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乱世飘零一诗魂(4)  

2013-02-26 16:0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来,正当偌大一座汴京城大兵压境,力尽援绝,人心惶惶,群龙无首的时候,手握重兵的汴京西面元帅崔立见国家无望,便掀起了一场惊天之变。

        这崔立何许人也?原来,这崔立本是山东德州一无赖泼皮,整日价寻衅滋事,无恶不作。后来惹上了官司,便投军躲难去也。在军中仗了好勇斗狠、狡诈多智,竟一路升了上来,最后竟坐到了三品,任汴京西面元帅。

        天兴二年(1233年)正月,崔立与孛术鲁长哥、韩铎、药安国等人密谋已就,便率了200亲信甲士,以“拯救京城百万生灵”为口号,一声呐喊,只杀入尚书省官邸,将留守汴京的丞相完颜奴申和完颜习捏阿卜及多名高官活活砍杀于堂上。接着便攻入皇宫,把太后、皇后、皇子、公主牢牢看管起来。

        崔立见大局在握,便逼迫太后 封自己为太师、军马都元帅、尚书令、郑王,弟弟崔倚为平章政事、崔侃为殿前都点检,把跟他起事的大小将佐也统统封了高官。接着,他便开始在全城搜罗金珠财宝、美女娇娃,凡入得他眼的,一律抢了来,以饱他饥渴的私欲!一时间,后宫佳丽、闺房淑女、名优名妓、小家碧玉,塞满了他新抢占的郑王府,一边是左拥右抱、温香软玉,一边是花容憔悴、哀哭震天!

         这崔立虽为一介武夫,却也懂得“虽然当婊子,也要立牌坊”的千古至理,一心把自己“拯救全城生灵”的不世之功刻碑立传,流芳千古。于是便招来一干文人,让他们为自己撰写《功德碑》。

        元好问又一次尝到了“文名”的苦头,他被一棒子文人骚客公推为执笔者。

        这是自古以来文人们——特别是混迹于官场的文人们,都要遇到的悲哀和羞愤、纠结和无奈!

        歌贪官之清廉,颂酷吏之仁慈,唱懦夫之勇猛,夸笨蛋之聪明,写婊子之贞节!

        这对于稍有良知的文人们来说是何等的难堪!

        当时,元好问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

        这大金国虽然是异族所建,但却全面接受了汉人的正统文化;元好问虽是金朝官员,却从小学的却是孔孟之道!他知道:这时候他应该抗拒,应该“骂贼”,应该忠君,应该“殉国”,应该保持文人应该保持的“气节”!

         但是,就在这生死关头,元好问动摇了、怯懦了、畏惧了、屈服了、失节了,他唯唯诺诺的调动起他满腹的文采,为这个“逆贼”写了“功德碑”,且接受了崔立封赏的六品官爵。

        这一写,写下了元好问一生擦刮不掉的污点,和心上永不愈合的创伤!

        这一写,也写下了后人延续千年对他的非议和诟病 !

          这一难言之痛让元好问后悔终生,羞惭终生。到他临死的时候,他不许在他的墓碑上刻上任何官职和头衔,只让立三尺短碑,上刻“诗人元好问”足矣!

        我们无法知道元好问当时想了些什么。

        也许是被杀官员们滚落的头颅,也许是被掠妻女凄惨的哀哭,也许是他惟一的、年方3岁的儿子阿千的丫丫娇语,但这些已经不再重要了。

         当时光流逝865年之后,我伫立于山西忻州韩岩村元好问墓前,凭吊这位旷世诗豪,那块矮矮的石碑依然茕茕孑立着,苔痕苍苍,岁月斑驳,诉说着那份千古之痛。

          “崔立之变”发生的是那么出人意料,结束的又是那么突如其来。

          崔立捞足捞够之后,便出城拜见盟军大将速不台,回来便撤掉 城防,十万守军解甲弃戈,成了任人宰割之奴隶。接下来又将两宫皇后、众多嫔妃及大批宗室送到蒙军大帐所在的青城。

           崔立自以为立下如此大功,定可得到蒙古人重用,岂料蒙古人只把他看做一条摇尾乞怜的丧家之犬!大兵入城之时,一股脑冲进郑王府,把崔立的妻妾、珍宝登时一扫而空。崔立闻知大恸,亦无可奈何。

           这一日,崔立忽然接报,外城门突发大火,便急忙带人前去。人荒马乱之中,斜刺里冲出一人,只一刀便将崔立斩下马来。众人看时,原来是安平都尉李伯渊 。原来,这李伯渊平日便看不惯崔立的飞扬跋扈,肆意横行,无奈官职微小,无奈他何。这李伯渊之妻美貌绝伦,崔立曾偶然撞见,便再也不能忘怀。一朝大权独揽,便以庆贺自己被“封”为郑王为由,令百官擕家眷前往。李伯渊不知是计,携了美妻同往,被崔立强行留住,再也不放回来。这夺妻之恨,让李伯渊再也无法忍受,愤而诛杀逆贼。

             崔立 一死,万人称快。蒙古人得了汴京,把崔立之死只看做死了一条无用之狗,完全不当一回事。只把个元好问后悔的捶胸顿足,懊恼不迭。为了一念之差,毁了一生清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所以,在沦为囚虏的日子里,只要想到这些,元好问便会锥心刺骨般 痛,哪里睡得着!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