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家乡薄命红颜录(4)女匪杜梨花  

2013-10-27 14:34: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梨花的故事不光姥爷会讲,家乡很多老人都会讲,结果就出现了好多版本。还有不少老头自称见过杜梨花的斩首,有人物,有对话,活灵活现的。

        县志上对她也有记载,但不多。说她的队伍是“凶悍无匹,飘忽往来,官兵不能蹑其踪。”又说;“常以数十挫官军数百。”似乎连官府的颜面都不顾了。说她本人,则“善易容,人多不识其真面目。”“或易容入青楼,诱富家子,绑票求赎。或乔做贫女,佣雇于豪富之家,觑便引贼入,大行劫掠。”种种描述,让这个女匪变得神秘而可怕,因此,她的死刑便格外的引起轰动了。

        她的名字也有两种读法:杜——梨花,杜梨——花,我更喜欢第二种。杜梨是一种野生于沙河中的小果树,幼时丛丛杂杂的生在沙丘上,如经修剪,也可长成几丈高大树。开花时粉粉嫩嫩,成团成球,结的果实却如豆般小,且酸涩无比。只有熟了,摘了,捂得变黑了,才甜软可口。杜梨好吃,无奈树上长满了又长又尖的针刺,碰一碰,便会把人扎到出血。

        更奇的是:家乡盛产鸭梨、甜梨、面梨等等,不论哪种梨,都要用杜梨为砧木来嫁接才成。

        所以,我总想:杜梨花,简直就是家乡民间野性女子的最好比喻。生于荒漠,长于风沙,木质坚硬,尖刺锋利,春花美艳,秋实苦涩,但她们的优秀基因却于无形处代代传递。

        杜梨花家在黄河故道连绵沙丘之间的一个村子里。这里的村庄因离城太远,道路难行,所以变成了许多土匪的藏身之地。他们在这里建房子,搭窝棚,挖地洞,把抢来的财务,绑来的肉票都藏在这里,出门时便由房东看守,称为“窝主”。

        杜梨花开始就是一个窝主。她家在村子边上,墙外边是沙丘和树林。院里挖了深深的地窖,绑来的肉票——富家的公子千金,新郎新娘,少妇姨奶们便藏在这里。土匪出门时,便有她严加看管,照顾吃喝,不让饿死。她父亲前些年参加了义和团,当了“拳匪”,被官府杀了。母亲便改嫁他乡。她跟爷爷长大,没了管束,便不缠脚,整天在大沙河里野马一样疯跑,跟爷爷学家传武功。对待那些肉票,她打也敢打,捆也敢捆,毫不手软。后来,她喜欢上了那个土匪头子,就正式入伙,成了压寨夫人、二当家。

         那个土匪头子名字县志上多处记载,叫做张君瑞——和西厢记上那个风流小生一模一样,因此得了个外号:张生。据见过张生斩首的老人说:什么张生?活脱脱一个鲁智深。

         当时,张生夫妇横行无忌,济贫不济贫不知道,杀富却毫不客气。每上阵,杜梨花骑白马,着白衣,蒙白纱,从不让人看见她真面目。更可怕的是她极善于化妆,时常扮成独自走娘家的小媳妇,一个人上坟的俏寡妇,一旦哪个色迷心窍的浪荡子上前勾搭,她便会使出千娇百媚的手段将其迷住,结果那人家里就只有拿钱赎人的份儿了。如此一来二去,杜梨花的故事便成了“聊斋”,越穿越奇了。

        杜梨花被捕是因为她一次过分大胆的行动。那一日,县城一家最大的妓院里,忽然来了一位临清来的“名妓”,传的色艺无双的,引得城里无数公子哥纷纷去一睹芳容。不料,其中一位一眼就认出了:她就是杜梨花。原来,这人当年曾是杜梨花看管的“肉票”,不但见过她,还因不老实被着实打了几下耳光。一见是她,那人慌忙溜了,跑去县衙报信。县令听了,急忙令四门落锁,亲自带了全城兵丁捕快把妓院围了,进去捉拿。那杜梨花虽然会些武艺,但怎奈人多?不一会便被四马攒蹄捆着,用木杠抬回县衙了。接着便长枷重镣锁起打入死牢。

