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家乡薄命红颜录(9)梅含香  

2014-01-05 15:27: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早年的时候,在我们这里,梅含香的名气比县太爷都响亮。她所在的戏班子人们都不知道名称了,只说“梅含香的戏”来了。

          梅含香之所以有名,不光是因为长得好,唱得好,更重要的是因为她敢演“粉戏”——就是现在说的“色情戏”。

          梅含香是她的艺名,真名字没人知道了。能起出这么一个有诗意的艺名,我至今怀疑在那个浪迹江湖的草台班子里,说不定藏着一个怀才不遇的“隐士”。自古道“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这位藏身于戏班子里的隐者,可以叫做“情隐”了。据说那个小班子常常演出自编的剧目,我想,那位不顾世俗之讥,不屑道义之责,不怕官府之刑的放浪者,正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写尽人性,写尽红尘吧?

          多年来,每逢苦闷时我常常想:能过这样的生活,倒也不失为一种惬意。

           书归正传。

           梅含香加入戏班子就是一种机缘。民国十六年,我们这里遭遇了一场空前大旱。穷苦人家纷纷踏上了早已熟悉的逃荒之路,其中就有梅含香一家。那时她十一二岁,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在一望无际的荒野上,父亲推着吱呀作响的独轮车,上面装着破烂的铺盖和幼小的弟妹,向着不知死活的方向走去。梅含香扯了一条短绳在前面拉着,瘦弱的小身子虽然才开始发育,但已经现出青春美少女的风致。

           两辆大车从后面赶上来超过了他们,从车上的箱笼和随行的男女就可以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戏班子。恰在此时,梅含香向远远落在后面的大弟弟喊了一声,那声音脆脆的、亮亮的,像不时飞过头顶的四声杜鹃。

             这时,一个人从车上跳下来。他拦住梅含香上下打量一番,向她的父母说:“你这个闺女是唱戏的材料,跟我们走,让她逃个活命吧!”

             经过短暂的商量,一块银元交到了父亲发抖的吧的手里,梅含香在母亲的哭泣声里爬上了大车,连一滴泪也没掉。

             几年后,梅含香来了,并且大红大紫,成了无数男人嘴上骂心里想的人物。但她没有回家,父母也没来认她,只收下了她捎来的钱。

            这都是因为那些”粉戏“。

             第一次轰动是在庙会上演出《刁刘氏》。这是一个奸夫淫妇谋杀亲夫,最后被凌迟处死的戏,光这故事梗概就吊足了人们胃口。人们看过《窦娥冤》,因为是烈妇、冤案,窦娥被斩时罪衣罪裙,拿白绫绑了上刑场,而刘氏是淫妇,不会这般便宜。梅含香演到这一场,台下人全疯了,差一点挤塌了戏台。她上身只穿了一件大红兜肚,裸露着雪白的香肩和玉臂,而且拿真正的麻绳实实在在绑着,任刽子手推来拉去!这对于平生除了自家老婆很难看到其他女人肌肤的男人们来说,完全是无法抗拒的。那一晚,无数男人趴到老婆身上,一边干那事,一边拿老婆的黑粗和梅含香的白嫩相比,比着比着就撕打得滚下炕来。

           第二次演的是《斩貂蝉》,而且演的和各种版本都不一样。说曹操破吕布,把貂蝉赏给关老爷,关公认为红颜祸水,便命绑到刑场砍那美艳无比的脑袋。不料貂蝉使出媚人手段,迷得刽子手拿不得刀,关公无奈,亲自杀之。这次是在县城关爷庙大戏台上演的,刑场上,梅含香依旧裸着玉颈柔肩紧紧绑了,跪在那里,一会儿撒娇卖俏,一会儿楚楚可怜,刽子手还没迷倒,台下男人们无数双腿已经软到站立不住。事后庙里道人说:演到动情处,那尊“关公夜读春秋”塑像脸上,竟有汗珠滚落下来。

            但梅含香还不肯罢休,非要把家乡父老勾引到原形毕露不可。

             那时候,县城里以城隍庙最大最盛。庙里绘有“十八层地狱”图,笔法拙劣,但折磨裸体女子的故事却绝无仅有,让许多男人常去烧香,多么虔诚似的。梅含香这次演的是《苟氏女地狱受折磨》,专给城隍爷看的,其他人等跟着受教育。戏文说的是一个姓苟的女子,因生前种种恶行,被无常鬼捉去,上刀山、下油锅、开膛挖心、剖腹抽肠、下拔舌地狱等。梅含香这次连罪裙兜肚也不穿了,仅以白绫裹身,腿臂毕露,被鬼卒们捆来绑去,受那种种酷刑。

              然而,这戏却没能演的下去。当一棒锣响,梅含香被仰面绑在长凳上,让几个牛头马面高举了出场,即将剖腹挖心时,一群大兵冲上戏台,抢了便走。梅含香挣扎了几下,无奈捆绑的太真实,动转不得,只好飘洒着一把乌黑的长发被抬了去。众人做鸟兽散,虽未尽兴,但对梅含香被那样抢去后的下场,却想象出无数结局。

             那时候,本县正被不知哪帮哪派的一个团占着,下令抢人的就是团长,理由是“伤风败俗”。

             戏班班主也被捉了去,交了罚金后才得回来,但梅含香却再也没回来,听说做了团长的姨太太。

              不久,这个团开拔了。几个士兵找到梅含香家里,扔下一百块大洋,说太太说了,好好过日子,只当没她这个女儿。

               从此,人们再也没有梅含香的任何消息。解放后,一个在秦皇岛混事的人回来说,他在秦皇岛见过梅含香,好像嫁了个挺老的码头工人,问她,死活不认。

               那人说:“肯定是她!唱过戏的人,身上那个味儿,一辈子也改不掉的!”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