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家乡薄命红颜录(11)几乎湮没的女烈士  

2014-01-18 16:4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北省邯郸市有一座“晋冀鲁豫烈士陵园”,规模之大,规格之高,在别处很少见过。和陵园隔路相对的,是烈士墓园,在绿树芳草之间,几百座陵墓讲述着数不清的悲壮故事。

         好多好多年以前,我到过一次墓园。踏着黄叶铺满的小路,寻找着女烈士墓。读着那些简单的碑文,体会着一个个生命芳华陨落的凄美。

          忽然,一座墓碑吸引了我的注意,墓碑的正面没有名字,只有“苏烈士之墓”几个大字。后面的碑文也极简单,只说:“苏烈士,女,27岁,八路军某部战地医院院长。1943年渡卫河执行任务时被俘,后押至邯郸,受尽酷刑,坚贞不屈,被杀害。”

           我的心情一下子波澜起伏起来。一个年轻的女子,在经过了可以想象得出的折磨和凌虐之后,在刑场上默默凋谢了,而留给我们的,就这么几句话。没人知道她的家乡,没人知道她的芳名,没人知道她受刑时多么触目惊心,没人知道她绑赴刑场时多么坦然从容。

            回来后,我马上跑到党史办公室,希望从那些尘封的材料中发现她的踪迹。后来,我相信找到她了 。

           我看到了两份材料,一份是我县卫河边上一个老船工的口述记录,一份是邯郸党史办转来的复印件,一个当年当过伪军的人的口供。

            我先打开了那老船工的口述记录。

          那个老船工说:那年,他才十六岁,靠在卫河上摆渡客人挣几个小钱补贴家用。那时候卫河上没有桥,人们过河只能坐船。说是摆渡,其实他没有船,只有一只柳条编的大簸箩,直径有五尺,拿石灰、猪血、桐油处理过的,滴水不漏,但每次只能摆渡一个人。他说,其实有船他也养不住,因为他所在的地方不是大路口,没几个客人。每天早起,他扛了大簸箩,拿一支木桨到河边去,等人。每摆渡一个人,要一毛钱,日本鬼子的“金票”,八路的“冀南票”,都要。

          那天,他刚刚把簸箩放下水,就来了一个女八路。高挑个,短发,模样挺好看。穿一身灰布军装,宽皮带把腰扎的细溜溜的,背一个挎包,要过河。

           他说,他摆渡八路过河是常事。因为他这个渡口东西两岸离县城都很远,鬼子汉奸很少来。有一次他还摆渡过一个八路大官呢,带两个护兵,都挎着双盒子炮。

          说起这个女八路,他说,他最深的印象就是她特别白,嫩白嫩白的,比他村里地主家小姐丫鬟还要白。他说,当时那女八路笑眯眯地叫他小兄弟,口音不是本地人。他说:“你是医生吧?”女八路惊奇的说:“你怎么知道?”他说:“别的女八路都晒得黑不溜秋的,只有女医生才这么白。她们给俺看过病,都跟你似的,挺白。”那女八路咯咯的笑了,笑得挺好听。

           他说,他让她上簸箩,她不敢,伸出一只白嫩的手让他拉一把,他不好意思。她笑着说,部队里男同志女同志都兴握手呢,怕什么?他才牵着她的手跳到“船上”,心里慌得不行。等顺水划到中流时,水急了,簸箩不断摇晃。每晃一下,女八路就哎呀一声。他笑她说:“还八路呢,胆这么小,能跟鬼子打仗?”她说:“两码事!打鬼子死了还光荣呢,船翻了淹死多不值啊?”他立马急了,喝道:“坐船不许说那个字!”

            他说:她肯定听懂了,故意逗他说:“不能说哪个字?”他也不敢说,只说:“就那个字么!”她笑得哈哈的。

             他说,没想到刚刚爬上西岸时,出事了。路边的树林子里一下子冲出来一群汉奸兵,个个举着枪喊:“不许动!”

             他说,那个女八路伸手就掏出来一把小手枪,可是看了看他,没放,扭身扔到河里去了。

             他说,几个汉奸围上来,掏出绳子就要捆我们俩。女八路喝道:“要捆捆我!有他一个摆渡的小孩子什么事?”一个队长模样的家伙抬腿踹了我一脚,说:“快滚!”说着就朝我的簸箩开了几枪,打坏了。

             他说,几个汉奸把女八路捆了起来,捆的挺紧挺紧,领口的扣子都崩掉了。可她一声也没叫,反倒回过头来冲我笑了一下,说:“兄弟,对不起了,不能给你船钱了!”

             他说,后来汉奸把女八路架到马上,驼走了。他拖着他的破簸箩游回了东岸。后来就再也没听到任何消息了。

            我又打开了邯郸那个伪军的口供。

            邯郸那个伪军说,那时候,他在邯郸汉奸司令部里当伙夫。从汉奸们吃饭时候的闲谈,司令部里的大事小情差不多都知道。

             他说,有一天,班长让他到女监去给一个刚从馆陶送来的女八路送饭,他拿了个窝头,端了碗水就去了。到牢房一看,那个女八路还五花大绑着呢,衣裳都烂了,看样子是动过刑了。就说,人绑着怎么吃饭?看守的人就给解开了。可能是捆得太紧,时间太长,她的手好一阵子才拿到前边来。那胳膊细皮嫩肉的,上面皮鞭印子、麻绳印子一道一道的,满是。

             问起那个女八路的样子,他说记不清了,只记得长得挺漂亮,印象最深的就是人白,比一般女人都白。

             他说,后来听说,那女八路姓苏,是个医院院长什么的,过卫河时逮住的。说起这个女人,汉奸们倒挺佩服,说,别看模样又娇又嫩的,可真有种!老虎登上了,烙铁烫了,吊起来抽皮鞭不知多少次了,可就是什么有用的也没说,恐怕快杀了。还都说,这么漂亮个人,可惜了。

             他说,后来这女八路就被杀了。听说是拉到郊外,绑到树上用刺刀活活捅死的,就地挖了个坑,埋了。

             他说,解放后,有人向政府反映,哪里哪里还埋着个女烈士,就有人开始调查,还问过他。听说后来也只知道她姓苏,是八路军某部的医院院长,亲人是谁,战友是谁,上级下级又是谁,还是没弄清。只好糊里糊涂埋在烈士陵园了。

             材料很快就看完了,就那么几页,就那么千把字。一个美丽而短暂的生命,在血与火的战乱中匆匆走过,走向了悲壮凄美的尽头,留给后人的就只有这些。

              在我写出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相信这就是她,我希望这就是她,我希望这篇短文成为她唯一的纪念,让她知道,她还没有湮没在岁月的尘埃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98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