          据姥爷说:那杜梨花在过堂时就很有种,上上下下都佩服的。当时,她跪在堂下,老爷一拍惊堂木,还没问话,她就开口了,说:“老爷,人在你手里,钱在我家地窖里,今天,该还钱还钱,该还命还命,还问什么?左不过死罪一个,让我怎么死?凌迟?砍头?随您便吧!”老爷听了这话,看她艳若桃李又性如烈火,未免也敬她三分,不忍动刑,判个斩立决了事。

        第二天,县衙内便传出消息,杜梨花案情重大,要押赴东昌府了。次日,人们果见一辆囚车装了女犯,出东门而去。半路上张生率众拦截,正中重兵埋伏,一场拼杀,他不但没救的爱妻,自己也被擒了。于是,这个“巨盗”和满满两车的官兵尸体一起被运回县里。

         后来的事就简单了,人们盼着的就只有两人的死刑了。人们如饥似渴的等着看:张生是不是像名字一样风流漂亮,杜梨花是不是像传说一样美艳无比。

         行刑那天,四乡的人涌进城来,塞满了从县衙到刑场的街道两旁。到了巳时三刻,衙门终于打开了,两队兵丁涌了出来,个个刀枪紧握,一副如临大敌模样。接着主角便出场了。

         这时,满街的人顿时骚动起来,个个像提着的鸭鹅一般伸长了脖子,看那两人。看过之后便开始感慨,感慨的都是张君瑞名不副实,杜梨花名不虚传。

         只见那杜梨花果然是梨花粉面,玉肤雪肌,两道乌眉,一双星眸;两条嫩藕般的手臂被勒在背后,紧到绳绳入肉;虽然县太爷开恩给了件小小兜肚遮羞,但在捆绑之后,已是酥胸半露,玉腹尽现了。再看那张生,生的粗野不说,身为名震四方的大盗,竟连半点英雄气概也无,完全一副半死模样

          于是,人们的目光更是全投到杜梨花身上来了。

          接下来,一路上的表现更让杜梨花流芳百年,张君瑞贻笑后世。

          据说,那时有个规矩,死刑犯赴刑场所经过的街道两旁,凡是卖吃食酒水的店铺,犯人均可要吃要喝,店主不可不给,差役不可阻拦。于是,当经过一家酒铺时,杜梨花便停下脚步,叫道:“姑奶奶要喝酒!”那掌柜听了,便连忙捧出一碗酒来,小心挤过人墙,送到杜梨花嘴边。杜梨花咕嘟嘟喝了半碗,又叫:“姑奶奶要吃烧鸡!”那紧挨着的烧鸡店掌柜也赶紧扯了两只肥肥的鸡腿,抖着手送了上前。杜梨花半碗酒下肚,雪白的脸上顿时涌起两片嫣红,将梨花变作了桃花,对二位掌柜展颜一笑,道:“掌柜!谢了!”

         可是,当她回头看见张生时,那笑容却立刻化作了怒火。原来,那张生此时别说吃喝,连站都站不住了,靠两个衙役半架半拖了前行。杜梨花不由怒声骂道:“张生!你草鸡了呀!还是个男人吗?丢姑奶奶的人!姑奶奶先走了!”说着,昂首挺胸的大步走去,再也不回头看一眼。

         由于路上耽搁,犯人到刑场时,天已到午时。县令便立即勾了亡命牌,喝令开斩。

         听到一个斩字,杜梨花毫无惧意,款款走到刑场中央,端正跪好,接着便回头给了刽子手嫣然一笑,说:“大哥,下面就看你的手艺啦!”那刽子手虽然斩过许多女犯,但如此坦然受死的何曾见过?竟一时语塞,忙赔笑道:“在下吃的就是这碗饭,二当家可别恨我!”杜梨花笑道:“哪能?还要麻烦大哥送我上路呢!”说着低了头,任前面的刽子手扯了长长的黑发,伸长了脖子。刽子手挥刀砍下,前面人顺势一拉,一颗头颅便被甩了出去。腔子里的鲜血立时喷出好远。

        这时,张生也已斩了。刽子手提了两颗脑袋,在护城河里涮去血迹,一左一右挂在城门两旁。一直到天黑,还有无数人跑来,看了尸体,又去看头。据说,她的眼睛还半睁着,脸上红红白白的,好像活着。

         人们都说:这女的,死的有种。

 

  评论这张
 
阅读(121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