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元好问和冠氏的乱世情缘(4)来到冠氏  

2014-11-26 15:3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元好问一家被接到冠氏后,开始借住在民居里。他在《学东坡移居(八首)》中写道:“去年住佛屋,尽室寄寻丈。今年僦民居,卧榻碍盆盎。”后来赵天锡在学宫中3亩荒地为他盖了新居。他在《学东坡移居八首》之一 中写道:“废地三余亩,十年长蒿莱。瓦砾杂粪壤,白骨深苍苔。孤客无所投,即此营茅斋。”盖房子的过程辛苦而漫长:“伐木荒林中,运甓古城隈。辛勤八十日,吾事乃得谐买宅必万钱,一钱不天来。今晨见此屋,一笑心颜开。

但是,在那个战乱的年代,冠氏县城虽然相对太平安定,但毕竟民生凋敝、经济衰败,大量的外来人口纷纷涌入。赵天锡没有力量和条件为元好问建设更好的住处。有了新居,一家人的居住依然非常拥挤,但他已经很满足了。在他的诗中,欣喜、宽慰、知足之情流露在字里行间。谁谓我屋宽?寝处无复余。谁谓我屋小?十口得安居。南荣坐诸郎,课诵所依于。西除著僮仆,休休得自如。老我于其间,兀兀穷朝甫。起立足欠伸,偃卧可展舒。窗明火焙暖,似欲忘囚拘。屋前有隙地,客舍不可无。花栏及菜圃,次第当耘锄。东野载家具,家具少于车。我贫不全贫,尚有百本书。

不幸的是,新居刚建成不久,就应了“乐极生悲”这句老话,被一场大火烧掉了。至于失火的原因,大概如元好问自己

所说:“乞浆得酒过初望,曲突徙薪忘后虑。

新屋烧毁后,元好问不得不再次借住民房。赵天锡只好为其在废墟附近重建。

关于前后两次建房,元好问在他的七言古诗《戏题新居二十韵》中做了详细的记述:

冬作舍谁资助?县侯雅以平原故。

贤郎检视日复日,规制从头尽牢固。

南风一夕怪事发,突兀赭垣残半柱。

乞浆得酒过初望,曲突徙薪忘后虑。

长淮千里燕巢林,明月一枝乌绕树。

东家老屋西北走,众木枝撑留少住。

由来马队非讲肆,况与彘牢通过路。

聚庐托处何暇择?重为主人推奖悮。

夏秋之交十日阴,抱被倚门愁旦暮。

君问新居在何许?只去火余才数步。

学宫分地与闲冷,使馆有墙遮杂污。

就中此宅尤费手,官给工材半佣雇。

十寒一暴半载强,才得安床置铛釜。

纷纷暗被儿女笑,老虎般彪今几度?

胸中广厦千万间,天地一身无著处。

北来衣冠日枯槁,十九桃符傍门户。

乾坤血肉得此身,剩有把茅能勿惧?

上方下比良易见,好恶且当随所遇。

仰看片瓦聊自贺,疾过岩墙宁反顾?

合欢明日召诸邻,狼藉杯盘从饱吐。

    从此,这所房子就成为他一家人在战乱之中得以安身立命之地。

 据有关资料,当时在聊、冠期间,元好问一家共十口。除了元好问,其余九人到底都是谁,现在已经很难弄清,我们只能根据零星资料来加以推断了。

可以确定的是:

元好问续妻毛氏

元好问原配妻子张氏,为同乡原金朝户部尚书张林卿之女,与元好问生三女一子,于1231年举家入京后病死。当时儿子阿千刚2岁 ,张氏似乎不可能再生。续妻毛氏为金提举榷货司户部员外郎毛端卿之女,原籍临清,后家河北大名。毛氏于1232年汴京围城中嫁给元好问,次年即被押出京,似乎不可能生育。元好问当时的诗文中亦未见记载。如果此时有嗷嗷待哺的婴儿,其惨状诗人不可能不提。

元抚,即阿千,又名叔仪

元好问长子,1229年元好问40岁时生,到聊城时5岁。元好问四十得子,曾作诗自庆:“四十举儿子,提孩聊自夸。梦惊松出笋,兆应竹开花。田不求千亩,书先备五车。野夫诗有学,他日看传家。”元抚后来未“传家”成为诗人,却做了元朝的奉直大夫、处州知州、兼管诸军奥鲁劝农事(奥鲁:元朝官职,专管军队家属后方集中安置处所的生产和生活,多有地方长官兼任。)

