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往事何曾如风(中)  

2013-09-07 11:46: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村“文革小组”突然喊我去,说是要我做记录。

          这是常有的事。因为我那笔烂字在他们看来已经是“漂亮”了,一篇没病句的文章也被看成“有文采”。记得他们“夺权”的时候,贴在办公室墙上的“夺权声明”赫然写着:“从今天起,我们把村里的大‘杈’夺过来了!”至今被人传为笑谈。

          夺了“大杈”的他们,为了显示“杈力”,便常常把“坏分子”们叫了去审问,也便常常让我去记录,也让我听到了许多匪夷所思的故事,如一个老光棍如何诱骗一个小男孩发生性侵,一个年轻寡妇如何偷情被捉之类,听得那几个头头津津有味的,从此乐此不疲。

          这次审的是骆花的爷爷。这是一个高高瘦瘦的老人,腰佝偻着,说话连喘带咳嗽的,一点也没有传说中的那种武功深不可测的样子。而今天的审问,问的就是他到底会不会武功。

          我不禁暗暗为老人担心起来。这是一个没法回答的问题。你说会,马上就会让你“把拳谱交出来,把兵器交出来”。你说不会,马上就会说你不老实,问你“隐瞒武功干什么?传给你孙女了吗?想翻天吗?想阶级报复吗?”这种问题,连诸葛亮都无法回答。

          老人说:“年轻时学过,早忘了。”

          问来问去就这一句话,造反派们很快忍不住了,便开始“打态度”——这是当时的流行语,不老实交代,就打你的“态度”,打到老实为止。

          几个人围上去,耳光拳脚狠狠地落到老人身上。老人不敢躲,不敢动,只哀哀的叫着:“真不会呀!”

          我看不下去了。我虽然只是个小知青,可不怕他们。我家是可以领导一切的“工人阶级”,姐夫是县里的造反派头头,叔叔是解放军,正在这里”军管“,一家人都红光闪闪的,浑身连个毛刺儿都挑不出来,还怕几个小混混?

          我急忙冲过去阻拦,大叫:“好好问不行吗?干嘛打人?”但我无法拦住几个身强力壮的家伙。

          正在这时。门砰的开了,骆花闯了进来。

          她的模样一下子把我们都镇住了。

          姑娘的脸从来没有这么白,剑眉从来没有这么黑,眼睛从来没有睁这么大、这么精光闪闪,就是我想象中的那种英气逼人的样子。

           她说:“你们要审就审,要批就批,干么打我爷爷?他都七八十了,经得起你们这样打吗?毛主席还说要文斗不要武斗呢!”她一下子说了平日三天也说不了的话。

          头头上下打量着她,说:“喝!平日装得老实,现在自动跳出来了?就打了!怎么的?对阶级敌人就要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给我打!不老实连你一块打!”

           骆花冷冷的说:“你再打一下试试!”

           爷爷吓得哀求着:“骆花,没你的事,你快走吧!”

           姑娘眼里闪起泪光,说:“爷爷,我能看着他们这样打你么!”

           头头说:“打!让她看着打!看她敢不敢翻天!”说着一个耳光朝老人脸上扇去。

           骆花闪电似的出手了,只那么一抓,一送,头头就嚎叫着跌到了墙根。另一个家伙叫起来:“地主狗崽子,你还真敢动手!”冲上来就是一拳,但马上就栽了个狗吃屎。

            头头挣扎起来,气急败坏,连连嚷着:“反了反了!公然对抗无产阶级专政!要翻天了!”接着便下令集合民兵。

             我一下子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心开始紧缩起来。在那个年代,挨批的人挨打是家常便饭,敢于还手的,那简直就是找死!

             我连忙拦住头头,说:“这事大了!咱村里可处理不了!快交公社吧!”

             我担心,冲动的女孩真的动起手来,谁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万一闹成个“阶级敌人疯狂报复”案件,五花大绑上刑场枪毙也不是不可能。

             再说,到了公社,我就可以说上话。掌大权的武装部长是我叔叔的亲密战友呢。

             我看着骆花的眼睛,冲她眨眨眼睛,但心里又明白她不会理解我的意思。果然,她冷冷的说:“去就去!不信找不到说理的地方!”

             头头同意了,他说:“快拿绳!捆起来送公社!”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