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回春风

唯有梦里春风动,化茧成蝶彩翅轻

 
 
 

日志

 
 

家乡薄命红颜录(13)我的团支部书记(下)  

2014-03-02 16:22: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个月后,小芬出院了。

         我抽空去她家看了她一趟。她正和母亲坐在院里择菜,模样没有我想象的消瘦和憔悴,反而胖了,更白了。不同的是,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干净、漂亮、鲜亮亮的了,头发乱糟糟的根本没有梳过,还混杂着草屑;脸蛋上还抹着一道锅灰。

         她见到我依然像过去那样高兴,忙着去屋里给我端水。她母亲小声告诉我:“好是好了,可就是跟变了一个人似的,脸也不洗,头也不梳,破衣烂衫的摸着什么穿什么,不知道要好了。人也呆多了。”

         等她回来陪我说话,我看出来她是真的呆多了。大眼睛迷迷茫茫的,黯淡无光了。我问她生病期间的事,她微笑着说,什么也不记得了,就跟做了场梦一样。

         又过了些日子,我听说她结婚了。男人是附近村的一个光棍汉,比她大好多,长得难看不说,脾气还古怪的很。听说相亲时看的是那人的弟弟,小芬一见就同意了。她的家人这几年早被她闹得愁死了也烦死了,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方送出去,也就同意了。后来,她婆家村的学生告诉我:到洞房里一见到女婿,小芬就闹起来了,喊着叫着要找她“见的那个人”。后来被光棍汉强行按到床上才同了房。后来很快犯了病,整天锁在家里,男人想干那事,就把她捆起来。

          一年后,她生了个女儿,不知道照看,不知道喂奶。丈夫留下孩子,把她退回了娘家。

          这期间,她来我这儿一次。虽然不疯,但明显傻了,说话还能成句,但每一句都好像是从大脑里随机蹦出来的,全都不挨着。她说:“长得那么难看,我咋能跟他过呀?”“你不知道他有多孬!多狠!晚上净把我捆起来!”

          再后来,文革结束了,小芬也三十多岁了。生活能自理,但什么也不会干,在十里八乡再也没找到婆家。再再后来,经亲戚介绍嫁给了邯郸市一个刚平了反的“右派”,五十来岁,有钱,没老婆孩子。见小芬年轻,漂亮,就愿意了。人傻,但年轻女人的身子不傻。解决一下几十年积累的性饥渴,够了。

          再再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从那后我就没了她的消息。

          我没有去打听她的消息,怕听到更坏的。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