白朴姐弟。

白朴,字太素,元好问好友白华的次子,生于1226年,到聊时8岁。他的姐姐姓名无考,其时当在十几岁,因为已经能教弟弟诵读文章了。

白华和元好问为“通家之好”,真定(今河北正定市)人,曾任金枢密院(枢密院:掌管军事、防务、禁卫等)判官,系金哀宗亲信之臣。汴京围城后,白华是随金哀宗出逃的大臣之一。到归德后,金哀宗派白华赴邓州招救兵,不成,却随着邓州主将投降南宋,当了南宋的均州提督。蒙军南下后,白华又归顺了蒙古。金亡后回乡。崔立叛变后,曾亲自审问随金哀宗出逃的官员的妻女,“随意奸淫,日乱数人”,白华的夫人恐怕也难逃此劫。城破后被蒙军掠去,从此再无消息。元好问收留了孤苦无依的白朴姐弟,并带到冠氏,亲自教育培养。元好问回乡时送其姐弟与父亲团聚。白华曾有诗感激道:“顾我真成丧家狗,赖君曾护落窠儿。”

存疑的有:

元严

元好问的次女,也是因美丽和文采最出名的一个女儿,可惜生年无考。根据有限的资料记载,元好问的长女元真生于1209年,三女阿秀生于1219年,元严生于这10年之间,此时年龄当在16——22岁左右。据现有资料看,元严曾结过婚,嫁给卢氏进士杨思敬,但丈夫很快就死了,后来出家当了女道士。这就出现了以下几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已经结婚,正在夫家,不在此。

第二种可能:婚后丧夫,暂住娘家,被围于汴京中,后随父母来冠。笔者更倾向于这种可能,理由如下:

理由一:金代男女出家规矩非常严格,需多方审查、评选后方可,且有名额限制。元严夫死后不可能很快出家当女道士,很可能住在娘家。

理由二:据古人转引《忻州志》记载,有迄今为止能见到的关于元严的唯一遗事:元严当时以 美貌和文采著名。有位张平章欲娶她,便上门求亲。元好问不好拒绝,便婉推“听女意”。张平章入见元严,元严正以纸补天花板。张平章问其 近作,元严遂手书《补天花板》一诗,诗曰:“补天手段暂施张,不教纤尘落画堂。寄语新来双燕子,移巢别处觅雕梁。”张平章羞惭而退。若此资料可信,则可推出如下结论:1、平章,为朝中仅次于丞相的高官。元严未嫁时,当随父在南阳县令任上,而且还是少女,美名和文名不可能影响到京城,更不可能会有平章上门求亲。所以元严此时必定丧夫来到了汴京,美丽和有才之名已经传开了。2、元严此时如果已经出家为女道士,当在夫家卢氏县的道观,更不可能有高官老远跑去公开向女道士求亲的事。3、元好问在冠氏所做《戏题新居二十韵》中有“纷纷暗被儿女笑”之句,可见,当时身边有儿子也有女儿,这女儿很可能就是元严。

    仆人或丫鬟4——5人

除了能够确定的家人之外,其余的就只能是仆妇了。元家在忻州就是富家,元好问又多年为官,家中自然有不少奴仆。在古代,特别是在古代少数民族中,一旦为奴,往往终身为奴。即便这奴才后来做了高官,奴才身份不经主人免去是不变的。比如:辽国圣宗朝的韩德让,本是萧太后(萧绰)家奴隶,最后做到丞相、枢密使,还成为萧太后事实上的丈夫,但直到“澶渊之盟”时才免去奴隶身份,赐姓耶律,成为贵族。所以,一般富家奴仆就同家人一样。主人落难,仆妇当然随行。再者,据元好问诗文中透露,虽然身为囚徒,但随身还带着一些珍本图书和古器,更有他的大量书稿。这些东西自然是要由仆人们背负的。

在冠氏期间,元好问虽然得到赵天锡敬重和照顾,多次带他出游,虽然经常有文朋诗友们聚会的“投壶雅咏”、“宴享犒劳”,但思乡之情却一刻也未能稍减。“西望并州家千里,何时还我故乡春?”的慨叹时时会涌上心头。于是,在北方局势安定之后,他就准备回乡之行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