣鞋袜,求爷爷许他借家里一间空屋,让同学奶奶为女孩擦洗更衣。无奈奶奶听了,自己吓得差点先成了尸体,死活不愿。表哥只好把尸体搬进临近一座早废的“月老祠”,自己提了水,为表妹洗净身子,换上新衣,然后装入棺材,由爷爷拉上西去了。

           这件事后,县城里很轰动了一阵子,但不久也就平息了。因为石团长很快就被人打跑了,后来又打散 了,县里又换了新当家,随之也弄出了新事件,开始了新轰动。到了1936年,国民政府开始修新县志,有人回忆起这位姑娘。但查来查去,到底没查出个来龙去脉。问那几个当年一起被绑的女孩,早就成了夫人太太, 过得人五人六的,谁都不肯承认被五花大绑游过街。甚至有人说那个北京女孩最终当了石团长姨太太,走了。

         这样,唯一的知情人就剩了同学的爷爷。

         当那些县志编修们来采访时,同学的爷爷一下子兴奋自豪的连姓什么都忘了。对着那些全县有名的老爷先生们开始讲起来,越讲越生动,越讲越活灵活现,每一次都补充新的细节。他说女孩是被扒光了身子,四马攒蹄捆了扔进坑里的,他说女孩被砍头后,身子还直直跪着,不肯倒下,眼睛还睁着,直到表哥上来才倒下,合了眼;他说表哥为表妹洗身子时,他在外面看了,表哥正捧着表妹的脑袋,亲嘴;他说每到晚上,都能看到一个没头的女鬼在坑边转悠。编修们听来听去,越听越像小报上的三流小说,一致认为他是胡说八道,不足为凭,最终没能编入县志。女孩算白死了。可是,同学的爷爷自己却被自己编的鬼故事吓坏了,天一黑就再也不敢出门,怕看见无头女鬼。后来干脆搬家了。

           不过,我讲的这一版大概可信,因为这是他给他孙子讲的,没有胡编乱造的动机和必要。 

          倒是那间月老祠留下一段故事:当时,庙里的月下老人早已没了脑袋,但门口那副有名的对联还在,“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改了几个字,变成了“恨天下有情人都难成眷属,是前生注定事却错过姻缘”。把一个女烈故事弄得变了味。

          大概是哪位无聊酸文人干的吧?肯定。

         

          

                  

  评论这张
 
阅读(23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