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元好问和冠氏的乱世情缘(2)人间地狱——围困中的汴京  

2014-11-19 13:47: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汴京方面,蒙帅速不台得知金哀宗本人逃跑后,马上指挥大军,又把金国都城围成铁桶一般。本来,汴京军民认为金哀宗御驾亲征肯定能打几个胜仗,天天等待捷报,“闻军败,始大惧。”由于蒙军把汴京围得水泄不通,城内粮尽,居民饿死无数。官军在全城搜刮粮食,严禁居民私藏。某日,发现有婆媳二人,家里有六斗豆子和三升蓬糠,立刻派兵士抓起来绑缚示众。年媳妇哭诉:“我丈夫死于守城,婆婆年老,只是想能吃蓬糠苛活,绝不敢杂入军粮豆中献为军储,我正要献出这六斗豆子。” 兵士不听,当众杖死这个可怜的寡妇,“闻者股栗,尽弃其余于粪溷中。”结果,大搜数日,也只得三万斛粮,“而汴城萧然,死者相枕,贫富束手待毙而死”,“升米银价二两,缙绅士女多行乞于市,至有自食妻子者,诸皮器物皆煮充饥,贵家第宅,市楼肆馆皆撤以炊。”最后,竟出现了人吃人的惨象。汴京成了一个活地狱。

正在这时,京城西面元师崔立杀掉留守的完颜奴申和完颜阿不,勒兵“入见”太后,并且太后名义传召梁王完颜从恪为监国,自称左丞相、尚书令、郑王,亲赴蒙古兵营议降。 他约降蒙古后,马上派人烧掉京城城墙上的楼橹防具,并假称蒙古军旨命,亲自“鞠审”随金哀宗出逃的官员妻女,有貌美者随意奸污,日乱数人。同时,崔立又把梁王及其近亲囚禁于宫中,入皇宫私取珍宝美女无数,运载填充于他自己在京城的大宅子里。他又指使兵人,在城中帮助蒙古兵搜掠金银,拷打折磨官员百姓,百毒备至,使城中百姓生不如死。干下如此兽行,这崔立还要为自己树碑立传,威逼元好问等几位知名文人,为自己“拯救全城百万生灵”撰写“功德碑”。这件事从此成为元好问一生抹不去的羞耻和伤痛。这崔立还作死到底,在自封为“郑王”后,竟下令部下将领皆携家眷入府庆贺,内中有美艳妻女,都”留不放归”,肆行淫虐,为他后来被杀埋下伏笔。 
  五月间,崔立催逼金国两宫皇太后、嫔妃、梁王、荆王以及诸宗室五百多人北行,送俘蒙古以三十七辆大车装载。“次取三教、医流、工匠、绣女皆赴北”凡此种种,同一百多前他们自己攻取汴京时,对待北宋皇族的情状几乎完全相同!历史的轮回,给金朝统治者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  

对于这场国难,元好问有过深刻的描述: 
    道旁僵臣满累囚,过去旃车似水流。 
    红粉哭随回纥马,为谁一步一回头。 
     
    随营木佛贱于柴,大乐编钟满市排; 
    虏掠几何君莫问,大船浑载汴京来。 
     
    百骨纵横似乱麻,几年桑梓变龙沙。 
    只知河朔生灵尽,破屋疏烟却数家。 
    (《癸巳五月三日北渡三首》) 
    北来游骑日纷纷,断岸长堤是阵云。

    万落千村籍不得,城池留着护官军。

    

    山无洞穴水无船,单骑驱人动数千。

    直使今年留得住,更教何处过明年。

     雁雁相送过河来,人歌人哭雁声哀。

     雁到秋来却南去,北人南渡几时回。

     太平婚嫁不离乡,楚楚儿郎小娇娘。

     三百年来涵养出,却将沙漠换牛羊。

    (《续小娘歌》) 
  金军大败之后,蒙古兵烧杀掠夺,满载子女玉帛。金国人民颠沛流离,文物流失,田园荒废,官军只知龟缩城内,百姓受苦,美丽姑娘也成为蒙古用来换取牛羊的商品,终老沙漠。蒙古兵入城后,恰值崔立在城外为蒙古人催迫金室皇族上路,不料想蒙古兵“先入其家,取其妻妾宝玉以出”,崔立“闻讯大哭”,也无可奈何,真正的立时报应!不久,崔立自己也被属下李琦、李伯渊等人斩杀。原因是李伯渊之妻“美名素著”,在入贺之时被崔立霸占。李伯渊怀着夺妻之恨,寻机会刺杀了崔立。崔立死后,汴京军民“争剖其心生啖之”。而蒙古人只当死了一条走狗,毫不过问。

1233年(癸巳)五月三日,元好问一家和被俘百官,被押送着北渡黄河,辗转来到聊城监管,正式结束了“围城十月鬼为邻”的日子。在聊城,元好问一家被安置在至觉寺的一间小屋里,用他的话说就是“尽室寄寻丈”(寻:七尺),我们实难想象:一个男女混杂的十口之家,是如何挤在这样一个小小的房间。

在聊城一年多的日子里,元好问过得屈辱而艰难。蒙古兵的嚣张跋扈和粗鲁野蛮,让他尽尝了“亡国奴”的滋味;由于为逆贼崔立写“功德碑”的“失节”事件,许多同来的亡金官员对他鄙夷不屑,不与交往,让他百口莫辩。从物质生活上来讲,他此时财物尽失,谋生艰难。特别是几个孩子啼饥号寒之时,元好问不免悲从中来。所以,在故人李彦深过聊城来访时,他有诗道:“围城十月鬼为邻,异县相逢白发新。恨我不如南去雁,羡君独为北归人。”

然而,就在他感到毫无希望的时候,命运的转机却悄然到来,大名府路兵马副元帅、行军千户、冠氏县令赵天锡慕名而来,把他一家接到了冠氏县。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